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余生不再为你

    余生不再为你姜念陆北炀(寻香的小说)

    作者:寻香

    书名:余生不再为你

    更新时间:2022-07-13 00:08:08

    来源:zsy

    一部非常感人的豪门虐情小说《余生不再为你》受到了读者的捧读,该书的创作者是寻香 ,主要人物是姜念陆北炀,小说具体内容是:额透露给顾磊。她一直知道顾磊是顾南浔的死对头。这两兄弟斗了多少年了。她那么爱顾南浔,怎么可能把底价给对方公司? 可是,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提供了所有的证据。&ldquo
    余生不再为你姜念陆北炀(寻香的小说)

    第10章 删除

    顾南浔警告自己,一个月后,桥路各归,所以关于宋若初的一切,他都不会去查。

    他不在乎她,凭什么去查? 宋若初每天晚上都会到顾南浔的别墅陪他上床,仅限于上床,两个人都不问对方近况。

    宋若初会躲着顾南浔跟医生沟通发信息,顾南浔装作没有看见,可是好几次,他看见宋若初聊完后就将信息删除。

    若不是见不得人的关系,何需如此? 好多次好奇,想要趁她睡了的时候查看她的手机,可她都关机睡觉,开机需要密码,光有指纹不行,他只能将她的手机再次关机。

    只是奇怪,自从宋若初回来后,工作压力再大,顾南浔忘记吃安眠药也能入睡。

    而且一觉睡到天亮。

    宋若初比他先起,从来不打扰他睡觉。

    顾南浔想比宋若初早点起床,看看她起床后都干了些什么,醒来时身边都没有人。

    他感觉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他期盼一个月的期限,可偶尔想到一个月过一天少一天的时候,他便开始焦虑。

    宋若初以后还缺钱怎么办? 如果她不赌还好,赌博是没底的,万一一把输没了,她是不是陪别人睡一觉就抵掉赌资了? 想到这个问题,顾南浔再次失眠了。

    他终于知道宋若初什么时候起床的,她在刷牙,洗脸,穿衣服,她朝着床边走过来,就站在他的边上,他感觉到她的靠近,她的嘴唇印在他的额头,“早安。

    ” 她转身离开。

    他僵硬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每天早上都是这样离开的吧? 心脏被勒紧,又闷又疼。

    一个月期限的头天晚上,宋若初十点还没有回到顾南浔的别墅。

    顾南浔心里有点堵,想打电话,又觉得掉了份。

    快到十二点时,顾南浔刚要打电话,大门的密码锁就被摁响了。

    今天的宋若初穿得很休闲,她穿了平底鞋,走进来,步子很慢。

    她拎了些菜,走进客厅看见他坐在沙发里看手机上的新闻,便笑嘻嘻的说,“还没睡啊?我买了些菜,做宵夜给你吃好不好啊?” 一个月,宋若初从来没有提出做饭。

    她从环保袋里把菜一样样拿出来,很丰盛。

    这哪是宵夜,这是最后的晚餐。

    原来她也在掐着时间过日子。

    顾南浔没有吭声,站起来要上楼,“晚上不吃宵夜。

    ” “没事儿,我做了,你明天可以尝尝,不喜欢可以倒掉的嘛。

    ”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快,甚至听不出一丁点的不舍得。

    她一边洗菜一边自言自语,“芹菜叶炒鸡蛋,没吃过吧?我也是在监狱里听狱友说的,没做过,来试试看。

    ” “番茄可是个好东西,什么东西不好吃,放点进去一下就变得好吃了。

    ” “牛肉要多吃点,补钙呢。

    ” “听狱友说,鲫鱼要油煎一下,熬得汤才有奶白色,而且更香。

    ” 顾南浔没走,他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挪不动脚步,看着宋若初把菜一个个做好,再一个个端上桌子。

    她厨艺不好,咸的咸,淡的淡,可他也吃了不少。

    躺在床上的时候,今天的宋若初没像以往一样爬到顾南浔的身上勾引,而是静静的躺着,顾南浔翻身上去,她也没有以前豪放,总是念着,“今天人有点不舒服,你轻一点。

    ” 她说话的语气,像是在保护什么东西似的。

    顾南浔本不想睡,可这一个月的睡眠真的很好,心很踏实似的。

    宋若初起床时小心翼翼。

    她刷牙洗脸收拾好一切,穿衣镜中的自己手掌摸着肚腹。

    怀孕了,她终于怀孕了,豆豆有救了。

    从今以后,桥路各归。

    宋若初走到顾南浔的床边,这一次,她没有再像以往的每个清晨吻他的额头,而是看着他英俊的轮廓,眼中湿润。

    “顾南浔,再也不见!” —— 顾南浔醒来时,下意识摸了床边一把,空空如也。

    他腾地坐起来,翻身下床,这一个月,宋若初的洗漱用品都放在这边,佣人还给她准备了拖鞋。

    而这些东西,都不见了。

    连牙刷和口杯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一个月了,结束了。

    他以为这一天到来时,他的心不会乱,他只需要照常工作,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心越来越乱。

    晚上睡不着,他只能把安眠药翻出来,重新吃上。

    他给她的钱,能挥霍一段时间,她知道他的大方,没钱了一定会再来找他。

    可是没有,整整过去三个月,她都没有再给他打一个电话。

    顾南浔坐在总裁办公室里,他看着助理,“宋若初跟你联系了吗?” “没有。

    ” “外面有她什么消息?” “也没听说,总裁,您上次给她的钱,足够她买车买房好好生活了,您不用担心。

    ” “她赌,多少钱都经不住她造,你查一下看看她最近是不是又赌了,还是跟其他人扯上了什么关系?” 顾南浔自己都不肯承认,他最担心的,是宋若初已经找到了另外一个靠山。

    她那样的女人,别说工作能力,姿色已经是绝佳,怎么可能没有男人愿意给她花钱? 半个小时后,助理走进顾南浔的办公室,“总裁,三个月前,宋小姐已经离开港城了,没有任何消息。

    ” 顾南浔腾地站起来。

    什么叫没有任何消息? 永远消失了? 后背有汗窜起,精壮的身体也忍不住抖了抖,他拳头紧握压在桌面上,“好,不用再查她了,是死是活都不用管了!” 顾南浔从办公室走出去,只觉得一路踏在云端,脚步虚浮得厉害,即便把宋若初送进监狱,他也没有这次严重的感觉。

    车子一路开到监狱,顾南浔下车,看着铁门高墙,两年七个月,那个女人待在里面替他的父亲赎罪。

    那是他们宋家欠他的! 他不用愧疚! 这高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和她有了关系,他得弄死他! 然而,顾南浔费劲力气,也没能查出和宋若初有关系的男人是谁,却查出宋若初在狱中产下一个女婴,剖腹,剖腹时的病历写着,少了一枚肾。

    补充病历,那枚肾于她23岁移植。

    移植对象一栏写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