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别来无恙慕微澜傅寒铮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 时间:
  • 小说傅先生,别来无恙作者:九月向北
  • 来源:zzy

傅先生,别来无恙慕微澜傅寒铮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傅先生,别来无恙》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慕微澜傅寒铮的小说叫做《傅先生,别来无恙》,是作者九月向北写的一本小说,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第7章 我有条件

叶曦和疑惑的看向他,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见那男人起身往她这里来,她手里的被子被捏得更紧,脑子里一根弦绷得紧紧的。

嫁给我。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面前的情况无一不在告诉叶曦和,她已经跟他发生了关系了,面前的人还是前男友的叔叔,并且这男人如此的优秀,在她狼狈的时候替身而出,雪中送炭。

脑子跟洗衣机滚筒一样快速转动,并且思绪凌乱,但她还是没忘记,女孩子失去贞洁以后嫁人了得不到别人尊重的。

像泄了气的气球,叶曦和不敢看对方温热的眼神。

这样就嫁给你?叶曦和想说,她有条件。

傅纪年似笑非笑,要听漂亮话?

叶曦和不懂,

嫁给我,以我之姓冠你之名,永远。嫁给我,我会让你知道嫁给我是你最大的幸事。

叶曦和:什么意思?

不是想听漂亮话和承诺么?

女人大都如此。

傅纪年转身要出去,好让她穿好衣服。走到门口,身后却响起了一个声音,小声却足以让他听见。

我有条件。

闻声,傅纪年稍转身,欣长的身体靠在门框上双手插兜,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一会儿,下巴往门外的方向轻轻一抬,谈条件总不能不穿衣服谈。

叶曦和手上的被子往胸前一紧,差点忘记了自己没穿衣服,那你快出去!

等到傅纪年出去门被关上,叶曦和闭紧双眼懊恼的垂着头,啊啊啊要怎么办!喝醉酒糊里糊涂发生这种事

把被子掀起来往里面一看,没有血迹,可是身体明显的觉得酸疼,努力想回忆昨晚到底发生了,却怎么也想不起。门外的男人既然要负责,她没有理由要拒绝,只不过前男友叔叔这身份简直让人头疼。

叶曦和慌乱的起身找衣服却没有找到,最后发现傅纪年刚才坐的沙发那整洁的摆放着一套女士衣服,她也顾不得太多,忍着浑身的酸痛麻利的穿上了。

门外。

傅纪年点燃了一根烟衔在嘴里,透过薄雾眯眼看着卧室的门。

昨晚叶曦和的确主动,只不过关键时候吐了他一身,傅纪年这个人又有轻微的洁癖,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一层寒意,哪里还有兴致发生点什么。

他是不想骗她,可是她心系着温谨言那,他只好出此下策,原本早上坐那的时候,他还在想怎么解决。既然汤圆都端到面前来了,他也没有不吃的道理。

想着便忍不住浅笑了起来,视线里出现那丫头的身影时,脸上的笑容又缓缓收敛了起来。

叶曦和往他那里去,开口想要喊叔叔却又打住了。沉默着,神色尴尬的坐到他对面。

衣服很合身。傅纪年视线掠过她,低头点了点烟灰。

谢谢。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的确很合身。

说吧,你的条件。

话题终于可以进入正题,叶曦和正要将憋了好一会儿的话说出来,傅纪年桌面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傅纪年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落在震动的手机屏幕上,眼眸一沉,神情变得有些难以琢磨。只见他拿起电话的同时起身踱步至落窗前,接通了电话却没有出声。

第8章 能不能离

感觉到背后的目光,傅纪年转身回头与沙发处的叶曦和四目相对,没有说话又转身看向了落地窗外。

叶曦和的视线从电话开始响就一直跟着他走,他一转身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立马转开了视线。

没看错的话,电话上显示的名字苏丽应该是个女人的名字。叶曦和突然就打起了退堂鼓,她还不知道这叔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就嫁了万一人家有家室呢,毕竟以前没听温谨言提起过他叔叔的私生活问题。温谨言对这叔叔似乎也并不是很喜欢。

正思考着,见桌面上摆着一盘水果。

昨晚还没有吃晚饭就睡了,一夜折腾肚子早就饿了,这会儿有水果当然要吃。

傅纪年的心情因为这通电话有些阴霾,转身看见她吃水果吃得心满意足的模样,抬步往她靠近。

叶曦和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靠近,叉起一块又一块的水果往嘴里送。

傅纪年渐渐靠近,在她措手不及之时,低头含住了她

刀叉上的水果。

叶曦和先一愣,然后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把叉子从他嘴里拿出来,低下头不知道是继续吃好还是停下来好。

把嘴里的水果咽下肚,傅纪年才慢慢的开口。协议发你邮箱了,有问题找夏征。

夏征,他的离婚律师兼死党。

电话那头沉默着,久久都不说话。傅纪年的耐心并不是特别好,对方不说话他就准备挂电话。

像是知道他要挂电话,那边的人终于开口。

纪年她低低的叫他一声,语气带着某种恳求,能不能不离?

傅纪年隽秀的眉眼带着清淡的笑容,却让人感到一股莫名的疏离,声音不大不小的回答对方。

你说呢?

或许是多年商场上的经历,傅纪年举手投足之间除了领导者的风范还有不怒自威。这些年积攒的威严在言语中总有透露。

他做事向来果断,决定好的事情几乎没有中途放弃的。何况,离婚这件事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决定。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叶曦和不解的抬头,看见他的神色竟然难得的严肃。以往虽然也不温和,但也不至于如此严肃。

傅纪年见她走神将就她的手用叉子叉了一块水果,又要将就她的手送到嘴里。

叶曦和又低头,用力缩回手有些不肯,互相喂食未免太过亲近。但转念又想到如果昨晚不是他雪中送炭帮助自己,估计这会儿她早冻死了。犹豫再三还是不情不愿的放松了手上的力量,送到他嘴边。

傅纪年咀嚼着嘴里的水果,低头看见一脸不高兴的叶曦和心情不如刚才阴郁,目送她进了房间。

电话没有挂断,那边的人沉默着,只听得见呼吸声。

傅纪年整理情绪语气稍比先前要更严厉,苏丽,婚后我待你不薄,如今你这样耗着未免太不知恩图报了,你觉得呢?

听见他的冷笑,苏丽有些激动。

我不想离!那些照片我可以解释!那些都是误会,是那个

那些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一句一点也不感兴趣彻底堵住了苏丽的心。原来近30年的交情,他都没放在眼里过,更别说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