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362514全文免费阅读(夏唯江之舟) 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2-05-14 21:48:26    54362514by:顾凉西    来源:mp

    小说简介:新书推荐,《54362514》是顾凉西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唯江之舟,内容主要讲述:伞,送男人进了别墅。 冰凉的雨水浇打在身上,却抵不住心里的寒。 江之舟,三十岁,江家当家人,跺一跺脚北城的天都要变一...

    54362514全文免费阅读(夏唯江之舟) 完结版

    小说《54362514》是作者顾凉西的最新佳作,主角是夏唯江之舟。

      第一章 美梦的开始

     

    北城的春,大雨倾盆。

    江家别墅外。

    夏唯给刚下车的男人撑着伞,自己则被雨淋着,满身湿漉。

    而江之舟瞧见她,黑冷的眸里充斥着厌烦:“别挡路。”

    话音刚落,就有下人一把拽开夏唯,夺过她手中的伞,送男人进了别墅。

    冰凉的雨水浇打在身上,却抵不住心里的寒。

    江之舟,三十岁,江家当家人,跺一跺脚北城的天都要变一变的大人物。

    也是夏唯结婚三年的丈夫。

    只是他不爱她!

    想到这儿,夏唯眸间染上层悲哀,却还是压下翻涌的情绪,走进了别墅。

    客厅内,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用电脑处理工作。

    夏唯看着自己满身的雨水,停在地毯边不敢再上前:“三爷,今天留下来吃饭吗?”

    江之舟却连眼神都没分给她,继续忙自己的事。

    三年来,夏唯几乎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漠视。

    她和江之舟相识十年,在三年前结婚,也成为了北城富豪茶余饭后的谈资。

    按下人的话说,她这个贫民窟长大的下等人能被夏家收养,嫁给江之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忍受着周围下人投来的嘲讽目光,夏唯撑着笑再度开口:

    “三爷,我做了些桃花烙,您尝尝。”

    说完,她去厨房将糕点拿来,小心翼翼的捧到江之舟面前。

    她永远记得十年前自己刚被带到夏家倍受冷落时,大她五岁的江之舟走到面前说:

    “吃些甜点,吃多了,心就不苦了。”

    少年的温柔让人动心,于是眼已过了十年。

    夏唯不知道那份温柔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却固执的守望,等待。

    “脏死了。”

    江之舟抬手将眼前盘子挥开,满是嫌恶,“以后没事别靠近我。”

    盘子掉在地毯上没碎,只是被压在下面的糕点已经沾满了灰,不成样子。

    夏唯心里压不住的委屈。

    她想说自己不脏,可看着脚边滴落的泥水和满身的狼狈,又无从辩解。

    最后,压抑的情绪占了上风,夏唯忍不住说:“我真的想做一个好妻子。”

    孰料,江之舟却是讥讽反问:“你配吗?”

    说完,他起身朝外走。

    看着他修长的背影,夏唯嗓音一窒,鬼使神差的转头看向墙上的时钟。

    从江之舟进门到现在离开,刚好五分钟。

    结婚三年,除了每月一次的留宿,他在这儿停留的时间永远都只有五分钟!

    鲜红的定时与男人的警告在脑海闪映

    夏唯终还是冲出了门,颤抖的手轻轻拽住男人干洁的衣袖。

    “今晚还回来吗?”

    这话意味着什么,两人都心知肚明。

    江之舟垂眸瞥了眼,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看来每月一次都满足不了你!也难怪,要不然三年前你怎么会做出那种让人恶心的事!”

    话落,他径直坐上车离去。

    夏唯站在原地,面色苍白。

    三年前那场错误,是江之舟嫌恶,恨不得就此抹灭的一场噩梦。

    可对她来说,却是所有美梦的开始!

    第二章 由不得你

    林肯车影消失在路尽头。

    夏唯鼻间忍不住的泛酸,当年那件事她不止一次想解释,可江之舟从来不听。

    忽然,铃声响起。

    夏唯掏出手机就看到上面的备注:“夏夫人”,她的养母。

    她手一颤,如遇洪水猛兽,迟疑了很久才接起。

    那头的女声优雅如歌:“回来夏家一趟,我找你有事。”

    “我……能不能不回去?”

    夏唯想到曾经在夏家遭遇的打骂与嫌弃,浑身忍不住发抖。

    可电话那头,夏夫人只说:“半个小时见不到你,后果你清楚!”

    就挂断了电话。

    夏唯无力反抗,只能去找到管家:

    “今天不用做我的晚饭,我母亲叫我回夏家一趟。晚上我会回来,请在客厅留盏灯。”

    管家态度冷漠到不像对待女主人:“嗯。”

    夏唯习以为常,毕竟连江之舟都不把她当妻子,又怎么能要求别人尊重自己!

    换了身干洁的衣服,出门前往夏家,可到时还是晚了。

    客厅内,夏夫人靠在贵妃椅上,年近五十的脸上瞧不见一点皱纹。

    身边,夏知瑶挨着她坐着,好一副母慈女孝。

    可当瞧见夏唯时,母女两人脸上的笑霎时消失。

    夏夫人睨了她一眼:“晚了两分钟,罚跪二十分钟。”

    夏唯捏着包的手微紧,试图挣扎:“江家和夏家隔着整座北城,我已经很快了……”

    可她话还没完,引路的下人直接一脚踹到夏唯腿弯处。

    大力使她站不稳,摔跪在地!

    膝盖磕在地砖上,泛着刺痛。

    夏唯眼眶发烫,却还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夏夫人声音尖锐:“嫁过去三年,连夏家的规矩都忘了?!”

    说是夏家的规矩,根本就是针对她设立的,这些年来被罚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人!

    夏唯在心里想着,却不敢说出口,否则等着她的就会是更凶狠的责罚!

    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夏知瑶挽着她妈的手,娇声说:

    “妈,你和一个小贱人生什么气啊,别忘了正事儿!”

    闻言,夏唯一愣。

    紧接着,夏夫人的声音再度响起,是夏唯从没体会过的温柔:“瑶瑶放心,妈不会忘。”

    说完,她看向跪在那儿垂眸不语的夏唯,眼中一片厌恶:

    “你晚上回去就和江之舟提离婚,这是离婚协议。”

    一沓A4纸“啪”的打在脸上,订书钉在脸上划下一道血痕。

    夏唯却感受不到疼,眼里只有白纸上那黑色的大字:离婚协议!

    她顾不上心里的惧怕,直接拒绝:“我不离婚!”

    夏夫人脸色难看,她安抚着身旁不高兴的夏知瑶,起身走到夏唯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这件事已经定了,由不得你!”

    春夜冷风刺骨。

    被罚跪一下午的夏唯,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江家。

    浴室里,滚烫的水浇在身上,火辣的疼。

    很久,她才出来,却不想瞧见刚走进来的江之舟。

    四目相对,男人眼里满是冷凝,瞬间褪尽了身上的热气。

    夏夫人逼迫离婚的话依旧回响在耳畔。

    再一次,夏唯鼓起了勇气,提起三年前的旧事:“三年前设计你的人,不是我!”

    她想挽救他们的婚姻,却也知道自己对抗不过夏夫人,只能求助江之舟!

    江之舟声音冷凉:“我知道,所以呢。”

    第三章 如愿

    夏唯怔怔看着江之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他竟然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闻言,江之舟皱了皱眉:“你让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没用的?”

    夏唯大脑一片空白。

    是没用的,对于江之舟来说无论娶谁他都不在乎。

    可不该是这样的!

    夏唯呼吸微促,压着喉咙的哽咽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哪怕他说是最近查出来的,她也能接受。

    可男人不屑说谎:“从一开始。”

    夏唯耳畔一阵轰鸣,第一次,她觉得眼前这个人好陌生。

    夏唯一直以为这三年江之舟对她的所有冷漠,所有憎恶都源于当年那场阴差阳错。

    这也成了她一直坚持下去的勇气。

    可现在,江之舟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砸碎了她的梦。

    强忍着眼泪,夏唯哑声开口:“你既然一直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江之舟却没了耐心:“你没别的事就出去,我要休息。”

    夏唯没动,结婚三年,每月一次的亲密后,他都会将她赶出去,从不留她过夜。

    甚至有过那么一瞬间,夏唯觉得自己不是江之舟的妻子,而是他养在身边召之来,挥之去的宠物!

    以往,她会听话乖乖的离开。

    但此刻,夏唯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再度开口:“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娶我?”

    她掐着心里最后一点希冀问着,夏唯一直觉得江之舟会娶自己,也还是有真心在的。

    可惜,江之舟面无表情:“是你要嫁。”

    话落,果断甩门而去。

    世界好像一下子静止了。

    整整一夜,夏唯脑海内就只剩男人那句冰冷的话。

    第二天,朝阳熹微。

    床头柜上手机振动的声响惊动了呆坐一夜的夏唯。

    上面,夏夫人三个字不断闪烁着。

    夏唯迟疑着接起,就听见那头问:“我交代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夏唯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沉默。

    电话那头,夏夫人好像明白了什么:“明天你过来夏家一趟。”

    话落,就挂断了电话。

    夏唯看着提醒“通话结束”的页面,呼吸微窒。

    而此时,夏家别墅里。

    夏知瑶看着面色不善的老妈,迫不及待问:“妈,她怎么说的?”

    想到刚刚夏唯的沉默,夏夫人有些烦躁。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她开口问:“你确定要嫁给江之舟?”

    夏知瑶没有丝毫犹豫:“是,要不是她坏事,我三年前就能嫁给江之舟!妈,我都等了三年了,不想再等了!”

    夏夫人想了很久才说:“我知道了,只要你听话,妈会让你如愿。”

    是以,当第二天夏唯刚来到夏家,就直接被人带上了二楼她曾经的卧室。

    夏夫人正站在门口。

    夏唯迟疑了下走上前:“母亲。”

    夏夫人看了她一眼:“从你走后,这间屋子我一直让人留着,我其实一直把你当女儿,只是人心难免偏颇,瑶瑶还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应该会理解。”

    “所以我希望你能回来,和江之舟离婚。”

    提到这件事,夏唯抿了抿唇:“抱歉,我不能答应您。”

    这话一出,气氛明显变的紧绷。

    夏夫人叹了口气:“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执拗的性子,我本来不想这么粗鲁的。”

    夏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伸来,捂住了她的嘴。

    第四章 我不配

    北城的春,风声萧瑟。

    夏唯再醒来时,眼前一切都陌生至极。

    挂着蛛网的窗,满是灰尘的水泥地,还有乱七八糟堆在地上的机器……

    显然,她已经不在夏家了。

    这时,铁锈的大门被打开,一道熟悉的人影走进来。

    夏夫人一身高定旗袍,一贯的优雅,也与这地方不符。

    看着被绑在椅子上,已经醒过来却没挣扎的夏唯:

    “我好好说的时候你不听,现在学乖了?”

    夏唯脑袋还有些发昏,强撑着清明问:“为什么?”

    她不明白夏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要收养自己的人是她,现在对自己动手的人还是她!

    夏夫人也不遮掩:“因为江之舟的妻子只能是瑶瑶。”

    听到这儿,夏唯怔愣了瞬,她从来不知道夏知瑶竟也喜欢江之舟!

    看着她震惊的神色,夏夫人继续开口:

    “早知道江之舟不会怪罪设计他的事,当年嫁过去的人就该是瑶瑶,而不是你。”

    闻言,夏唯说不出话,也终于明白,原来这三年来的所有一切竟然是一场早就布好的局。

    如果江之舟计较当年的事,那她就是夏知瑶的替死鬼!

    夏夫人真的从来没有在乎过她!

    想到这儿,夏唯有些难受:“你这么讨厌我,当年为什么还要收养我?”

    刚来到夏家时,她想过要好好学习报答夏家人。

    可日复一日的忽视,冷眼,让她不再讨好,不再多言,乖巧的做一个写着“夏家养女”的木偶,任他们摆布。

    唯一一件出格的事就是喜欢上江之舟,三年前救了他!

    闻言,夏夫人眼神带着些悲伤和奇异:

    “你该怨你自己,明明长得这么像,却不是我的孩子。”

    但很快,她就将情绪收敛:“我再问你一次,同不同意离婚?”

    夏唯抿唇不语。

    夏夫人叹了口气:“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做一个坏人呢?”

      随后她拨出个电话,不久,一个男人走进来。

    夏夫人看了他一眼,对夏唯说:“这是你不听话的惩罚。”

    不远处,男人将相机架起,然后朝夏唯走来。

    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男人,夏唯终于明白夏夫人话中的意思。

    “不要,母亲,不要这样对我!”夏唯嘶喊着,拼命后退,想要逃离。

    绑手的麻绳嵌进血肉,她却不觉,依旧用力挣扎着,希望能挣脱。

    可却无用,只能看着男人的手一点点靠近。

    绝望袭来,夏唯哀求着:“别碰我,不要!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母亲,我听话我听话,你放过我,你让他停下好不好,我求求你!”

    “母亲——!”

    可夏夫人离开的脚步没有半分停留,男人的动作也没有半分的迟疑。

    霎时间,仓库里就只剩下女人的哭喊求救声……

    半个小时后。

    夏夫人重新出现在仓库,接过男人递来的相机翻看着里面的照片。

    最后走到夏唯面前,抬手将她凌乱的发挽到耳后:“现在可以乖乖听话了吧?”

    夏唯躺在地上,眼里一片空洞。

    而此时,江家别墅。

    江之舟站在空无一人的客厅,没料到那女人今天竟然没等他回来!

    窗外春雨绵绵。

    他看的心烦,刚要上楼,别墅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江之舟回头就瞧见夏唯站在门口,面色苍白,满身湿漉。

    江之舟瞧着她脚下聚积的水渍和她身上的狼狈,不悦叱责:

    “你这幅样子配做江家女主人吗?”

    夏唯张了张嘴,神情木讷:“我不配。”

    江之舟闻言有些诧异,但没表露。

    而夏唯瞟过屋外停着的宝马车,以及车里拿着照片的夏夫人。

    几乎将唇瓣咬出血来,逼出了一句:“江之舟,我们离婚吧!”

    第五章 情种

    江之舟眼底情绪晦暗不明,之后径直转身上了二楼。

    夏唯不明白他的反应是什么意思,迫使自己跟了上去。

    二楼书房。

    夏唯走进去,只见江之舟站在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上面印着几个黑体大字——离婚协议!

    他将其扔到夏唯怀里:“签字。”

    夏唯机械般的打开,一页页翻过,就看到最后一页上江之舟早已签好的名字。

    而上面的时间,定格在三年前!

    那一刻,夏唯只觉得眼前发黑。

    而江之舟见她没有动作,开口催促:“签字。”

    夏唯眼睫一颤,抬头看向他。

    所以从三年前刚结婚时,他就想好了要离婚!

    夏唯攥着离婚协议的手微抖,突然想问一句:“如果我说提离婚的人不是我,你会信吗?”

    书房寂静了一瞬。

    随即响起男人冰冷的声音:“不信。”

    江之舟不耐发问:“你的把戏还要耍到什么时候?”

    夏唯语噎,她想要解释,想要说这一切都不是她做的。

    可他刚刚那毫不犹豫的“不信”,让她无法开口。

    她鼻间发酸,连带着眼眶也发烫:“你为什么就不能信我一次呢?”

    江之舟面无表情:“不能。”

    夏唯身子一僵,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爱了他十年,做了他三年妻子,却连一点点信任都得不到。

    她知道对自己来说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听夏夫人的话,签了离婚协议,离开北城苟活一生。

    可只要一看到江之舟,她就做不到。

    想到这儿,夏唯横下了心,扑通一声跪在江之舟身前。

    颤巍巍的手轻拽着他裤腿,她哭声哀求:“三爷,你救救我好不好?”

    她将夏夫人对自己做的一切尽数告知,希望江之舟能帮帮她,也明白她的真心。

    而江之舟看着她手腕上红肿破烂的伤痕,直接抬迈腿将裤脚抽回。

    看着因跪不稳倒在地上的女人,他眼露厌恶:“装模作样!既然舍不得江家女主人的身份,就别再做多余的事,这是最后一次。”

    扔下这句话,他大步离开。

    夏唯跌坐在地上,心里酸涩蔓延,一滴泪顺着眼角滑下。

    但只是一刻,她便深吸了口气,将所有的脆弱掩下。

    夏夫人还在外面,她甚至不敢去想之后自己会经历什么。

    想到这儿,夏唯目光落到手中那份江之舟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上,细心将它折好收起。

    然后将衣袖拽了下去,遮盖住那些不堪,起身走了出去。

    别墅外春风阵阵。

    夏唯出来时,就看到夏夫人已经从车上下来。

    瞧见她,夏夫人走上前:“离婚协议签好了?”

    夏唯摇了摇头:“我没签。”

    夏夫人脸色一变,第一次维持不住优雅姿态,抬手就是一巴掌。

    清脆的掌掴声在寂静中格外刺耳。

    夏唯偏着头,脸颊上一道鲜明的巴掌印,一阵阵泛着刺痛。

    紧接着,夏夫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还真是个情种,为了江之舟连名声都不要了!可你说如果你的照片被曝光,他还会让你待在江家女主人这个位置上吗?”

    夏唯一怔,身子止不住的发僵:“不……”

    夏夫人却不顾,直接拨出了一通电话:“我给你的那些照片,发吧!”

    第六章 瞒天过海

    照片事件发酵,一夜间传遍北城。

    紧接着第二天,夏家就召开了发布会,公布了“夏唯正式从夏家除名,与夏家再无关系!”一事。

    江家别墅内。

    夏唯坐在沙发上,耳边传来江家下人的议论:“你说她还能在这儿待几天?”

    “谁知道呢?被夏家出名,还发生这种丑事,估计就这两天三爷就该和她离婚了!”

    “快离吧,三爷那么优秀的人,也是她这钟人配得上的?也不照照镜子,还做出那种事儿来,还真以为自己能攀上江家的高枝儿呢!”

    ……

    她们声音不低,就像是故意说给夏唯听的。

    而她除了听着,也做不了什么。

    掌中手机屏幕停留在江之舟的联系界面,从昨天离开之后,他没有半点消息。

    想给他打电话的冲动被再三压抑。

    其实她也在怕,她不知道出了这些事江之舟会怎么做!

    这时,四周突然寂静。

    夏唯抬头,就看到管家走到他面前,语气疏离:“夏小姐来了。”

    夏唯一愣,夏知瑶怎么会主动来找她?

    疑惑在心里蔓延,她对管家说了句:“谢谢。”

    便起身往外走去。

    江之舟不喜欢外人进来,她也不想夏知瑶踏足。

    别墅外,一身高定的夏知瑶半倚着红色跑车,正打电话说着什么。

    瞧见夏唯,就将电话挂断走了过来:

    “和江之舟离婚,我会说服我妈替你摆平现在这些舆论,还可以让你回到夏家。”

    夏唯不知道,夏知瑶是怎么做到以一个慈悲者的姿态来说这些。

    如果不是她,夏夫人也不会这么对自己。

    夏唯一字一顿:“我不会离婚。”

    诡异的,夏知瑶竟没生气:“你确定吗?”

    夏唯心里莫名有些不安,但还是说:“确定。”

    夏知瑶眼露可怜:“为了江之舟不惜和夏家为敌,但你觉得他也会这么维护你吗?”

    “不过其实我很庆幸你这么蠢。”

    迎着她的怪异目光,夏唯嗓音发窒:“你想说什么?”

    夏知瑶笑了笑:“你知道当年我妈为什么要收养你吗?因为你就是我的亲姐姐!只是当初在做亲子鉴定时,我做了些手脚,将你的样本换成了别人的。”

    夏唯震惊在原地。

    夏知瑶继续开口,说出来的话如雷炸响在她耳畔。

    “你知道我是怎么瞒过我妈的吗……是江之舟帮了我。”

    “不可能!”夏唯下意识反驳。

    夏知瑶讥讽一笑:“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

    说完,她抬头看了眼阴沉的天:

    “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我劝你一句,离婚未尝不是个好选择。”

    话落,夏知瑶上车离去。

    马达声渐远,取而代之的是春雷,以及倾盆而落的春雨!

    冰凉的水浇打在身上,夏唯脑海里却只有夏知瑶的话。

    她是夏家的亲生女儿,江之舟帮夏知瑶隐瞒了这件事……

    夏唯不敢相信,却又找不到夏知瑶欺骗自己的理由!

    杂乱的思绪在脑海内交缠,她忍受不了,掏出手机就给江之舟打电话。

    可一遍又一遍,都以被挂断告终。

    雨水冰冷却抵不过心里的寒。

    夏唯转身朝或江氏集团大楼跑去,她知道江之舟在那儿,她想去找他问个究竟!

    而此时,江氏集团大楼总裁办。

    江之舟握着手机,屏幕上是刚刚拒接的第十二个来电。

    上面的备注简单明了:“那女人。”

    随手将手机扔在一旁,江之舟继续批阅着文件。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紧接着,办公室的门被一把推开。

    江之舟抬头就看到满身湿漉,狼狈不已的夏唯站在门口。

    他皱了皱眉,刚要说话。

    却听夏唯问:“你早就知道我就是夏家当年走失的女儿,对吗?”

    第七章 照片

    江之舟没回,反倒是问:“你不如先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话落,一沓照片如雪花般砸向夏唯。

    夏唯僵硬在原地,被再次拉回那场噩梦中,连动作都不能。

    那些露骨的,不堪的照片一张张落在地上,戳进眼里。

    紧接着,江之舟冷凝的声音响起:“你真脏!”

    男人如刀的目光割剐着心,眼泪倏然滑落。

    夏唯缓缓蹲下身,颤抖着手将照片一张张捡起,哑声否认:“我没有。”

    “我和你说过的,是夏夫人为了逼我离婚绑了我拍下这些,照片也是她放出来的。”

    夏唯依旧重复着曾经说过的真相,声音哽咽。

    江之舟的眼里没有半点动容:“满口谎言。”

    夏唯只觉心像被割裂开一样,声音止不住发颤:

    “在你心里,我真的就不值得信任吗?”

    江之舟没有丝毫迟疑:“不值得。”

    夏唯声音一窒,连呼吸都变得迟缓。

    除了三年前那场他早就知道的真相,她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事能自己和江之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一直在心里叫嚣的疑惑,终于在此刻破土而出。

    夏唯哑声发问:“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江之舟却不再回答:“今晚前搬出江家,我不想看到你。”

    话落,手指按下呼叫器。

    紧接着,助理走进来:“三爷。”

    江之舟应了声,朝呆站在一旁的夏唯扬了扬下颚:

    “把她带出去,以后闲杂人等不准再放进来!”

    助理看着满身狼狈的夏唯,眼露怜悯。

    但还是走上前:“夏小姐,请吧。”

    夏唯眼神里一片哀色,目光从面前的助理慢慢移到江之舟身上。

    男人已经低头继续处理公事,根本不在意她的存在。

    夏唯心揪着般的痛,在助理的再一次催促下,转身朝办公室外走着。

    就在快要出门的那一刻,她回头看向江之舟:“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江之舟抬头看来。

    夏唯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夏家当年走失的女儿?”

    江之舟直接回答:“对。”

    闻言,夏唯心一颤:“为什么?”

    江之舟声音冷凝:“夏家有一个女儿就够了,你只能是养女。”

    像是彻底坠入了冰窖,夏唯也终于明白,江之舟做这一切原来是为了夏知瑶!

    她再没办法停留,浑噩走了出去。

    春雨来的急,走的也快。

      天上乌云散去,阳光透过云层照下来暖洋洋的。

    可夏唯的心里却蒙着一层阴霾。

    夏唯仰头望着高耸入云的大楼,好久,才垂眸看向手里那些印满了自己狼狈不堪模样的照片,手越攥越紧。

    最后一张一张撕碎扔进了垃圾桶,就好像这样便能抹灭那件事的发生!

    一旁安保人员紧盯着她,像在防备小偷,路边行人影影绰绰的谈论声也不断涌来。

    夏唯再受不住,打车朝江家回去。

    可不想刚下车到门口,就看到她原本放在屋子里的东西尽数被扔了出来,杂乱的堆在地上!

    第八章 不该存在

    江家大门紧闭,下人站在里面眼露鄙夷。

    夏唯很想转身就走,可最终还是走上前,一件一件装进行李箱。

    不远处,江家下人憎恶的声音响亮:

    “三爷终于要把她赶出去了,每天和她呼吸同一空气,我都觉得恶心!”

    “谁说不是呢,浑身散发着下等人的臭味,还真以为自己是富家千金呢!”

    “别这么说,贫民窟长大的垃圾,自然什么都当成宝,也就是我们三爷心善,白养了她三年,没想到却养出了个白眼狼,江家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

    ……

    尖酸刻薄的话如针扎在心里,夏唯面色苍白,却依旧埋头收拾着东西。

    就在整理好,准备起身离开的那一刻。

    眼前一阵发昏,整个人朝后栽倒,再无意识!

    再醒来,入目一片雪白。

    夏唯撑着坐起身,就看到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笑说:

    “你醒了,身为孕妇你平常还是要小心一些。”

    闻言,夏唯却怔住:“您说什么?”

    医生见惯了这种情况,细心解释:“你怀孕了,不过才一个月,不知道也正常……”

    夏唯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耳边却只有一句话:“怀孕了!”

    手抚上小腹,那一瞬间,她好像真的感受到生命的存在,连医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她怀孕了!一个月。

    是上个月江之舟留宿那次吧。

    夏唯想着,心里喜悦涌上,刺激的眼眶发烫。

    她什么都顾不上,忙给江之舟打去了电话:“我怀孕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喜悦在气氛中消弭,渐渐化作了不安,昏迷之前发生的所有事一股脑的涌上脑海。

    夏唯终于意识到,也许江之舟并不会高兴这个孩子的到来。

    下一刻,男人的声音响起证实了她的猜测:“打掉。”

    夏唯握着手机的手倏然收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你这样的人不配有我的孩子。”

    闻言,夏唯心像坠入了死海,第一次忤逆:“我想留下他。”

    “不可能。”

    江之舟拒绝的果断,“我会让人过去安排手术,别耍花样。”

    话落,就挂断了电话。

    夏唯试图商量的话被堵回了嗓子眼儿,她不放弃的想要回拨回去。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猛地推开。

    紧接着,黑乎乎的摄像头怼在了眼前。

    随之响起的还有记者的质问:“夏唯,关于三年前你嫉妒夏知瑶小姐设计霍三爷,才得以嫁进江家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据说当年你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和夏家走失的大女儿很像,所以故意找了孤儿院院长将消息告诉夏夫人,才成功被带回夏家,这是真的吗?”

    ……

    夏唯只觉耳边一阵轰鸣,面前数不清的摄像机和话筒让她有些无措。

    “不是……我没有!”

    夏唯试图解释,可却在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夏夫人时,霎时噤声!

    她一瞬间恍然,所以现在这一切是夏夫人的杰作!

    而夏夫人见她看到自己,只是笑了笑。

    夏唯后背生凉,强迫自己收回视线,想要说话。

    忽然,不知从哪儿伸来一只手,直接将她从病床上推了下去!

    肚子磕在椅子上,一阵撕裂的痛,片刻,温热的血缓缓顺着腿流下……

    病房内霎时一阵哄乱,记者快速散去。

    夏唯疼到视线模糊,恍惚间只看到夏夫人走到自己面前。

    她捂着小腹,下意识的求救:“救救我,我的孩子……”

    夏夫人目光落到地上的血,皱了皱眉:“你怀孕了?”

    夏唯浑身疼到发抖,挣扎着伸手想去按呼叫器,可就在要触到时,被人抓住了手。

    紧接着,就听夏夫人说:“现在这样也好,这个孩子不该存在。”

    第九章 那就好

    深夜。

    夏唯坐在病床上,手抚着小腹,眼神空洞。

    她的孩子……没了!

    想到这儿,夏唯不由自主想起昏迷前夏夫人那最后一句话!

    这样也好,本来就不该存在!

    落在小腹处的手紧攥成拳,夏唯眼眶发烫,却紧咬着牙不让泪落下来。

    好久,心里一直翻涌的情绪才被压下。

    她深吸了口气,撑着疼到发颤的身体下床,一步步往外挪去。

    夏唯想去找医生问问她的孩子在哪儿,她想看看。

    深夜的医院安静无声,只有冷风顺着窗涌入。

    医生办公室。

    夏唯刚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对话声:

    “真可怜,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你说江家那么大的家族,怎么连个孩子都容不下?”

    闻言,夏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就听里面又响起一道声音:“是啊,本来那孩子是能保住的,结果江家却传信说不要,还签了同意书……”

    后面的话夏唯听不清,只觉得一瞬间天崩地裂!

    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病房。

    夏唯站在窗前,单薄的身体被冷风吹的麻木。

    门口传来了一阵声响,夏唯缓慢的偏头看了过去。

    进来的人是夏夫人,她神色淡漠的看着面色惨白的夏唯。

    四目相对,夏夫人眼里没有半点怜悯,只是将一份协议扔在床上:

    “这是离婚协议,签了吧。”

    夏唯没动,只是静静的看着纸上黑体的大字。

    许久,她才抬头看向了夏夫人,声音沙哑:

    “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夏知瑶能够嫁给江之舟吗?”

    “是。”夏夫人没有半点犹豫。

    夏唯鼻尖发酸:“为什么?”

    夏夫人闻言,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她是我的女儿,我为她做这一切很正常。”

    是啊,很正常。

    夏唯同意着她的话,心里却更加难受。

    眼泪蒙上了眼,她哑声发问:“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夏夫人脸上出现了些许的轻蔑:“你配吗?”

    “是,我不配。可你就没想过,万一是真的呢?”夏唯的声音很轻,带着无力。

    “我自己生的孩子,怎么可能认错?”夏夫人反问着。

    夏唯嘴角拉扯出一个自嘲的苦笑,再也说不出话。

    静默在两人之间环绕。

    夏夫人见她这副哀默心死的模样,只觉得晦气:“赶紧把字签了,我没时间陪你耗!”

    再三被催促,夏唯也没了坚持下去的心思。

    她走上前,拿起那份离婚协议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下了字。

    见状,夏夫人拿起文件,转身便走。

    夏唯站在原地,望着夏夫人依旧从容的背影,缓缓开口:“母亲……”

    夏夫人脚步一凝,回头看她。

    夏唯一脸寡淡,说出的话却带着恨:“我以前很尊敬很崇拜这个词。可是自从你绑了我,对我做出那些事之后,那些感情就都不剩了,是你毁了我对母亲这个词所有的憧憬和幻想!”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你不要后悔,也永远不要来我的坟前看我,我怕脏!”

    听着这些,夏夫人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但还是冷漠的扔下了一句:“永远不会!”

    之后大步离去。

    病房门忽扇摇晃,病房内重归寂静。

    夏唯看着那半敞的门,声音轻飘:“那最好……”

    一夜无眠。

    直至第二天早上,朝阳破云而出。

    夏唯望着窗外透进病房的阳光,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

    她拿过一旁手机,拨通了夏知瑶的电话:“我们见一面吧。”

    第十章 最后一场戏

    电话那头,夏知瑶声音之中透着嫌恶:“没时间。”

    夏唯不意外,只是手指拔着花盆里的杂草,声音浅淡:

    “上次你来找我时说的那些话,我录音了。”

    夏知瑶声音透着怒意:“你想干什么?”

    “如果你不想被夏夫人和江之舟知道你的真面目,就来市医院见我。还是说你不敢?”

    夏知瑶被她话里的威胁触怒,恨声说:“你给我等着!”

    随即挂断了电话。

    急促的提示声,让夏唯手一颤,花盆里开得正好的花被拔掉了一朵。

    她看着默默将它放回了原位。

    然后点开了和江之舟的对话窗口,拨通了视频通话。

    可忙音刚刚响起,便被对面挂断。

    夏唯看着显示“对方已挂断”的提醒,苍白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缓缓敲下了一句话。

    “如果你再不接电话,我就从医院楼上跳下去,“江氏夫人医院跳楼”这个新闻一出来,你说江氏的股市会怎么样?”

    按下发送键,夏唯心里五味杂陈。

    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和江之舟的对话会这么僵硬,满是威胁!

    可有时候,威胁比自我感动有用太多。

    看着手机上弹出的来自江之舟的视频电话,夏唯按下接通键。

    接起一瞬间,她就听见来自视频那头江之舟的质问:“你又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啊?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

    夏唯轻喃的话令江之舟语噎。

    这时,视频那头却传来另一道女音:

    “离婚协议我已经拿给之舟了,后面的事我会处理,你安心在医院养身体就好。”

    看着屏幕里站在江之舟身边的夏夫人,夏唯竟露出一抹笑:“都在啊,真好。”

    她的神色有些奇异,江之舟和夏夫人瞧着,莫名觉得不舒服。

    江之舟蹙眉,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想做什么?”

    夏唯声音轻柔:“你们在我面前演了那么多场戏,我想了想,也该还你们一场才对。”

    江之舟还想再说些什么。

    夏唯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的高跟鞋踩在瓷砖上的咔哒声。

    她抬手,食指抵住唇,对着镜头里的两人说:“嘘,不要说话了。”

    然后将手机横倒放在花盆后,只露出了摄像头。

    做完这一切的同时,病房门被人一把推开。

    夏唯转身看去,就瞧见夏知瑶怒气冲冲走过来:“你个贱人!”

    “啪!”迎面而来的一耳光响亮刺痛。

    夏唯被打的偏了头,耳边嗡鸣不断,却掩不住夏知瑶的质问:

    “你竟然还敢录音?东西在哪儿?”

    脸颊火辣辣的发疼,夏唯抬眸看着夏知瑶,声音冷淡:“骗你的,你也信。”

    夏知瑶一愣,意识到自己被戏耍后更是恼火:“你敢耍我?”

    说着,她扬手又要打夏唯,却被抓住了手腕。

    夏唯望着她画着精致妆容的眼,平静发问:

    “我想知道亲子鉴定的事,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夏知瑶眼神闪了闪,随即将手抽了回来: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当我傻?你现在想要套我的话录音未免也太迟了点!”

    夏唯往后靠了靠,单薄的身子倚着窗边:

    “你想多了,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完,现在问你也不过是想在死之前知道真相而已。”

    夏知瑶一愣,上下打量着眼前瘦弱的女人,竟没说话。

    而此时,视频那头的江之舟和夏夫人听着两人的对话,无法想象刚刚一口一个贱人,扇夏唯耳光的人会是夏知瑶!

    夏知瑶在他们面前一向乖巧听话,可爱懂事,却没想到……

    这时,夏知瑶的声音再次响起,尖酸也刻薄:“死?就你也敢死?”

      “我的孩子说冷,我要去陪他。”夏唯看着她。

    夏知瑶随即了然,眼中满是轻蔑:“那杂种我说过不会让他活着,夏唯啊夏唯,你早点消失我不就少折腾你了吗,害我多这么多场戏,真是恶心透了!”

    夏唯摇了摇头,神情迷惘:“我想不通,江之舟为什么明知道我们是亲姐妹,也要帮你掩盖所有证据,包括亲手杀死我跟他的孩子……”

    夏知瑶将长发往后撩了撩,毫不掩饰的说明自己是如何误导江之舟,让他以为夏唯心机深沉,又让夏夫人觉得这个养女两面三刀。

    “你也别怪我,夏家的所有只能留给我,分出去一毛我都不能忍!”

    夏唯听着,垂眸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她却是笑了起来。

    而夏知瑶看着她嘴角的笑,怒火腾升,上前薅着她衣领又是一巴掌扇了上去:

    “你在嘲笑我?”

    因为两人动静过大,花盆后的手机被撞了出来。

    夏知瑶一惊,下意识松开手朝手机方向快步走去。

    刚把手机拿起,看着视频里神色各异的江之舟和自己老妈,慌张袭上心头:

    “妈,三爷,我……我是被陷害的!!”

    夏知瑶气血翻涌,她转头看向夏唯,眼底全是恨意:“你竟敢污蔑我——!”

    夏唯看着她慌张无措的模样,心里止不住的想,电话那头的两人此刻该是怎样的表情。

    她此刻心中的恨意得到缓解了吗,答案是:不!

    想到这儿,夏唯转头看向窗外,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夏唯收回视线,对着夏知瑶轻声说了句:“结局,我送你!”

    然后一把扯过夏知瑶的手臂放在自己领口,朝着窗台靠去,嘴里呐喊着:

    “放手,不要推,啊——!”

    夏知瑶被震惊的来不及反抗,就见视频中,她抬着手将夏唯推下了窗台。

     

    54362514夏唯江之舟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