解药无弹窗阅读-洛离慕容澈解药在线免费全本

  • 时间:
  • 小说解药作者:千弦月
  • 来源:ZW

解药无弹窗阅读-洛离慕容澈解药在线免费全本

《解药》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解药是作者千弦月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七章受困

她的话深深刺痛了洛离的心,洛离眸中的光瞬间熄灭,好似唯一的希冀被熄灭。

胜者王,败者寇,我如今落的这般下场,无话可说,你要么就杀了我,要么就给我滚。

杀你?

她倒是很想这么做,但是绝对会惹怒慕容澈,这亏本买卖,绝对不能做。

沈思雨挑眉,转而一笑,继续道,你想得到解脱,还想利用我?洛离,别做梦了!你就在这,等死吧!

音落,她咯咯笑了起来,视线若有似无的落在水面上,而后,扬长而去。

沈思雨走后不后久,水牢的门再一次响动起来。

洛离原本闭着的睫毛轻颤,缓缓掀开眼帘,印入视线的是慕容澈那张俊逸无边的脸。

此刻的他,正一袭黄袍站在牢门外,负手而立黑眸正盯着她。

洛离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一眼就看到慕容澈的心里。

怎么,我一个死刑犯,还需要皇上亲自监督么?还是皇上后悔了,没有在昨日封后大典上杀了我。

洛离扯了扯嘴角,殷红的液体早已浸湿纱布,一滴滴落入水中,发出清脆的水滴声,甚是好听。

洛离,朕的心思,你难道真的不懂?

彼时他们相依相伴,洛离应该懂他所思所想才对,曾经那个为了助他踏上帝王之位,最尽一切的洛离,去哪了?

自从她跟了慕容睿,全然不顾他们当初的情意,曾经那个洛离,真的死了么?

帝王之心,从来不是我们这些卑微之人可以度测的,皇上怕是高估了洛离,洛离总会懂您的心思?

是啊!她怎会懂?

他们不过数面之缘而已,见过罢了!怎可与救她性命的慕容睿相提并论?

为何慕容澈却一直表现出他们很熟的样子,难道跟主人之前说的一模一样。

他还想深挖主人的一切,与她套近乎,套她的话?

洛离,慕容睿以死,你也看到了,你真心效力的主人,根本不在意你的死活,何必犯贱?

那是洛离的事,你若是不悦,请尽快动手,我只恨昨日,没能将你们二人一并斩杀与剑下。

洛、离!

身为帝王,他的喜怒从不显现与色,可此刻,他真的动怒了!

慕容睿有哪点好,值得你这样死心踏地的为他付出一切?

她真的全然不顾,当初他们的情意?

慕容澈水眸淬上一层淬冰,周身寒意渐起。

洛离抬眸,水眸氤氲着雾气。

他哪都好,比你强一万倍,这帝王之位,只有他配坐。

哗啦!

水声一片,慕容澈竟不顾自己九五至尊的身份,跳下牢,几步就蹿到洛离面前。

他身上尽是野兽的阴戾气息,目光仿佛要杀人,他毫不犹豫的抬手,遏制洛离的下巴,狠狠抬起。

洛离,这是你的真心话?

曾几何时,她曾亲口跟他说,君上,帝王之位只配您一人,洛离定然不计一切代价,助您登基。

字字真心,言犹在耳!

可此刻,她说了相同的话,惊如此贬低他,称赞慕容睿。

难道女人的心,就如此善变?

当初那个为他拼命的女人,终究是爱上了别的男人了!

洛离,你再说一遍!

他的力度骤然加大,全然不顾洛离那已经被捏红的下巴。

洛离盯着他,失血惨白的唇畔碰撞出单薄的气音。

我说的话,字字真心,君上若是不愿意听,大可割了我的舌头。

第八章断筋折骨

洛离,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慕容澈气急,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手指的力度又大了几分。

洛离喉咙被卡,呼吸愈加困难,可饶是如此,依然不肯退让半分,这就是她的性子。

君上误需忍我,洛离随时准备受死!

她的性子倒是一点都没有变,慕容澈笑了,嘴角微扬。

洛离,你别想激怒朕杀了你,好成全你去地狱跟慕容睿会和,他不配!

她越这样想,他越不能如她所愿!

他精心培育的刀,怎能便宜了慕容睿。

洛离不怒反笑,苍白的容颜里,都是不屈不挠。

那么留着我,总有一天,我会取了君上的项上人头,给主人报仇。

两人的脸,贴的很近,呼吸可闻!

慕容澈听在耳里,幽深的黑眸像利剑出窍,低垂着眉,紧盯着洛离,嘴角扬起一丝绝美的弧度。

你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她身处天牢,四周戒备森严,没有他的命令,洛离根本插翅难飞。

君上话别说的那样满,世事无绝对,我一日不死,便让你一日难安。

洛离迎视着他,眼底充满坚毅和挑衅,帝王之威,她丝毫无惧。

洛离,你握剑的手,已然被废,如今又身陷囹圄,大话可不是吹出来的。

慕容澈不屑的冷笑,抽回手,转身上了水牢。

临走前,他倏然顿住脚步,微微侧头,语调没有半点温度。

那水,总有灌满之时,你若仍死性不改,那么必然淹死在这。洛离,朕给你时间想清楚!

浓浓的悲伤自洛离眼底散开,目光锁定在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慕容澈等待了良久,终究没有等来洛离一句话,垂在身侧的手,骤然攥紧,大步离开。

----

出了牢门的慕容澈,直接去了沈思雨的寝宫,沈思雨惊喜异常,连忙迎上去行礼。

臣妾见过君上!

慕容澈瞧都没有瞧她一眼,直接坐于堂上,随手端起侍女奉来的贡茶。

茶香四溢,沁入鼻翼,慕容澈浅尝了一口,许久才幽幽道来句,免礼!

因为蹲身太久,沈思雨的双脚酸软无比,几欲跌倒,靠着身旁的侍俾搀扶,才勉强站稳。

听说,你去天牢看过洛离。

慕容澈缓缓放下手里的杯子,热气弥散,眼神凌厉的盯着她。

沈思雨闪烁的目光撞入慕容澈那深不可测的眸,吓的瞬间跪倒在地。

君上,臣妾只是进去看了看,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

慕容澈睨着她,良久才道,是吗:

是,臣妾不敢对她做什么,请君上明鉴。

你既然知道,那很好!无需我再多言,那地方,以后别在去便是。

慕容澈说的云淡风轻,目光却阴戾的像一把利刃,随时有可能把沈思雨刮成碎片。

是,臣妾知错了!

沈思雨连忙认错,心中忐忑不已,不时偷眼瞄向他,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慕容澈始终面无表情,冰冷的像无视她的存在一般。

他随口又品了一口清茶,随即站起,缓步走到沈思雨面前,朝她勾了勾手指。

沈思雨立刻心领神会,豁然站了起来,美丽说容易掠过一丝喜悦。

君上有何吩咐?

慕容澈凑近她的脸,眼看他的唇就要印上她的唇,沈思雨娇羞的闭上眼睛。

第九章能伤害她的人只有朕

等待慕容澈给以的温存,脸不由红了起来。

慕容澈看着她情不自禁撅起的红唇,嘴角勾出一个凉薄的笑,从她脸颊侧过。

薄唇凑近她的耳畔,清冷的且磁性的声音缠上她的耳廊。

别打洛离的主意,这世上能伤害她的,只有朕一人。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廊,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蛊惑意味。

沈思雨脸色煞白,唇畔动了动,半天才从嘴巴里挤出三个字来。

是,君上!

慕容澈随即大袖一挥,转身离去,看着他远走的背影,沈思雨双腿一软,跌靠在木桌旁。

涂着蔻丹的手,死死扣着桌子,指节泛白。

回到书房处理完白天堆积下来的奏章后,已经深夜了!

刚入寝宫大殿,一个黑影从房梁上跃下,闪着寒光的剑朝他袭来。

有刺客,保护君上!

身旁的太监受惊大叫,眼看剑尖就要刺进慕容澈的喉咙,慕容澈迅速后退。

刺客黑沙蒙面,一双冷眸杀气逼人,慕容澈一个闪身,躲过刺客的致命一击。

紧接着,两个暗卫出现,与刺客搏斗在一起,慕容澈立于一旁,紧闭观察。

发现刺客用的是左手剑法,出神入化,若不是自己的暗卫都是顶级高手,恐怕很快就会被击败。

经过一阵厮杀,刺客受了伤,两个暗卫也各中一件,一时间难分高下。

大厅里,很快涌进来一批弓箭手,将刺客团团围住,慕容澈退居于弓箭手后,被另外的两个暗卫护着。

放箭!

身旁的太监一声令下,无数支箭往刺客的方向射去。

刺客躲过几支后,最终因为无法同时抵抗三方同时袭击,在转身朝慕容澈扑去的那一刻,一只利剑穿胸而过。

刺客握剑的手在半空中颤了颤,剧痛传来,不禁垂下眼眸,看着穿胸而过的那支剑,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见刺客没了反应,弓箭手迅速澈离,两个暗卫捂着受伤的位置,退到了边。

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溢了出来,地面很快就溢满鲜血。

于此同时,另一个太监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君上,天牢里关压的犯人逃逃狱了!

慕容澈脸色大变,一把揪起太监的衣襟,你说什么?水牢里的犯人跑了?

是,刚刚收到那边的消息,我就立刻来通报君上了!

混账东西,连个犯人都看不住,还不给我找。

慕容澈勃然大怒,仿佛发狂的野兽。

已经皇宫内院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泛人的身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太监硬着头皮将结果通报慕容澈,慕容澈早已失去了耐心,转身欲亲自去找。

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慕容澈倏然想到了什么,慢慢地转身,目光一寸寸落在地上的刺客身上。

殷红的液体流了一地,刺客早已没了知觉,躺在那里,纹丝不动!

慕容澈的心瞬间紧缩,冲了过去,蹲身与刺客面前。

目光落在刺客那蒙着面纱是脸上,看着刺客紧闭的双眸,心中酸涩窒闷。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欲意刺探刺客的鼻息,蓦地,慕容澈抽回了手。

他竟连刺客的生死都不敢轻易去确定!

胸口剧烈起伏,慕容澈眼底掠过一抹惊悸,手一点点往刺客脸上挪去,两指捏住了面纱的一角,似有无限恐惧和压迫之感,他竟迟迟不敢掀起。

▲《解药》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