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道纪免费小说阅读-洛天小说全文阅读目录

  • 时间:
  • 小说创始道纪作者:暗丶修兰
  • 来源:zsy

创始道纪免费小说阅读-洛天小说全文阅读目录

《创始道纪》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创始道纪》,这本书是由作者暗丶修兰倾心打造的东方玄幻小说,讲述了洛天的故事,创始道纪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十七章,祭天大典

六龙祭坛,大王城万民空巷,洛家作为云山国的重臣站在最前排。

洛天一脸无奈地看着国师带着一群部下在祭坛上施法,各种灵术伴随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在空中流转。

哥,外面是不是很热闹啊?不能见阳光的洛嫣然悄声问道。

洛天凑过去低声道:没啥意思,放烟花都比这个好看。

洛嫣然被洛天逗的咯咯直笑,从小洛天虽然看起来对任何人或事物不屑一顾,但他对自己的妹妹却非常溺爱,犹记得,小时候,洛天总会带一些外面的小玩意儿回来送给洛嫣然,和她说说外面灿烂的世界,让这个天天只能躲在黑暗中的妹妹见到并不真实的光明。

祭天的仪式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之后按照惯例,国师会请出圣上亲自感谢上苍。

然而,最近老皇身体每况愈下,能不能坚持出现还是问题。

小天。

就在洛天盼着早点结束祭天仪式的时候,身边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洛天扭头一瞧,身边站着一个穿兜帽,看不清脸的人。

谁?洛天问道。

此人撩开兜帽前沿,露出了一角真容,居然是六皇子。

您怎么在这儿?洛天一惊,按理说,六皇子身份显赫应该站在最前面,与诸皇子并排。

父皇病重,今日由三哥主持祭天大典,关键是,东方羽国使团今日也会参加祭天大典,使团之中有一人,名曰项戚,此人为羽国年轻一代的天才,实力可排进羽国年青一代前十,修为大约在炼气境八层,会向我国同辈高手挑战,本来该由元长空迎战,但为了对付你,元家暗中操作,三皇子会点名由你出战。

原来六皇子是来报信的,元家这些日子一直没对洛天下手,还以为忘了这茬,没想到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日子给洛天使绊子。

派我上,肯定是希望我打输,他们也不怕丢了国家的颜面。

洛天冷笑道。

等你输了,元长空自然会再发起挑战,到时候以他炼气境九层的修为对付项戚是手到擒来,届时,不仅对付了你,还长了国家和他镇西侯府的颜面,最重要的是,三皇子也会因此民心高涨,可谓一举三得。

小小一次比试,背后却牵扯出了太多可怕的阴谋。

呵呵,想对付我,可没那么容易,不就是一个炼气境八层的高手吗?我也未必会输。

洛天最讨厌被人算计,尤其是被元家算计,此时心中怒火已燃,目光透过层层人群望向了元长空。

而元长空似有所感应,转过头来,目光同样对准了洛天。

水火不容,如果目光能杀死对方的话,那恐怕此时两人早已动上手了。

小天,你有胜算?六皇子关切地问道。

没有啊,那可是炼气境八层的高手。

洛天笑了笑道。

那你还这么轻松?这样吧,一会儿我会出面说你身体不适,你找机会先走。

六皇子想替洛天挡下此劫。

没想到洛天摆了摆手道:三年前我已经逃过一次了,三年后,我不会再逃,在尸海鬼蜮我学会了一件事,面对强敌,无论你怎么逃都会被追上,唯有勇敢一战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你六皇子正要说话,身后人群中忽然走过来几个人,这几人修为都在炼气境五层左右,虽然穿着普通,但洛天一看便知,这些都是皇城禁军内的精英。

六殿下,请跟我们回去。

六皇子姬渊这话还没说完便被带了回去,留下洛天望着祭坛,眼中光芒复杂。

祭天大典很快便进入了尾声,果不其然,由于老皇身体不适的关系,三皇子代其上台祭天。

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家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我们云山国建国至今已有三百余年,这全仰仗天神庇佑,今日,在此宰牛杀羊,谢天祭神!

三皇子的声音伴随着国师的法术扩散到了整个大王城内,与此同时,大王城每条街道,每一户房子前,百姓跪拜在地。

六龙祭坛下,上到皇子下到仆从侍卫都跪拜在地,整个祭天仪式中,唯有两个人并没有跪。

一个是站在祭坛上,仿佛已经开始享受万民朝拜一脸骄傲笑颜的三皇子,而另一个便是洛天。

哥,你怎么蹲着啊?轿子里的洛嫣然瞅见洛天佯装跪拜,其实是蹲了下来。

洛天冲她坏笑一下后说道:我的膝盖,不跪天不跪地,这辈子除了老爹老娘谁都不拜。

六龙祭坛上的百年古钟连响九下,代表九九无穷之数。

众人起身后,一队穿着异样服装的人走上了六龙祭坛,这些便是东方羽国使节。

东方羽国,本名铁羽国,此国国力,幅员都和云山国差不多,而且由于国土边界有部分交接,所以早年曾经发生过多次小规模的战争,铁羽国崇尚武力,朝堂之上大半都是武官。

二十年前,铁羽国当时的少将军项龙带一支精兵突袭边境,连破五关,距离大王城只有一关之隔,而当时打退这支精兵的便是如今的大将军洛坤,而那时候洛坤还不过是边防的一个中队队长而已。

伴随着洛坤声名鹊起,铁羽国再难讨到便宜,便于十年前与云山国议和。

然而虽然没有大的战事发生,但两国之间都较着劲,尤其是年轻一代,项戚乃是项龙之子,炼气境八层,如今位列铁羽国年青一代第八,天生神力,据说十岁那年就能打倒项龙的手下精兵。

铁羽国一众上了六龙祭坛,三皇子笑着说道:今日东方羽国使团来访,我代表父皇欢迎你们。

双方礼节性地客气了一番,此时三皇子眼神微微一变,开口道:天神好武,每年祭天大典都要比武庆祝,今日有幸请来东方羽国年轻高手,和我国年轻一辈比武较量。

三皇子才说完,一个身高两米,如同小山似的男子往外跨了一步,声如洪钟般地喊道:吾名项戚,羽国大将项龙之子,不知道你们云山小国,可有人敢和我一战吗?

出言不逊,立刻引起了云山国众人的反感。

谁敢一战?项戚再次大喊一声。

三皇子冷冷一笑,目光落在了下方的洛天身上,开口道:本皇子听说洛大将军曾和项龙大将有过交手,而且互不相让,如今项戚叫阵,洛家是否该应战呢?

话音才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洛天身上。

让这个废物出战不是丢了我们国家的脸吗?

这废物肯定不敢上台,我看他肯定快吓死了。

瞧他那样,能接的住项戚一拳吗?

流言蜚语袭来,洛天不爱参加祭天大典,就是因为不想面对这些市侩的小人,无论他们穿着怎样华丽的衣服,无论他们住着怎样豪华的房子,无论他们有多少财富,小人永远都是小人。

哥,别去。

天儿,不可冲动啊。

洛母和小妹几乎是同时劝阻洛天。

你就是洛坤那厮的儿子,哈哈,听说你是出了名的废物,可敢上台一战?项戚伸手一指傲慢地冲洛天喝道。

人群中的洛天笑了,他为洗刷废物之名而回来,慢慢向前走,迎着大风,迎着所有质疑和鄙夷的目光。

别丢人了,废物。

垃圾,还不快下去,别丢我们云山国的脸。

你是废物你不知道吗?还不滚下去?

一路走,一路骂,洛天却依然仰着头,仿若听不见这些可怕的声音。

终于走到了六龙祭坛前,项戚傲慢地说道:你敢一战吗?

三皇子冷冷地看着洛天,元长空眼中露出残忍的目光,而在后方冷家人群中,冷如心看着逆风中少年单薄的身影,心慢慢地收紧了。

少年仰起头,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狂,越狂越强!

有何不敢,你要战,我便战,我本猛虎,何惧万兽!

第十八章,御雷灵法

少年豪言,却惹来四周更多的笑声,伴随着那些嘲讽声,洛天走上了六龙祭坛。

下方元长空脸色阴沉,暗道:这一次,我看你如何脱身,那个暗中保护你的高手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救你。

姬渊和姬月灵兄妹瞪着眼睛望向祭坛上,洛家这边所有人简直快疯了,尤其是洛母,脸上一片悲凉,似是回想起了三年前的情境。

三年前,满身是血的洛天被抬回洛家,手脚被废的少年奄奄一息,洛母哭的泪都快干了,她不想再看见自己的儿子遭受这样的痛苦,可今天的情况却比三年前更严重。

如果洛天输了,那不仅身受重伤,而且会丢了云山国的脸面,到时候三皇子会给洛天按上怎样的罪名都难以想象。

你们准备好,一旦天儿有性命之忧,你们无论如何都要冲上去把他救回来。

洛母对身边的侍卫开口道。

祭坛上,国师瞄了洛天一眼,轻声道:没想到你回来这点日子,修为竟然有所突破,不过依然是炼气境三层的废物。

洛天咧嘴一笑道:我本就是废物,不用你再重复一遍,什么时候比?

国师没再说话,而是轻轻飘下六龙祭坛,接着三皇子高声说道:祭天大比,由洛坤将军长子洛天对阵东方羽国大将之子项戚,此战不见生死,但为天神祭血,打伤打残无需挂怀,擂鼓为号。

战鼓擂动,鼓声震天,项戚傲慢地看着洛天,望着这个只有炼气境三层的少年。

没想到他们会派你这么个废物上台来,但本少爷可不会手下留情。

话音才落,东方羽国的两个使节缓缓走上台来,两个使节都是肌肉发达的壮汉,但此时抬着一样重物走起路来竟然十分费劲,洛天定睛看去,原来两个壮汉抬着的竟然是一柄大斧。

这是我的宝具,人器中阶战斧,其名雷光,乃是我父亲命人猎杀雷系荒兽,取其血骨打造而成,重两百斤,只要我施法便会电光环绕,到时候项戚正介绍自己的宝具,可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洛天摆了摆手。

打住打住,谁爱听你瞎逼逼,到底打不打?洛天这一打岔,弄的项戚面容赤红,当下怒吼一声,竟然单手一把便将两百斤重的雷光战斧提了起来。

炼气境八层的修为,加上铁羽国大将军之子的身份,配合天生神力,雷光战斧一到其手中,灵气缠绕之间,竟然真有电光闪烁,将两米高的项戚衬托的宛若武神一般。

喝!怒吼中,项戚一斧劈下,电光竟然化作可怕的锁链一下子缠绕住了洛天。

白级高阶法术,雷锁!六龙祭坛下方的姬渊此时低声说道。

项戚自小修炼雷法,雷锁乃是白级高阶法术,配合雷光战斧,法术的威力至少被提高了三成。

雷锁困住了洛天,那些电弧如同一道道可怕的利刃切割着洛天的身体,项戚提斧而来,眼中尽是杀意。

我自小便听说过你父亲的传说,因为你父亲当年逼退了我爹的精兵,所以从小就有很多人对我说,说你父亲洛坤才是两个国家的军神,比我父亲更强,但我偏偏不信!说话间项戚已经走到了洛天面前,举起了那柄巨大的战斧。

总有一天我要超越我老爹,先干掉你这个废物,然后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父亲,成为真正的两国军神,你们云山国不是要向天神祭血吗?那就用你的血好了!

项戚目中满是血丝,说话间正要将这一斧劈下来。

台下的三皇子一脸冷漠,元长空则充满了期待,而洛家这边的侍卫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要冲上台去,更多的人则等待着见血的一刻,他们可不管祭血的人是谁,大将军之子也好,平民老百姓也罢,只要天神满意了才能保佑这些虚伪的皇宫贵族荣华富贵。

然而,就在这一刻,项戚却看见洛天的脸上并没有半分恐惧,相反,这个比自己矮小的多的少年的眼中却散发着一股可怕的光芒。

你以为靠区区白级高阶的法术就能困住我?

洛天低声说道,同时,一道道灵气经过身体内黑色的经络运转在穴海之间,他散发出的气场开始不断提升。

洛天的灵气怎么一直在提升?姬渊看出不对劲之处,惊讶地说道,而看出这一点的可不止姬渊一个,元长空,三皇子,在六龙祭坛四周所有的修士都看出了洛天的变化。

冷家队伍中,站在后排的恭长平微微一笑道:都是炼气境八层的战斗力,这下有意思了。

洛天散发出的灵气越来越强,伴随着大风席卷六龙祭坛,项戚虽然勇猛但并不傻,发现洛天情况不对劲后急忙后退。

国师皱着眉头低声道:真古怪,丹田内的灵气明明还是炼气境三层的修为,但怎么会这么强?

伴随着灵气的释放,束缚着洛天的雷锁开始破裂,洛天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这一刻威严的他像极了猛虎。

你这雷锁,困不住我!

伴随着一声咆哮,洛天的狂吼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身上的雷锁一寸寸破裂,就像是要打碎世俗曾经强加在这个少年身上的重负。

嘭,嘭

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洛天狂吼一声,身体内所有的穴海同时吞吐灵气,一刹那间爆发出炼气境八层的真正实力,将缠绕在身上的雷锁完全震碎。

斑驳碎裂的电光散落一地,反射出的光芒映照在曾经整个云山国一等一的废物脸上。

居然将我的雷锁震碎了!项戚也吃了一惊。

没人明白为什么一个炼气境三层的废物能做到这一切,但此时那些围绕在洛天耳边的嘲讽声哑然而止。

踏着满地电弧,洛天回头喊道:阴九,取我寒铁战刀来!

话音落下,站在洛家队伍中的阴九急忙将寒铁战刀抛上了六龙祭坛,洛天一把握住刀柄,刀身寒气逼人,项戚再次吃了一惊,说道:你这把刀,也是宝具吧。

不是只有你有宝具,此为寒铁战刀,人器中阶宝具,现在我已展示实力,你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来痛快一战。

两国大将之子,如同两头少年猛虎,在六龙祭坛上真正厮杀起来。

白级高阶灵术,御雷灵法。

项戚手抚战斧,电光附着在战斧锋刃上,下一刻,项戚突然将战斧插进了面前的地里。

雷光战斧入地,但附着在战斧上的雷电却如同蜘蛛网般扩散开来,很快便蔓延到了大半个六龙祭坛,当然也延伸到了洛天的脚下。

雷网已成,发动白级高阶灵术,地雷炸裂!项戚的灵术一个接着一个使了出来,此时,雷网覆盖的地面上忽然有可怕的雷电炸开,洛天虽然一直保持警惕,但还是被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一道可怕的雷电在他背后炸开,将洛天炸飞出去。

然而,身子刚落地,又一道雷电在其落地之处炸开,很快,洛天就像是被不断掀飞的石头在祭坛上翻滚,身上的衣服在雷电地攻击下破裂,情况危急到了极点。

六龙祭坛下,洛天的母亲面容悲凉,眼中带着泪光,目睹自己儿子受苦,她的心仿佛在滴血一般。

你们为什么还不上去救天儿?洛母对身边的侍从喊道。

但面前的侍从却一个个面露难色,竟然无一人冲上六龙祭坛。

你们胆敢不听我的命令?洛母哭着喝道。

家母,不是我们不想上去,这一来,打扰祭天大典乃是死罪,二来,我们这些人修为也不过炼气境三四层,凭我们的修为,冲进雷网中也是死路一条,恐怕还没救到少爷,我们自己就死无全尸了。

侍从跪倒在地,艰难地说出了真相。

洛母再也忍不住目中泪光,哭着说道:谁来救救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