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兵_绝世龙兵全文免费阅读-疯狂的地瓜

  • 时间:
  • 小说绝世龙兵作者:疯狂的地瓜
  • 来源:zzy

绝世龙兵_绝世龙兵全文免费阅读-疯狂的地瓜

《绝世龙兵》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江浪陆月菱的小说是《绝世龙兵》,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疯狂的地瓜所编写的都市情感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4章 退婚是不可能退婚的

呵呵,哈哈哈哈!

陆月菱突然笑了,笑出了眼泪。

一开始,二爷爷为了自保,要牺牲她,让她嫁给萧家。

这一次,又是为了自保,又要把她嫁到杨家!

自己贱还是怎么的?怎么就沦为家族的牺牲品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非常的可悲。

她的笑声中,充满了自嘲。

什么江城商界第一美女?什么女强人?

那都是假象,自己不过是家族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就在这时候,原本守在院门口的四名保安,走了进来。

夏蕾冲他们说道:看好月菱!不准让她离开别墅半步!

她又冲着陆月菱道:你想出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嫁到杨家!

江浪!陆月菱突然看向江浪,带我走!

混蛋!夏蕾站了起来,这次绝不让你再任性了!把她给我按住!

随着她一声令下,四名保安围了过来。

住手!陆云峰突然喊道。

他看向江浪,我相信月蓝的选择,小子,不要辜负她。

江浪点点头,直接抱起仍然酒醉状态的陆月菱,冲出门去。

拦住他们!夏蕾嚷道。

不准拦!陆云峰道。

陆云峰是一家之主,保安们当然更听他的。

陆云峰,你这王八蛋!我跟你没完!

夏蕾突然对着陆云峰连抓带挠。

等我一下!

把陆月菱抱上车后,江浪又冲回了别墅。

我让你带月菱离开,你怎么回来了?陆云峰怒道。

夏蕾瞪向江浪,臭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然后她又冲到江浪近前,抡起巴掌就要打。

江浪抓住她的手腕,另一手捻出三根银针,扎在了夏蕾的腹部。

夏蕾发愣的时候,江浪又冲到了陆云峰近前,在他的小腹上也扎了三针。

陆云峰突然身形一顿,一种火热的感觉充斥全身。

江浪把嘴巴凑到陆云峰耳边,岳父大人,今晚你卖卖力气,一定要把她制的服服帖帖!

说完话,他快步冲出去,开车带着陆月菱离开了。

陆云峰和夏蕾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反常。

二人身上都产生了某种原始的冲动。

过了会儿,夏蕾冲着四名保安招手,你们去忙吧!

保安们离开。

陆云峰抱起夏蕾,冲进了卧室。

江浪带着陆月菱来到一家宾馆,开了两间房。

他扶着陆月菱走进房间,放到床上。

牺牲品,我只是个牺牲品。

陆月菱眼角挂着眼泪,笑着自嘲。

江浪道:至少你能看出家族人的嘴脸,总好过被蒙在鼓里,被人利用。

陆月菱注意到,江浪的神情突然有些沉重,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往事。

你有什么故事吗?陆月菱问道。

江浪道:我喜欢过一个女人。

两年来,以他为首的苍龙佣兵团,纵横世界,让各路地下势力闻风丧胆。

后来一个女人加入了队伍,相处一段时间后,江浪与她谈起来恋爱。

可是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其实来自特种部门-战龙。

她的目的,是利用苍龙佣兵团,对付一股邪恶势力。

苍龙的兄弟们因此在国外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围困,直到现在,大家还在与敌人周旋,没有安全撤离呢。

他们此时正在分头突围,谁逃出来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找江浪的。

这些事,是江浪后来才知道的,当时他已经为了调查父亲的行踪回国了。

至于那个女人,江浪不愿意再提,也不愿意再想。

怎么,你喜欢的女人,伤害你了?陆月菱问道。

是啊!我的财,我的色,都被她骗走了。江浪恢复玩世不恭的姿态。

无聊!陆月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还以为这小子真有什么故事呢,原来又是在鬼扯。

没心没肺的家伙!

你和我好,不会也要对我骗财骗色吧?江浪笑道。

陆月菱美眸喷火,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

这个混蛋还真不要脸啊,他一个小司机,有什么财可骗的?

顶多有点儿色

陆月菱暗自腹诽两句,又道:虽然咱们相处时间不多,但你应该知道我的处境,你要是担心被连累,可以和我退婚!

江浪道:退婚是不可能退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退婚的,只有靠着吃软饭才能维持生活,而且你家里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做你家的上门女婿。

陆月菱本来要生气的,却被逗笑了,没心没肺的混蛋!

又聊了会儿,陆月菱道:我要上厕所。

好的,我扶着你去。江浪热心的伸过手来。

你陆月菱气呼呼的说:我这是想休息了,下逐客令呢!你去你房间吧!

额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的酒醒了吗?我担心你上厕所摔跟头,还是我扶着你去吧。

滚!滚!滚!

江浪被轰出了房间。

第二天,江浪先从酒吧取车,再开车来宾馆,拉着陆月菱去了公司。

今天是星期四,距离二人成婚还有三天!

可能昨天喝多了睡的不错,今天陆月菱的气色很好。

但还是满目的忧虑,公司的前景,让她非常悲观。

至于家族逼婚的事情,由他去吧!反正自己不接受就是了!

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的时候,江浪接到了聂天虹的电话。

江兄弟,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

我的老婆不对,是我的前妻,生病了,一直发烧不退,医院那边说,只是重感冒引起的发烧,但她住了一个星期的院,都不见好转。

我有些担心,江兄弟你医术高明,我想麻烦你去帮忙看看。

没问题,她在哪家医院?江浪道。

江阳第一医院,那个她毕竟是我的前妻,我不方便过去就麻烦你自己去了聂天虹有些不好意思。

第一医院,一个环境不错的单间病房当中。

一名年轻的医生,刚刚给一名少妇扎好了输液针头。

这位少妇,便是聂天虹的前妻,名叫吴秀梅。

吴秀梅说道:周大夫,你不但给我安排了环境这么好的单间病房,还亲自为我检查和治疗,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周大夫名叫周怀源,是她的主治医生。

周怀源道:千万不要见外,咱们是好朋友,都是应该的,你安心休息,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说完话,周怀源还对着吴秀梅的手背拍了拍,又稍微握了一下,然后离开了病房。

关门之后,到了外面的周怀源,嘴角泛起一抹邪笑。

过了十几分钟,江浪来了。

我叫江浪,是聂大哥叫我过来帮你检查一下的。嫂大姐,我来给你把把脉。

吴秀梅不想欠聂天虹任何人情,但这位江医生愿意过来,也是一片好心,她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伸出手来。

江浪捏住她的脉搏,不到五秒钟就松手了。

然后直接将对方另一只手上的输液针拔了下来。

吴秀梅被吓了一跳,脸上升起几分怒意,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能输液了,这个药有问题!有人要害你!江浪严肃道。

这药是周大夫亲手给我配的!周大夫是我的好朋友,怎么可能害我?吴秀梅怒道。

江浪道: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这几天你有没有出现一个奇怪症状,就是特别的想男人!

吴秀梅脸色骤变,她这些天的确经常有某方面的冲动!

但她并没特别往心里去,觉得只是自己离婚很久了,长期没有男女生活,才会有这些反应的。

可是经过江浪这么一提点,她顿时警觉起来。

第15章 不怕把事情闹大

江浪摘下输液瓶,说道:有人往里面下了药,想占你便宜!还有,你之所以一直高烧不退,就是因为你的身体和这个药产生了过敏反应!

吴秀梅脸色早就一变再变了。

仔细回想一下,这些天周怀源大夫,虽然表现的对她很关心,但是过于热情了,时常说一些话来刺激她,又或者有意无意的对她进行肢体触碰。

她本来以为只是朋友间的玩笑,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如果真是对方给她下药,那对方的动机就非常的有问题了!

周怀源这是想找机会占她的便宜!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人推开。

周怀源走了进来,秀梅,来做一个排痰

突然他神色一滞,瞪向江浪,你是谁?干嘛擅闯病房?嗯?你干嘛把病人的输液瓶拆了!

他就是你的主治大夫?江浪问吴秀梅。

吴秀梅点头。

这个药是你配的?江浪道。

周怀源的脸色明显紧张了一下,马上把药放下,然后滚出去!

周怀源!你是不是往输的液里面给我下药了!?吴秀梅怒道。

周怀源故作吃惊,什么药?你输的夜就是药啊,给你治疗用的!

江浪掂了掂输液瓶,到底是什么药,化验一下就知道了,你觉得这个戏还有演下去的必要吗?

你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里是病房,不准打扰我的病人!

说话间,周怀源突然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就要去抢江浪手中的输液瓶。

这可是周怀源的犯罪证据,他说什么也得抢过来毁掉!

江浪当然不给他机会,直接腾起一脚。

周怀源小腹一疼,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门板上。

好一会儿他才上来气,咬牙切齿的瞪着江浪。

但他不敢再出手了,吓得退到外面,直接打电话叫保安。

很快,二十多名保安,气势汹汹的集结到了这一层。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院长都被惊动了,该死的!今天卫生局的领导要过来视察!马上就过来了,这个节骨眼儿千万别出什么乱子!

院长杜来生,领着医院的数名高层领导,急匆匆的冲到了这个单间病房门口。

怎么回事?杜来生冲着周怀源问道。

周怀源指向江浪,呲牙咧嘴的说道:这个混蛋污蔑我!说我给病人输的液有问题!

江浪看向杜来生,你是这儿的领导?你们的周怀源大夫,往病人输的液里加了春\/药,和病人产生了过敏反应,导致病人一直发烧不退!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你放屁!周怀源满目怨毒之色,冲着周围的保安们说道:

这混蛋恶意造谣,马上把他手中的药瓶抢过来,把他打出去!

保安们齐刷刷的看向杜来生,有院长在呢,要不要动手,他们当然要听院长的指令。

杜来生相信江浪?还是相信周怀源?

当然相信江浪,如果周怀源的药没问题,他就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叫保安们抢药了!

好你个周怀源,在这个节骨眼儿给我惹事儿,领导就要过来视察了,要是被领导知道,医院里发生这种事,我这院长都得被撸了!

必须先应付过这次检查!

想到这里,杜来生冲着江浪说道: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们医院的药绝对没有问题,我们的医生,也绝对有职业操守!你想当医闹,是来错地方了!

马上把药瓶放下,然后离开!我可以不追究!

哈哈哈!江浪笑道:好!非常的好!连做领导都跟着隐瞒,那我也不怕把事情闹大了!

说话间,江浪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向门口。

把药瓶抢过来!杜来生冲着保安们命令道。

保安们一拥而上,然而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

江浪一脚一个,那些家伙就一个个从门里跌到了门外。

都来看!都来看啊!这家医院的周怀源医生,给病人输的液里面下春\/药,连他们的领导都跟着隐瞒!还叫保安动手毁灭证据!都来看!都来看了!

江浪一手拉起吴秀梅,一手举着药瓶走出病房,迈过被他打趴的那些保安,在楼道里大声喊话。

很多病人走出病房围观。

杜来生和周怀源,紧张的汗毛炸立。

事情越闹越大,要是再不平息下来,只怕引发巨大的社会舆论!

你们给我起来!起来!杜来生对着地上的保安连打带踹,上去把他的药瓶抢来!抢来!

还有你们?愣着干嘛?动手啊!杜来生又冲着身边的几名医院高层发疯一般的呵道:去抢!打不过男的,就把女的先按住,再逼着男的交出瓶子!

那些高层领导,与周怀源一块冲向江浪,不对是冲向了吴秀梅。

不过江浪就在吴秀梅身边,他们根本靠近不了吴秀梅。

江浪的脚步没有停下,随便挥出几拳,那些家伙就各个躺地上打滚去了。

我曹塔玛!

气急败坏的杜来生,再也没有长者的架势,直接如泼妇那般破口大骂。

杜院长,大庭广众之下骂人,成何体统?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杜来生的耳边响起。

杜来生顿时头皮发麻,小心翼翼的看向来人。

来者正是前来医院视察的卫生局的局长-张正业。

张张局杜来生颤声说话。

怎么回事儿?张正业问道。

杜来生抬手指向江浪,这个人,污蔑我们的医生!说我们的医生往病人输的液里面放春\/药!

张正业看向江浪,你有什么证据吗?

只要化验一下就能证明了。江浪道。

放肆!杜来生恶狠狠道:你随随便便说我们的药有问题,我们就要给你化验吗?你这分明是无理取闹!

张正业道:这么说你也没有化验呢,那你是怎么知道药物有问题的?

我懂中医,是通过病人的脉搏反应来确定的。江浪道。

放屁!周怀源怒道:就算你懂中医,也不可能通过脉搏看出病人的用药!你这分明是诬陷!

张正业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年轻人,你敢为你说的话负责吗?

我说的是实话,有什么不敢负责?你信不过我?江浪道。

张正业道:我还是觉得有点儿悬,只是通过把脉,你就能知道病人用过什么药,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江浪道:这没什么,其实我根据病人的气色,也能看出他的情况,就好比领导你吧,你有贫血症是不是?而且怎么补都补不回来?

张正业陡然一惊,江浪全说中了,他真的有贫血症,而且一直没有治好!

江浪又指向杜来生,这个人严重肾亏,每次尿尿都是一点一点的往外挤,院长先生,我说的对吗?

杜来生心头一颤,顿时老脸红的发紫,你你胡说!胡说!

同时心里打鼓:他他怎么全知道?难道是护士长走漏的风声。

杜来生和医院的女护士长有一腿。

对药物进行化验!张正业突然说道。

啊?杜来生心中一寒,额头渗出冷汗,张局,难道咱们要向一个无理取闹的医闹低头吗?

我说,对药物进行化验!张正业义正言辞的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