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姐弟恋是一场豪赌》余秋方景宇 全文&完整版

    发布时间:2022-05-14 18:51:53    姐弟恋是一场豪赌by:余秋    来源:ZH

    小说简介:姐弟恋是一场豪赌余秋方景宇 全文免费阅读链接入口,《姐弟恋是一场豪赌余秋方景宇 》是现在热推的小说,作者“余秋”,《姐弟恋是一场豪赌精彩章节试读:lip; 本文两对CP: 柔情多金姐*萌帅忠犬弟。。。 禁欲医生*傲娇小护...

    【完结】《姐弟恋是一场豪赌》余秋方景宇  全文&完整版

    小说《姐弟恋是一场豪赌》是作者余秋的最新佳作,主角是余秋方景宇 。

    相差12岁的姐弟恋会是怎样结局???

    当你风华正茂,我已红颜老去。当你万众瞩目,不再需要庇护,就是我该隐没消失的时候。

    她看着他成长、成熟、成功,明知他翅膀硬了的一天就会离开,却还是奉尽一切为他丰满羽翼……

    本文两对CP: 柔情多金姐*萌帅忠犬弟。。。

    禁欲医生*傲娇小护士

    第一章 一梦前半生

    余秋大约是这世上最幸运、最幸福的女人,虽然生活在21世纪,她却活得很古雅。

    换一种方式来描述:若在古代,她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父母是满腹经纶的翰林院学士,教养出的女儿性格温善,举止优雅。从小到大从未与人红过脸,骂人脏词更是一字未出过。

    芳华佳人,嫁配良婿,举案齐眉,公婆慈爱。而且她还特别旺夫,婚后与夫婿投资的公司越做越火,一路攀升……

    .

    大约是余秋的好运气已到天人公愤的地步,所以30岁之后,她的命运开始了波转。

    先是母亲突发脑梗,倒下就没能再起来,抢救一夜无效,死亡。

    一道霹雳还不够,父亲又在半年后查出了癌症,手术、化疗、遭透了罪,最后也是撒手人寰。

    .

    这突如其来的连番打击,让余秋终日消沉,看着窗外的朝阳变夕阳,对着红霞落日掉眼泪。这份无法诉说的思念,无处停格的留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让她抑郁了很久。

    好在她还有幸福的家庭,老公体贴,事事顺着她,不厌其烦的安慰、劝哄,渐渐让她从悲痛中走出来。

    .

    晚餐后,余秋将碗碟放进洗碗机,自己去沐浴擦护肤品。但今日的她有些心不在焉,看着镜中的自己发了会儿呆。等回过神来,皱眉摇摇头,不可能!

    她纤白的双手一直在机械的抹着护手霜,可那点滋润早已搓干了。她忽然眸色一暗,又再次否决一遍,不可能!这份带着火气的坚定,差点让她脱口喊出来。

    既然如此信任丈夫,心里为什么还这样不安呢?回想起一个月前,她在丈夫的车中嗅到一种香味儿,那是自己所用的香水品牌。一瓶香水价值5位数,且国内没有出售,要托欧洲的朋友捎运。她用了几年,这种独特的香味,绝对错不了。可自己最近没坐过丈夫的车啊!车中怎会余留这种香味?虽说那香水一掷万金、余韵十足,但也不至于足到十几天前坐过车,如今香味还在吧?

    余秋对丈夫是非常信任的,比起信任,她更懂得尊重,从不会无理取闹,无事生非。

    或许真是自己瞎想了?丈夫回家后,两人的衣服都挂在衣架上,挨的近了,染上香水味也很正常,于是这件事悄无声息的就翻过去了。

    但她终归是聪明的、敏感的,自那之后就再没喷香水,但是刚才她从丈夫换下的衣服上又闻到了那种香味,虽然很淡,但绝对错不了!!!

    .

    余秋性格十分内敛,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直接质问。从另一种角度上讲,她越是担忧、越觉得事态重大,就越不会轻举妄动。

    .

    林新在阳台打完了一个生意电话,又抽完一支烟,回头看看余秋还没有出来。

    一个怀抱从后面拥住她,余秋回神抬头,通过镜子看着身后的男人。

    33岁的林新,五官端正,气度似乎比年轻时还要潇洒几分。浴湿的头发随意拢一拢,眉眼间更加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宝贝,还没抹完?我急……”

    .

    余秋不置可否的浅笑,于是他把她揽到床上……

    如果夫妻运动也算爱的一种表达方式,那她能感觉到这份爱,且婚姻7年,这份爱从未变过。

    察觉到妻子今日有些心事忡忡,他以为她是在为怀孕的事忧虑。

    这几年,他们去医院检查过两次,都说一切正常,大约是孩子的缘分还没到,慢慢等即可。

    .

    事后,林新在阳台抽完一根烟,他又回来了,柔情怜惜的把余秋拥在怀里,哄她:“亲爱的,你这是要榨空老公啊!咱们孩子有点坑爹呀!”

    余秋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刚刚穿好的睡衣又被剥掉了……

    .

    林新和余秋是初中同学,后来在大学里相遇,林新学的是商务,余秋学的是金融,两个门当户对、知根知底的老同学就恋爱了。

    林新脾气好,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很合余秋的心意。他情商很高,智商更是不凡,商业嗅觉极其敏感。林父有一家外贸公司,本想着儿子将来继承他的生意,却没曾想林新大四那年实习考察,就看准了互联网二次腾飞的契机。说动父亲拿出家底,岳父更是鼎力相助,集资创下自己的自媒体公司。

    毕业就结婚,结婚创公司,夫妻俩着实忙了几年,林新忙外研发、应酬。余秋是文秘,人事、会计一身兼。

    小财靠博,大财靠命,这一商机快、准、狠,网络科技高速发展,各类APP后来者居上。7年时间,新秋科技公司变成了新秋集团。林新成了最年轻的业界神话,好父母,好妻子,好岳父,好运气,好才干,全被他占了。

    .

    .

    余秋来到新秋集团楼下,如今公司走上正轨,每个部门都有主管,她只需月末时过来统账。

    昨日,听林新说要陪客户出去打高尔夫,所以她选了这时候来公司。

    财务部将核算完毕的账,交给她过目。余秋查看后,点头交还。若平时老公不在公司,她会很快离开,可今日却停留在这间办公室。

    .

    办公秘书殷勤给她端茶倒水,“谢谢,别忙了,我给这花浇点水就走……咳咳”

    “林太太,您是嗓子不舒服吗?需要我给您买药吗?”

    “不用,谢谢,我吃个含片就好了。”

    余秋打开手提包翻找,皱了皱眉头,“哎呀,是忘带了……咳咳……”

    秘书二话不说,赶紧出去安排人买药,这几分钟里,余秋迅速翻找桌面和抽屉,把林新的行程表拍照后,放回原位。

    等到秘书拿着含片回来,她吃了一粒,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第二章 这对狗男女,够狠

    林新的应酬不算太多,平均每星期有3天是能按时下班回家的,有时二人下厨,有时二人出去吃,有时去看望父母。剩下的4天应酬时间,他也必会在12点之前回家,从无破例。所以余秋真的很信任他,从不追问应酬去处。

    .

    但事不经查,总有疏漏和破绽。余秋回到家后,拿出自己记录的小本本与这份行程记录,二者核对,发现这半个月有3次行程对不上,包括今天晚上的。

    口中的含片仿佛一粒毒药,让她的咽喉火辣生疼,吞咽苦涩。天黑下来了,她僵躺在床上,如同死尸。望着黑暗的棚顶,头脑一阵阵的发懵。

    .

    午夜前,林新准时到家,轻手轻脚的洗漱完,上床。

    “吵醒你了?”

    “没有……你没喝酒?”

    “嗯,只跟姜总他们去唱了会儿歌,没喝酒。”

    “ KTV里不喝酒,他们肯放过你吗?”

    “我说我老婆备孕呢!名正言顺的理由,谁还敢灌我酒!”

    .

    黑暗中,余秋笑了一声,却好像要哭了。

    林新有些察觉,探身过去搂住妻子,亲了亲。若在平时只要余秋稍有回应,二人必然缠绵运动一番,但今日妻子柔软的身体避开他,还翻了个身。

    林新问:“宝贝,刚才做什么梦了?”

    余秋不答,沉默片刻,语气低落:“你喜欢孩子吗?这几年都没有,你从不急……”

    果然还是跟孩子有关,林新暗暗松了口气,很诚恳的说:“我当然着急了,但是这事急不得呀!我们都很健康,一定会有的!再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试管婴儿双胞胎、龙凤胎都可以生,我是不忍心让你去遭那份罪,你别急,好吗?等等一定会有的!”

    一张床上,温热的怀抱拥着她,可是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诚恳动人的情话,却再也安不稳她的心。

    .

    .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如常,余秋在旧车市场租了一辆不起眼的大众。车子汇入数不尽的车流中,堵堵停停,随波逐流。

    她的整个脑子是空茫的,眼睛只死盯着前面不远的那辆黑色迈巴赫。

    下午3:00左右,这辆车驶入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小区。余秋不远不近的跟着,眼睁睁看着丈夫走入一栋高层住宅楼。

    .

    余秋坐在车里,一颗心突突的慌乱,似乎要从嗓子眼折腾出来。

    掏出电话,手抖的却连屏幕解锁都滑不开。坐在那儿原地没动,却出了一层汗。努力深呼吸几次,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电话接通了,里面的男人依旧沉稳如常,“喂,秋秋?”

    “在公司吗?”

    他含糊中问:“怎么了宝贝?有事?”

    “没有,过来给你送点吃的,你不在公司?”

    .

    都到这一刻了,她还在痴心妄想,期盼着他能说出什么答案,或许是哪位朋友病了,来家探望?或许是有特殊原因来看望客户?

    这种白日梦,把她的心狠抓的紧紧的,紧张的忘了呼吸。

    林新没有片刻迟疑,从容不迫的回答:“江总组织的一个慈善会,没什么意思,一会儿就结束了,有什么吃的拿回家,我一会儿回去吃。”

    “那你快点,一会儿就凉了……”

    “好,我这就看看,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先走。”

    余秋说了一个“好”字,电话就挂断了。

    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她的眼睛只是机械的、直勾勾的盯着那扇楼门。

    .

    一个小时后,楼门开了,林新的西服搭在左臂上,身上的衬衫没有刚进去时平整。

    身后跟出来一个小姑娘,20岁的年纪,在余秋看来应该叫她小姑娘吧!她穿的很随意,居家的睡衣,粉粉的带些白色蕾丝花边。小姑娘没有浓妆艳抹,头发也只是扎个马尾,简简单单,却那么青春俏皮,配上这花样的年纪,怎能不美呢?她的眼睛大大的,朱唇带笑,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活泼欢愉的小鹿。她将垃圾袋投入箱后,跑着扑入男人的怀中。

    林新抱着怀中的人,他脸上的笑容映在阳光下,是那般的灿烂生辉,满是宠溺的捏捏她脸颊,对她耳语叮嘱些什么。女孩乖巧的点头答应,又细心的为她整理一下衬衫。

    显而易见,两个人在一起很开心,所以才会有那样绚烂的笑容。

    .

    可是下一刻,林新的笑容僵在脸上,僵到崩裂。余秋不知自己的两条腿是如何从车上下来的,她没什么知觉,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丈夫搂着别的女人。脑中轰鸣,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爆棚,她却不知该如何宣泄?

    她不会骂人,也不会打人,更不会像泼妇一样爆疯。骨子里的教养如同枷锁,把她锁死了,没留下钥匙。曾经的优点成就如今的“废物”,可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铺天盖地的愤懑,逼的她颤抖不停,仿佛穿着单衣站在三九严寒中,冻得快死了,想喊声救命,却发现自己根本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只剩致命的无助和无奈……

    “秋秋!秋秋!你别走……”

    林新以时速800向这边奔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倒车镜里,余秋看到他的手上都是血,是刚才关车门时夹伤了他。不过不用担心,那女孩已跑过去捧着他流血的手,嘘寒问暖。

    林新什么也顾不得了,血乎乎的手掏出钥匙,驱车追赶。但茫茫人海,车子钻入龙流中就找不到了。

    .

    整整两日,余秋的电话打不通,能找的地方找遍了,都没有。48小时内不能立案,林新无计可施。

    余秋父母去世后,她得过轻度抑郁症,万一她想不开自杀,万一她精神恍惚出了车祸……

    姐弟恋是一场豪赌余秋方景宇 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