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芝裴珩by圣僧 32548525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2-05-14 20:44:01    32548525by:圣僧    来源:mp

    小说简介:32548525宁芝裴珩 火爆全网,热血言情小说《32548525宁芝裴珩》已完结,主角是宁芝裴珩,32548525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o; 野种、毒妇,这样的字眼扎在心上。 宁芝不敢辩驳,好一会才用蚊子般声音说:“阿,阿满&...

    宁芝裴珩by圣僧 32548525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32548525》是作者圣僧的最新佳作,主角是宁芝裴珩。

    宁芝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一把将阿满拉到身后,满是小心的护着。

    眼里透着些惊恐:“大人,你,阿满,不要……”

    “呵!怕了?”裴珩看出她的心思,冷笑:“放心,不管你如何歹毒,本官还不屑对个孩子动手!”

    “是……是民妇造次了……”宁芝搂着儿子,脸皮发烫。

    裴珩脸上嫌弃更浓:“本官好奇,这孩子的爹究竟是谁?能让你这种毒妇这么在意。”

    野种、毒妇,这样的字眼扎在心上。

    宁芝不敢辩驳,好一会才用蚊子般声音说:“阿,阿满……不是没人要的孩子……”

    没有想象中的冷嘲热讽,回答她的只有一片死寂。

    她这才发现裴珩死死盯着她的身后。

    下意识回头,原来刚才跑的急,未穿鞋袜,不知何时割破了脚,血脚印洒了一路。

    “宁芝,不要再博同情,本官厌恶至极!”裴珩的眸色仿佛沁出血来。

    宁芝搓着衣角不作声,时至今日,她早就明白,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听。

    等裴珩愤然而去,她才心焦的一把拉过阿满,仔细查看:“阿满,你没事吧?”

    阿满摇摇头:“娘,那个人就是爹爹吗?”

    宁芝张了张嘴,看着早就找不到的背景,最终只是揉了揉他的头,牵着他往回走。

    阿满很乖,没有再问,走出一段路。

    忽然开口:“娘,那个人刚刚问我读了什么书,他说他像我这么大的时候还不识字,是得人恩惠才有幸识字。”

    宁芝一愣,又回到从前,裴珩那时还是个穷小子。

    是她一笔一画,教他写下自己的名字。

    他说,她是他的恩师,要用一辈子报答她。   想到这,宁芝赶紧摇了摇头,世人皆知,裴珩曾得几位当世大儒授业。

    她算个什么东西?敢称他的恩师?

    “阿满,这话不许再提!”

    宁芝急呵,免得叫人听见,以为他们母子挟恩图报。

    她没奢望裴珩会认阿满,只要阿满有个容身之处,她就能闭眼了。

    活着真累啊……

    第4章

    回了隆房。

    因脚上流了太多血,宁芝感觉身子虚的发颤。

    这些年五感退化,除了寒毒时能感到疼,外伤不太有知觉,可血流多了仍觉生命被抽离。

    她蜷在床上小歇了一会,可深宅大院,早晚不得闲。

    刚寅时,前院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宁芝掐着指头算了算,今天是吉日,应该是宫里送来大婚的婚庆吉物。

    裴珩婚期近了!

    心又被揪了一下,可她还是披上衣服起身去帮衬,免得让人说耍滑偷懒。

    刚出去,就碰见李婆子找过来。

    “你在这正好。”李婆子撇嘴:“你走大运了,主子爷说了,让你家小子去书房伺候。”

    “什么?”宁芝没反应过来。

    “还能是什么?几世修来的福哦,能去主子爷书房伺候。”

    宁芝这才反应过来,裴珩是庆龙二十三的状元,跟在他身边熏着,比请十个师父都管用。

    她不明白,裴珩为什么忽然开了这样的天恩?

    来不及细想,宁芝连声道谢。

    李婆子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个荷包:“你这脚坏成这样,少四处乱跑,没得叫人以为我们裴府苛待下人。喏,我这正巧有些锅底灰,拿去敷一敷。”

    宁芝还沉溺在喜悦之中,有些疑惑李婆子怎么知道她脚坏了?还随身带着锅底灰?

    刚要问,李婆子嫌这晦气,已经走出老远。

    宁芝虽嗅觉也退化,仍闻到一股药香,加了艾草,专门止血用的。

    这东西夏日山上有,冬日得花真金白银去药材铺买。

    裴府已经奢华到用这个当柴烧?

    怎就偏这样巧?

    宁芝不敢往深里想,稍一想心底某个地方就被拨动。

    阿满被送去前院,每日天黑才回,母子两说不上几句话,可宁芝却无比的欣慰。

    梦里又回年少时,岁月正好,他说一辈子。

    “呸呸呸!”

    梦中惊醒,宁芝连呸几声,裴珩重义,大黄村出来的后生个个都提携。

    他一定是看在同村之谊的份上。

    可不管因为什么,她还是想谢一谢。

    扒拉着随身带来的包袱,仅有几块布头,连个大件都做不了。

    早些年裴珩的鞋袜倒是她亲手做,彼时年幼,每一双袜子都要绣个‘芝’字,打上她的烙印。

    可如今他是天家的姑爷,她没资格再送贴身的东西。

    宁芝想了想,拆了唯一的夹袄,把里头棉絮全部掏了出来,做了个厚厚的手捂子。

    她原也感觉不到冷热,这袄子穿不穿也就是个摆设。

    可拿笔的手冻不得!

    当真要将手捂子送给他时,宁芝又没了勇气,绕着花园走了几圈,就是不敢去书房。

    直到听人说,宫里有大事,裴珩这几日都入夜才回。

    这才鼓足勇气,想把手捂子偷偷放下。

    刚进院子。

    就看见阿满站在雪地里悬肘推一个小石磨,这小石磨比大石磨累人,得时刻悬着膀子不能放下。

    一日干下来,大人都哆嗦的拿不起筷子。

    不光如此,裴珩的小厮来旺在旁边看管,只要阿满微一停手,直接就抽一柳条。

    偏不许阿满喊疼,若出声,只抽得更重。

    “啪、啪、啪……”

    谁说五感退化,外伤没知觉?

    宁芝感觉每一下都抽在她身上,火辣辣的……

    仅有的欢喜,碎了一地……

    来生不复见……

    32548525宁芝裴珩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