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不止前夫倾心恋by橘子水完整版 苏荞秦南城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深情不止前夫倾心恋作者:橘子水
  • 来源:zsy

深情不止前夫倾心恋by橘子水完整版 苏荞秦南城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深情不止前夫倾心恋》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主角叫苏荞秦南城的小说是《深情不止前夫倾心恋》,它的作者是橘子水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

第11章

转天上班,天气不是很好。

也不知是外面下了雨,还是因为高层巡查日,反正今天的评估部特别安静。

苏荞刚到评估部,临间的许沁便转告她,丽安娜找你。

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苏荞道谢,便一刻都没敢耽误的去了丽安娜办公室。

丽安娜正在批阅文件,指了指她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隔了好一会,丽安娜才抽空抬头,眼神犀利。

苏荞,你似乎从进秦氏开始就是个很特殊的存在?话里意有所指。

女人的直觉告诉苏荞,丽安娜对秦南城,并不是普通的下属对上司那么简单。

抱歉,丽经理这话我听不太懂。

苏荞是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告诉我,你有什么后台吗?她并未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表达了她的观点。

丽安娜这话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字字暗藏冰冷。

我没有丽经理口中所说的后台。

苏荞否认。

苏荞,说实话,以你目前的能力并不能担任借调公司的代表,可上面却并未同意我换掉你

她不知道秦南城跟丽安娜说了什么,很显然,她躲过了一截。

当然,我不知道是上面故意在放水,还是某人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丽安娜这么明显的暗嘲热讽,如果她再装糊涂,似乎显得有点太过于软弱。

你的意思是说秦总在防水?

丽安娜在试探,苏荞也在试探。

今天叫你来,是为了给你这个。

丽安娜将抽屉里的文件拿出来,这份是我们将要合作对象唐氏公司的评估报告,回去了解下,周末之前我要看到一份全新的评估案。

苏荞忐忑的接过,丽安娜淡笑,出去工作吧!

就这样,丽安娜结束了与苏荞之间的博弈,心情却并未因此而轻松。

回到评估部,苏荞显然也没有放松,在思索,丽安娜的用意?

下午上班,评估部依然延续了早上的安静,除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外,只能听到女同事偶尔起身走路时高跟鞋发出的嗒嗒声。

两点,众部门经理浩浩荡荡的尾随在秦南城身后走进了评估部巡查。

丽安娜在旁介绍了下评估部近来的工作,以及在跟项目的进展。

正在所有人都处于工作状态中时,一道声音打破了这种情形。

请问谁是苏荞?花店男员工粗着嗓子问。

苏荞下意识的站起身,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的聚集在她身上。

有你的花束,请签收一下!

一大束开的几乎妖冶的蓝色妖姬花显现在众人眼前,室内顿时花香四溢。

僵了一会,苏荞尴尬走上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花店员工满意收起签单,对了,苏小姐,这花是唐靖深先生吩咐我们连夜从荷兰运过来的,正好一百朵,代表他对您百分之百的爱。

说完,花店员工走了。

留下了满室的静,鸦雀无声——

唐靖深?那不是唐氏新任首席执行官吗?

众部门经理面露讶异,一个小小的借调员工居然能和那个人扯上关系,不简单啊!

此时,总裁不发话,谁都不敢说一句话,就连呼吸声都压的极低。

丽安娜的脸色黑沉,率先出声,苏荞,用不用告诉整个秦氏大厦的员工,你有人追?

苏荞紧咬唇,像个犯错的学生一样,低着头。

这个唐靖深要干什么?本来她现在就够乱的了,他非要再来插一脚?

大约隔了几秒钟,才传来秦南城的声音。

去下个部门。

众人紧随其后的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

就算没抬头,苏荞也能感受到他临走时那灼人的视线,以及丽安娜动怒故意将高跟鞋踩的特别重的声音。

走廊上,秦南城继续跟公司高层讨论部门的整顿意见,仿似刚才发生的插曲不存在一样。

可是——

丽安娜确信,她清楚的在秦南城眼睛里看到了,纵容——

整个下午,苏荞都是在情绪低落中度过的。

临下班时,她手机收到了两条信息。

第一条是唐靖深发来的,问她,花还喜欢吗?

苏荞读完直接删掉,为他招摇过市送花到秦氏生气,他就不会考虑一下别人的处境?

第二条是傅北发来的,苏小姐,今晚有空吃个便饭吗?

苏荞看完随便找了个借口推拒了,她实在无法分出心思去应付别人了。

下班刷卡,她找了一大通,还是没找到自己的员工通行证,只能手动签退。

奇怪,昨天晚上明明在包里来着,怎么今天就没有了?

补办卡后勤说还得花一百块钱,可用不了多久她就要回原公司了,虽然手动签到签退麻烦点,但可以省下钱给甜甜买吃的。

这么想,倒也可以忍受

秦氏大厦门口,秦南城在几人的簇拥下,缓缓走向自己的专用车边。

各部门行色匆匆的下班员工见到总裁,纷纷躬身退到一旁,等待他过去。

苏韵坐等在黑色宾士车上将这些都收入眼底。

而这其中,她竟然捕捉到了苏荞的身影

叶东行跑在前头,替上司打开门。

秦南城坐进去,苏韵便靠了过来。

阿城,原来小荞在你公司上班啊?为什么瞒着我?苏韵有些不开心。

这事有重要到需要隐瞒吗?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他摸过一支烟点燃,将车窗半降,吩咐叶东行,开车吧!

秦南城这算不上解释的解释,令苏韵一噎,反而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了。

怎么?吃醋了!

苏韵笑,有一点!天天跟她相处见面,会想起过去吗?

如果我说会想起,你会怎么办?

阿城你讨厌,为什么每次你开玩笑都像真的一样。

如果真是那样,我会放手的,谁让我留不住你的心。

苏韵说的颇为认真。

烟雾在他手指间袅袅上升,男人的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让人看不清楚。

可能是因为吸了烟,他的嗓音略带沙哑,但充满了磁性。

你真的会放手?

烟雾渐渐散尽,将男人从梦幻拉回现实。

苏韵闻言心里一阵慌,他这几句话令她捉摸不透。

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放下在商场酒桌上的筹谋算计,每次都让我猜来猜去的,感觉我回答什么都会是错的!

第12章

她近乎激动的将心里话脱口而出,又觉得说的有些过了,赶紧解释。

说这些还不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怕失去你——

秦南城淡笑,似乎这就是他能做到的安慰。

苏韵叹了口气,去挽他的臂弯,爸爸又在逼我接手苏氏了,我没有经验,他老人家就说让我跟你学学经验,我到秦氏来上班好不好?

不是说对经商没兴趣吗?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那是之前,现在我又有兴趣了,怎么样?我来秦氏陪你好不好?

随你。

男人声线悦耳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女人顿时笑靥如花。

下班后,苏荞趁兼职前两小时去给甜甜办转园手续,却被告知下半年的托管费母亲已经交完了,如果强行退园,只能是返还全额的百分之七十。

老师语气不耐的抱怨,甜甜跟小强闹别扭,人家家长来幼儿园大闹了一通,如果不是秦思远家平了事,就那点托管费根本不够赔——

苏荞被气的够呛,却知道老师说的事实,没钱,根本就令她寸步难行。

希望苏老师以后对孩子们都一视同仁,这样就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了!

和老师理论了两句,苏荞便领甜甜离开了幼儿园。

妈妈,我会乖乖,你不要生气。

甜甜嘟着小嘴,说出的话甜的腻人。

嗯,妈妈只要看见甜甜,什么烦恼都没了。

苏荞心里暖和和的,甜甜是她的命,只要甜甜好,她就没什么不好。

妈妈,我们以后也订个日子当亲子日吧,秦思远说他爸爸妈妈会每周二当亲子日,领他去儿童乐园还会吃大餐。

看着女儿那张天真纯净的笑脸,苏荞的心莫名的揪紧。

父爱的缺失,注定了甜甜的成长环境会不同于其他孩子。

甜甜的那种渴望,每每都会让她痛彻心扉

送甜甜回到家,苏荞就急匆匆的往兼职场地赶去了。

因为相亲已经耽误了一天兼职,今天说什么不能再耽误了。

周三上班,苏荞一走进公司大厦,便感受到了笼罩在空气中的低气压。

每个人都行色仓皇,带着浓重的压抑。

到了电梯口,远远的瞧见秦南城和叶东行正和一群人说话,似乎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在商量解决方案。

电梯门打开,她的目光还没来得收回便与他的撞在了一起,他的眸色复杂,让人一眼望不到边际——

到了评估部,比她早到的是唐靖深送的花,还是一百朵蓝色妖姬,高调张扬。

花被她放在角落,就算不是有意看也很显眼,惹得同事们议论纷纷

苏荞,这唐总秀恩爱的方式也太高调了吧?

许沁语气多少有些不甘,真不明白唐总看上苏荞哪了?明明那么平凡。

就是就是,真羡慕你,只要是个女人,都会对这种攻势抵抗不了吧!

听到许沁的话,旁边几个女同事迅速围上去,开始了上班前的八卦热潮。

你们要是喜欢,随便拿去好了,我对花粉过敏。

苏荞对唐靖深送花追人的态度很消极,甚至有些抵触。

她是真的想跟过去划分的清清楚楚,不论是苏韵还是秦南城,亦或是唐靖深——

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评估部门口——

苏小姐,你跟我出来一下。

来人是叶东行,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似乎有些风雨欲来的架势。

苏荞想起刚刚秦南城眼睛里的复杂神色,心有些微乱,难道终于要撵她走了?

唐特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苏荞小跑着才能跟上叶东行的步伐,不明白他身上的怒气从何而来。

苏小姐,秦总是个念旧的人,但并不代表他是个仁慈的人。

苏荞微愣,唐特助在说

叶东行冷笑打断,很快你就知道了。

秦氏大厦保安部。

保安组长蒋铭以及两名下属端坐在桌子中央,叶东行则是抱胸站在一旁,聆听。

蒋铭面色很凝重,苏小姐,请问昨夜一点到三点,你在哪里,做了什么,和谁在一起?

苏荞错愕,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我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之前,有权保持沉默。

蒋铭一副你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表情,昨夜有人潜入数据中心资料库,将公司大量的数据资料盗走,不巧的是,门禁卡上显示,苏小姐是最后一个刷员工通行证进去的人。

员工通行证?苏荞开始恐慌,我的员工通行证丢了

蒋铭笑笑,苏小姐不会告诉我,连门上的指纹都是造假的吧?

秦氏这种大公司,每个入职员工都会采血留指纹,为的就是防止有人将公司机密泄露。

蒋铭将采集到的指纹样本拿出来,派头咄咄逼人,不巧的是,这门上留下的指纹,和苏小姐的如出一辙。

苏荞红了眼眶,蒋铭继续道,苏小姐,请你配合我们调查,我不想走到报警这种地步,流传出去,对秦氏对你对秦总都不是好事。

所以,把她拉来这严刑逼供,都是秦南城的授意?

苏荞无话可说。

种种迹象都巧合的指向她,她不傻,也许这才是秦南城的终极目的。

让她用最不堪的方式,彻底的远离他的公司。

跟五年前一样,绝不拖泥带水。

就在蒋铭暴躁挠头没进展的时候,门从外被打开,男人标杆般笔挺的身姿显露出来。

秦总蒋铭等人看清来人,立马站起身打招呼。

让开主位,蒋铭殷勤道,秦总坐。

嗯——

秦南城绕到桌子中央,与她面对面而坐。

蒋铭,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秦南城淡淡吩咐,似乎完全没感受到屋内因他出现而显露出的压抑沉闷。

蒋铭点头哈腰说是,苏荞却在这时开了口。

秦总,能允许我们单独谈谈吗?

秦南城从衣服口袋掏出烟点燃,默认,挥挥手,你们先出去吧!

蒋铭领着下属匆匆离去,叶东行则是将门摔的震天响。

似乎很不满秦南城对苏荞的立场,在他看来有维护的嫌疑。

秦总,请你告诉我,当你看到一个女人低声下气的去讨生活,失去自尊失去尊严时,你会觉得有多开心?有多好玩?

第13章

苏荞的眼睛里泛起水雾,几年了,她从没有像此刻这样觉得,无能为力又心灰意冷。

我想,作为总裁能坐在这聆听一个小小借调员工的话,已经很宽宏大量,请你搞清楚你的身份,还有你说话的礼节。

还有,我并不是慈善家

果然,他是怀疑她的。

缭绕的烟雾笼罩在两人之间,沉默开始蔓延——

苏荞,告诉我,你来秦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大约隔了几秒钟,秦南城还是开了口。

如你所想,我是为了钱、权还有你

苏荞愤然起身,他已经认定事实,她再多做什么解释也是徒劳。

就当她是个唯利是图爱财如命的人吧,这样处理还简单些。

她认了

等一下——

扔掉烟头,他快步赶上她,修长干燥的大手擒住她的手臂,一个用力,将她半转,她整个背轰然撞向墙壁,背脊摔的几乎散架。

他单手支撑在她头的一侧,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真的不是你?

苏荞偏开他的视线,声音颤抖,你会相信吗?

秦南城低头,呼吸逼的极近,近的她都能感觉到那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的温度。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面对他。

她想反抗,他却更加用力。

他薄削的唇绕过苏荞唇边,刚好停留在她的耳侧,看着她因自己的靠近而紧张到僵硬的身体。

苏荞,机会只有一次。

轻描淡写的语调,却充满了浓浓的警告。

他磁性的声音似乎有着无穷的穿透力,直接穿透她的耳膜。

秦总,你觉得对于我这种每天都带着面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委曲求全讨生活的普通员工来讲,说谎有意义吗?

苏荞疼的眼里泛泪,却逼自己笑。

苏荞,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两不相干的单独见面,这已经接近了我的底线。

真巧秦总,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不甘示弱。

很好!

这也许是他与她最后的话别

回归到陌生人的位置,才是两个人最舒服的状态。

他的人生不允许再有任何意外,无论她有什么目的,都该浅尝辄止。

秦氏大厦顶层。

叶东行推门走进总裁办,手里拿着一沓资料。

秦总,我去查过了,昨天关于苏荞的所有视频资料全部是空白的,就连她兼职到回家的路上,也全是空白。

所以,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她是清白的,用不用报警?

秦南城闻言抬眸,先不要声张,在数据没有全部流出去之前,尽量追回。

还有,将所有员工的通行证重新上锁加密,用一个小小的借调员工的通行证,便能打开公司的机密文件室,这说出去,像话吗?

突然,秦南城像想起什么似的,一双锐利的眼睛射向叶东行。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是我,你没告诉我怎么把她弄走,我怎么可能擅自行动?

再说,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将公司和路上的视频都删掉,这背后的实力,不容小觑。

叶东行低下头,说到底,都是我看管不利。

秦南城揉揉眉心,继续吩咐。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去查一下对方远程操控的IP,顺便通知网络工程部和各部门主管经理,我要召开紧急会议。

是,明白。

叶东行转身,想着赶紧去处理事情。

刚碰到门把手,秦南城的话便传了过来。

等等,以后评估部门的权利下放,所有事情都直接让丽安娜做主,不必再过问我。

是——

苏荞刚回到评估部,邻座的几个女同事便围了上来。

唐特助找你什么事?今天公司高层都心事重重的样子,发生什么大事了?

苏荞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唐特助就是询问一下我原公司评估案的事。

哦,你们听说了吗?秦总的未婚妻要来秦氏工作了,空降来便是副总级别,啧啧,真是同人不同命。

真的假的,秦总未婚妻家不是有自己家的家族企业吗?

当然是真的,有钱人嘛,思想能和咱们小职员一样吗?

大家正八卦的来劲,身后便传来丽安娜愠怒的声音。

都不用工作吗?

丽安娜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去开会,便看见三五个职员聚在一起聊天,火气顿时上来。

我再次重申,秦氏不养闲人,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你们聚众聊天,就准备递辞呈吧!

大家迅速化作鸟兽散去,不知是不是错觉,苏荞觉得丽安娜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许沁表情痛苦的走到苏荞面前。

小苏姐,我今天跑肚子,可丽安娜刚刚让我给她送开会资料,你能不能帮我送一下?我真的很急。

这个办公室的同事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大多都是在求人的时候才会叫她小苏姐,放眼望去,她还真是评估部里岁数最大的。

二十七岁,是不是已经老了?

或者已经初老——

没问题,快去吃点药吧,总跑肚子,对肠胃也不好。

知道了,谢谢小苏姐。

因公司今天氛围沉重,大家都很循规蹈矩,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都不轻松。

召开紧急会议的会议室在27层,苏荞捧着资料赶到的时候,是有一些分不清楚方向的。

虽然每个楼层的面积都一样大,但布局完全不相同,她每次去别的部门,或者窜楼层,都会觉得头疼。

并不是懒,而是她的方向感真的是特别不好

既然大家都说你爱她,为什么还不娶她?伯父三年孝期的事情不能成为你永远的借口。

楼梯口通道门半敞开,一道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这声音很熟悉

苏荞仔细辨认,在脑子里过滤,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丽安娜——

这是我的事情,我想没必要昭告全天下,走吧,会议休息时间到了。

秦南城在冗长的会议中途出来吸烟,没想到丽安娜会跟过来。

转身欲走,丽安娜却抓住了他的手臂。

学长,你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丽经理,你和我这样公私不分的上下级关系,做起事情来,难成大果。

言外之意就是还想跟他做上下级的关系,就要做到公私分明。

▲《深情不止前夫倾心恋》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