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女有点甜主角石薇云昊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 时间:
  • 小说农家医女有点甜作者:拾月堇
  • 来源:zd

农家医女有点甜主角石薇云昊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农家医女有点甜》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农家医女有点甜》 第13章 喝药

“等等,先擦擦脸,吃的像只小花猫一样。”石薇拿着帕子给石头擦了擦脸上的草木灰。

“姑姑,我自己来。”石头拿过帕子,在脸上一顿揉搓。

春花真的是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她没看错的话,那可是姑姑最宝贵的一条帕子了,上次她偷偷的拿着看了看,就被姑姑骂的狗血淋头,现在居然给石头擦脸!

石头不懂这些,只是见姐姐一直对他挤眼睛,有些疑惑的问道:“姐,你眼睛怎么了?”

“没事。”春花撇过头,算了,这个憨弟弟是没救了,等到姑姑反应过来,看她揍不揍他。

石头跟着春花走了,石薇见药也煎好了,找了几片叶子垫手,将药汁倒进碗中,起身端着走向东屋。

石薇走到门口的时候,云钰正好要出门,他刚才给云昊的蚂蚱,云昊没有吃,都进了他的腹中。

云钰看向石薇的身后,不见石头哥哥的身影,有些失望的又看了看院中,早已空无一人。

石薇自然是看懂了云钰的心思,笑着说道:“石头哥哥回家去了,明天再来和钰儿一起玩。”

云昊手中拿着一本书,见石薇进屋,眉头微皱,有些疑惑她手中端的什么,面露嫌弃之意。

石薇虽然听到这里的妇人都是怎么称呼她们的男人的,可是她看着云昊却喊不出来,将碗放在炕桌上开口道:“药好了。”

云昊狐疑的看着石薇,没有说话,这是石薇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眼前这个男人,五官像是被雕刻的一般,皮肤白皙,一点也不像乡下人。

石薇见云昊不喝,端起药碗喝了一口,然后送到云昊的嘴边,“还好,不是很苦。”石薇是怕云昊觉得她在药里搞小动作,这才主动先尝一口。

云昊眼底有些微微的不自在,但是也没开口拒绝,接过药碗,一仰而尽。

石薇见云昊将药喝了,拿着空碗出去了,她得准备晚饭了。

云昊微眯双眸,看着石薇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他不知道石薇在打什么主意,这次去镇上没有乱花钱,不仅买了米面还给他买了药,说她一心向善改过自新,云昊是不信的,但是她具体有什么阴谋,他还不得而知。

云昊的想法,石薇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现在只一心想着晚餐,有了从哥嫂家里拿回来的胡瓜和小青菜,晚餐可以丰盛一些了。

石薇现在用火折子比之前熟练多了,只是依旧不适应灶房里的闷热,只要是生火做饭,整个灶房就跟蒸笼一样,做一次饭就汗流浃背,这时候的石薇无比想念现代化的厨房用具。

焖好饭后,用小青菜做了个青菜汤,将胡瓜洗净用刀拍碎,切成一段一段,凉拌,一菜一汤,这是这两天最丰盛的一顿了。

依旧是将饭菜都端到东屋,石薇也不看那父子俩,只埋头吃饭,她下午的体力耗费大,早就有些饿了,之前她每顿只吃大半碗的,现在家里的粮食够,她也就不客气的又盛了一碗饭。

家里的油也没有多少了,青菜汤比较像是白水煮的一样,但是这也没有影响石薇的食欲,果然人要是饿了,吃什么都觉得香。

吃过晚饭,夕阳西下,外面没了燥热,石薇拿着小铲子去了菜地,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抢救一下的蔬菜,不过让她失望了,蔬菜都死了,只有野草和野菜顽强的生长着。

石薇蹲在菜地里,拿着铲子开始除草,她以前从来没干过这样的活计,但是却没少看外婆干,那时候她跟在外婆的身后,看着外婆干活,觉得很轻松。现在轮到她自己干活了,没一会就觉得胳膊酸了,腿麻了。

石薇是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的,父母恩爱,对她的教育也是放养式,这就导致了石薇骨子里的倔强自由,也不知道父母结束环球旅行后,回家发现她不在后会怎么样,想到这里,石薇鼻子有些发酸。

不过幸好,她还有一个亲哥哥,可以帮她尽孝,即使她不在了,父母还有一个孩子,不会那么的伤心。

站起来活动一下,石薇继续除草,不大的菜地,已经干净了一半了。

云钰趴在窗前看着在菜地里忙碌的石薇,回头看着云昊,眼睛里有着大大的疑惑,开口问道:“爹爹,以后每天都会跟今天一样吗?”

早上起来有饭吃,虽然只是南瓜粥,中午和晚上却是吃了白米饭,跟以前没有后娘的日子一样,而且他还跟石头哥哥一起玩,后娘还带着他们抓蚂蚱,烤蚂蚱。

云昊虽然不能下地,可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他还是知道的,钰儿今天有多高兴他也看在眼底,但是他不相信石薇那个女人,所以他不能轻易的给钰儿肯定的回答。

“钰儿,你在看什么?”

云钰没有得到他想听的答案,有些不开心,但是他一向听话,从椅子上下来,“她……在菜地。”

云钰有些欲言又止,他这两天感受到了来自后娘的善意,他从来不知道有娘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应该就是后娘这种吧,会笑着夸奖他读书好,会牵着他的手,可是爹爹不喜欢她,云钰低着小脑袋,有些垂头丧气。

云昊不是没看出云钰对石薇态度的改变,但是小孩子是最容易哄骗的,他不知道她有什么企图,说到底他就是不相信一个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么大的改变来,她以前的风评他不甚了解,可是这成婚后的一个月,他是见识了这女人的**,一次次刷新他的底线。

想到这里,云昊的目光变得冷冽,“钰儿,你该写字了。”

“是。”云钰上炕,跪坐在炕桌前,拿起纸笔,开始练习。

云钰用来写字的纸,已经不多了,云昊看了看他的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地,他是不放心让那个女人去买纸的,一个连买粮食的银钱都不放过的人,怎么会给钰儿买纸回来练字。

小说《农家医女有点甜》 第13章 喝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