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整版免费阅读萧浔汐禾小说结局

    发布时间:2022-05-14 19:38:31    萧浔汐禾by:萧浔    来源:ZH

    小说简介:让人唏嘘的言情小说《萧浔汐禾》给大家整理好了,萧浔 笔下刻画的人物萧浔汐禾非常之真实,小说感染力很强,具体内容试读:三无后为大,她总是不忍心他没有后代的。 苗疆圣女,必须终身纯洁,侍奉巫神。 所以汐禾从小就泡着毒虫毒...

    完整版免费阅读萧浔汐禾小说结局

    小说《萧浔汐禾》是作者萧浔的最新佳作,主角是萧浔汐禾。

     十年夫妻,实在可笑。

    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他放弃了她。

    “侯爷,夫人生铲时血崩,您…您要保孩子还是夫人…”

    他沉默许久开口:“保小。”她眼前天旋地转,只剩了那一句,保小,振聋发聩。

    巨大的疼痛穿过心口,甚至痛过生子之痛。

    “圣女,你怎么这么傻,为了给这么个男人生孩子,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汐禾苦笑一声,眼中酸涩。

    中原男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总是不忍心他没有后代的。

    苗疆圣女,必须终身纯洁,侍奉巫神。

    所以汐禾从小就泡着毒虫毒草炼制的药浴长大,早就不能育子。

    嫁给萧浔这十年,她阅尽医书,才终于找到法子让自己怀孕。

    只是孩子生下以后,她最多也只能再活一年

    了。

    可他一年都等不了,就要纳妾。

    原来一辈子太长,若是一辈子守着这木头一样的人,实在是腻到乏味。

    可如今不过才过了十年,难道他所说的一生一世就是十年吗?

    郎心易改,新欢在侧,十年旧爱,终归置若敝履。

    “你说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现在是不作数了吗?”

    人和人真是数不清的劫数,说爱的是他,说一辈子的是他,如今变心了也是他。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不曾想,她现在也是其一。

    “阿浔。”

    听到这个称呼,萧浔身体一僵,忽然心乱如麻。

    汐禾忽然剧烈咳嗽起来,一丝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溢出。

    萧浔心中大惊,不由上前两步,可想起体内的情蛊,他又收紧了五指,生生顿在原地。

    他正纠结,却听她说:“十年夫妻,今日,我们便到这为止了吧。”

    萧浔一懵,直接愣在原地。

    十年夫妻,到此为止。

    无意识的咀嚼着这几个字,萧浔心里猝然一痛。

    宁远侯府。

    芷兰居里,稳婆,丫鬟忙作一团。

    已经痛了一整天,汐禾到现在连呻吟都变得微弱,可肚里的孩子还没生下来。

    稳婆从房里慌忙跑出来,给站在房间外的男人磕头:“侯爷,夫人生产时血崩,您……您要保孩子还是夫人……”

    一道闪电划过阴沉的天,大雨随着轰鸣的雷声瓢泼而下。

    萧浔负手而立,看着屋檐上连绵不断掉下的雨线,漆黑的眼眸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里面那个女人陪了他十年了……

    淅淅沥沥的雨水溅在萧浔脚边,他沉默许久,终于开口:“保小。”

    两个字,穿过厚厚的门帘,清清楚楚的地落在几乎昏迷的汐禾耳畔。

    她眼前天旋地转,只剩了那一句,保小,振聋发聩。

    巨大的疼痛穿过心口,甚至痛过生子之痛。

    她恨不得刚才她是晕过去的,也许就听不见这样的话!

    丫鬟汐心在一旁瞬间红了眼,终于下定决心。

    趁着稳婆还未回来,她割开手腕,竟从伤口处逼出一只淡金色胖乎乎的虫子!

    接着,她用自己的血将虫融化。

    汐禾见此,大吃一惊,想开口阻止却嘶哑地说不出一句话,只能虚弱地摇头。

    汐心将她扶起来,强行将那碗变得无色的水喂给她:“小姐,快喝下去。”

    喝下那碗水,汐禾惨白的脸上竟急速恢复了一丝血色。

    她死死揪住床单,用尽全身力气!

    耳边迷迷糊糊听见孩子嘹亮的哭声,她缓缓闭上眼,陷入一片黑暗混沌。

    ……

    雨已经停住,屋檐上的雨滴落在青石砖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汐禾悠悠转醒,屋内的烛火摇曳着将房里的影子拉长,无端显得寂寥。

    床边,汐心趴在这里守着她,已经睡着了。

    可是萧浔依旧是不在。

    月色清冷地洒过窗沿,所有的孤寂冰冷在夜里拉长,最后化作汐禾嘴角的苦笑。

    从前,但凡她有一点头疼脑热,萧浔都会陪在她身边,比任何人都着急。

    可是现在,她为他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圈,也看不到他的人影。

    人是会变的,可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汐禾撑着床坐起来,浑身一瞬疼得直冒冷汗。

    轻微的动静一下吵醒了汐心,汐心见她如此,脸上一急,忙扶住她:“小姐,您刚生完孩子,不宜多动。”

    汐禾轻轻握住她的手,掀开她的衣袖。

    见到那已被包扎好的伤口,她心中一痛:“你怎能将本命蛊舍掉喂我?没了它,你会武功全失,身子比常人还要虚弱!”

    汐心却笑得开心,拉下衣袖:“我是圣女的护卫,本就是为了你而生的,当时情况危急,我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看着她纯真的笑,汐禾鼻头一酸。

    其实……她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了,这件事,汐心是知道的,可她还要这样傻。

    苗疆圣女,必须终身纯洁,侍奉巫神。

    所以汐禾从小就泡着毒虫毒草炼制的药浴长大,早就不能育子。

    嫁给萧浔这十年,她阅尽医书,才终于找到法子让自己怀孕。

    只是孩子生下以后,她最多也只能再活一年了。

    汐禾敛去眼中凄然,忽然想起来问汐心:“孩子呢?”

    汐心起身,将孩子的摇篮轻轻拉近了些到床边:“正睡着呢,是个小女伢。”

    孩子的小脸鼓着,脸红彤彤的,看着她的一瞬,汐禾心都软了。

    她轻轻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头发,想了想,解开襁褓,给孩子体内种下一条本命蛊。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汐禾忙拉好孩子襁褓,门就被人打开,屋子里窜进一股冷风,让她不由打了个寒战。

    “汐心,你下去休息吧。”她压低了声音,嗓子有些嘶哑。

    汐心犹豫再三,才退出房间。

    汐禾抬眼看着萧浔,灰暗的眼眸里亮起一丝微光,她都要记不清楚萧浔有多久没有来过她这里了。

    本该是最亲密无间的夫妻,却不知何时变得比陌路人还陌生。

    汐禾的脸色平寂如水,规矩地行了个礼:“侯爷。”

    说完这句,她便不再开口。

    静默中,本打算忘得彻底的那句“保小”又不断的在她的脑中回响,汐禾的眼神又幽幽暗了下去,原本涌起的一点点欢欣变得灰冷。

    十年夫妻,实在可笑。

    萧浔俊美无俦的脸上面无表情,他看着汐禾苍白的脸色,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

    可她说了一句侯爷后便再也没有下句,他心里便又涌起一阵烦闷。

    她规矩,可着实寡淡无味到了极致,看了十年,着实已经到了厌倦的程度了。

    他负手而立,语气淡淡道:“我要纳妾。”

    萧浔汐禾萧浔汐禾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