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婿高铁,极品狂婿高铁(风中的阳光)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6-03 10:45:33    极品狂婿高铁by:风中的阳光    来源:ZW

小说简介:《极品狂婿高铁》为作者风中的阳光创作,作品极品狂婿高铁章章动人,为你第一时间提供风中的阳光精心编写原创极品狂婿高铁及无弹窗极品狂婿高铁全本。号称妖魂的佣兵之王高铁,宿醉醒来后,却发现被绑在铁椅子上,被一个陌生...

极品狂婿高铁,极品狂婿高铁(风中的阳光)全文免费阅读

《极品狂婿高铁》为作者风中的阳光创作,作品极品狂婿高铁章章动人,为你第一时间提供风中的阳光精心编写原创极品狂婿高铁及无弹窗极品狂婿高铁全本。

《极品狂婿高铁》第8章做男人太累了

早在二十多年前,徐少的父亲徐少金,就是苗总最倚重的心腹大将。

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徐少,今晚无意中看到叶星辰后,顿时惊为天、人,爱慕之心大动,不惜一掷玛莎拉蒂,也要把她收了。

青山酒店背后老板是谁--管他是谁呢。

无论是谁,徐少也敢肯定,绝不会为了个妞儿,就和苗总发生冲突,只会聪明的选择无视。

至于唐叔虎等人--谁敢哔哔,满嘴牙打掉!

可叶星辰的反应,却让徐少感觉没面子,竟然说有人不喜欢他喜欢她。

徐少森然一笑,问:"呵呵,谁啊?"

他的话音未落,背后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唉,自然是大爷我了。"

徐少嘴角一抽,接着抬手,制止要动手的丁茂等人,缓缓转身。

他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让美、眉无视于他,还敢对他自称大爷。

是高铁。

不但徐少愤怒高铁胆敢如此狂妄,就连叶星辰那些同学,也是愣了下,本能的想:"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站出来。"

徐少有个习惯,那就是他笑的越灿烂时,就越生气。

现在,他无偿奉献给高铁的笑容,就特灿烂:"呵呵,你是谁?"

"我是她老公。"

高铁看向叶星辰的眼神,满满的都是--

老婆当众遭到人非礼,老公再怎么废物,也得站出来,这是人之常情。

徐少却不会这样认为,说:"看在我喜欢你老婆的份上,你自抽两个大嘴巴,再乖乖的滚蛋,我可以原谅你,对我自称大爷的做死行为。"

瞧瞧人家徐少,说话做事多绅士?

不愧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海归精英。

可让徐少更愤怒的是,高铁却无视了他,只在看了眼丁茂,问叶星辰:"老婆,他刚才碰你时,是用的右手吧?刚才我距离这边有些远,没看清楚。"

废物问星辰这个问题,什么意思?

王宁等人心中茫然时,叶星辰秀眉却挑了下,不满的训斥:"他两只手都碰我了,你眼瞎了么?"

"对不起,老婆,是我的不好。"

高铁连忙讪讪的笑了下,对老婆表示由衷的歉意。

星辰和这个废物,究竟在玩什么呢?

王宁等人越加看不懂了。

高铁用实际行动,解开了这群天之骄子的疑惑--突然一把抓住丁茂的右手,就在这朗朗乾坤下,把他五根手指猛地反向一掰!

咔嚓--

让人牙酸的骨折声中,现场所有人都看到,丁茂右手五根手指,被高铁硬生生掰断,以诡异的角度,贴在了手背上。

就算是神仙,右手五指被掰断后,也会痛的惨叫。

高铁却不喜欢听他狼嚎,顺手从桌上果盘中抓起个桔子,及时堵住了他的嘴。

丁茂即将爆出的惨叫声,被硬生生堵嘴里时,高铁已经抓起他的左手,如法炮制。

十根手指都被残忍掰断的丁茂,嘴里咬着桔子,实在惨嚎不出,只能双眼翻白,直挺挺向后摔倒。

高铁接连掰断丁茂双手十指,说起来麻烦,其实也就是三五秒钟的事。

静。

比坟墓气氛还要更诡异的静,就是当前的主旋律。

数千平米的大厅内,数百号客人,集体吓呆。

其实何止是他们,就连叶星辰,也是半张着小嘴,双眸直直的看着丁茂,心跳仿佛都停止。

高铁问她,丁茂是不是用右手碰了她时,叶星辰就知道,这厮要帮她出恶气了。

但她绝对没想到,高铁会是这样的残忍。

要不然,她也不会"诬陷"人家丁茂,说他两只手都碰了她。

"残忍,这个人渣简直太残忍了。为了我,竟然当众把人弄残,一点人滋味都没有。"

就在善良的叶总,心中这样想时,高铁又满脸讨好的笑容问:"老婆,你看这样好吗?如果还不满意,我可以把他的两只脚也废掉。"

"啊?啊!"

叶星辰这才如梦初醒,蹭地从椅子上站起,连声说:"我、我满意,我满意了。"

本来,高铁这么善良的人,就算不喜欢丁茂碰他老婆的胳膊,要教训他,也不会下如此狠手。

不过他被一群天之骄子鄙视的,有些委屈,需要找个人发发怒火--

"能让老婆您开心,是我的荣幸。"

高铁没有丁点男人气概的样,对叶星辰点头哈腰后,看向了徐少。

丁茂只是用右手,抓了他老婆胳膊一下,双手十指就被他残忍的掰断。

那么接下来,他会怎么对待,垂涎他老婆美、色的徐少呢?

也把徐少的双手十指掰断?

不行不行,人家只是想那样,其实却连叶星辰的汗毛都没碰到,如果就掰断他十指,也未免太没人、性了些。

抽掉他满嘴的牙?

徐少刚才可是说,看在他老婆的份上,让高铁自抽俩耳光的。

也不行。

这惩罚,太轻了。

重的太重,轻的太轻,还真尼玛的让人头疼。

头疼的高铁,眼光好像小刷子那样,在沙比般呆立着的徐少身上,来回的扫。

最终,他的眼光,落到了徐少的裆、部。

然后,高铁就像黑暗中的旅人,终于看到照明灯那样,欣慰的笑了。

高铁的笑容,是那样的明媚,灿烂--可徐少看了后,为啥满脸的惊恐,好像见了鬼那样,怒吼其余两个呆比手下"给我打死他"后,转身就跑?

徐少的反应,让高铁的自尊被践踏。

他抓起另外一支红酒,随手就丢了过去。

砰!

妖魂拿酒瓶子,精准命中徐少的后脑,简直不要太简单。

徐少惨叫了声,一个狗啃屎,就重重扑倒在了地上。

他却没有昏过去,只是惨叫着救命。

高铁不想让他昏过去。

昏过去的人,是无法感受到痛苦的。

"吼--"

徐少那两个手下,终于清醒过来,大吼着扑向了高铁。

他们的吼声又多震撼人心,遭到的打击力度,就有多么的惨不忍睹。

高铁直接抡起两把椅子,重重砸在了他们脑袋上。

他控制的力道极好,既能给大家强大的视觉冲击,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美学。

还能让徐少这两个手下,没有生命之忧,愉快的昏死过去。

收拾了徐少的两个爪牙后,高铁拍了拍手,走了过去。

"救命啊,救命!"

扑倒在地上的徐少,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双手扒着地面,向前爬行。

他已经被吓的不会走路。

他爬过的地面上,留下了长长一道水痕。

高铁捏着鼻子走过去,一脚踩住了他的脖子。

"徐少是吧?奉劝你一句,下辈子别做男人了。唉,做男人,太累。"

高铁抬头,双眼里全是哀伤--正要抬起右脚做点什么时,背后传来叶星辰的颤声:"高、高铁,住手。"

《极品狂婿高铁》第9章咱家谁说了算

高铁明明是要用脚,废掉徐少的幸福,叶星辰却说让他住手。

看在她眼神不好用的份上,高铁原谅了她,回头笑问:"老婆,您有何吩咐?"

"放、放过他吧。"

叶总来参加同学聚会,好端端的谁都没惹,徐少就凑过来说要收了她--这让她无比的愤怒,只想踢爆他的蛋黄。

可当她看到高铁如此没人性后,却又怕了,连忙给徐少讲情。

这就是女人。

她们决定要做某件事时,不改变主意的几率,最多也就百分之三。

高铁是男人。

看他皱眉,真怕他会弄残徐少的叶星辰,果断拍案而起,厉声喝问:"咱家,谁说了算?"

叶星辰的这句话,仿佛一把钢刀,狠狠刺在高铁心口。

咱家,当然是叶星辰说了算。

上门女婿,没啥人、权。

高铁只好悻悻的抬脚,踢在徐少左脸上,让他吐出十多颗牙齿后,才回到了叶星辰身边。

死里逃生的徐少,终于爬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酒店大厅。

叶星辰当然不会理睬他,只是低声质问高铁:"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

高铁为什么要掰断丁茂的双手十指,打昏其他两个人,踢掉徐少半嘴的牙?

还不是他们要非礼瞎眼妞。

可她现在,却满脸圣母光辉的样,埋怨高铁太残忍。

高铁有些烦,刚要走,却又忍住,冷笑:"好。下次再有人非礼你时,我只会在旁边看热闹。反正,咱们俩的夫妻关系,只是名义上的。"

叶星辰口结了下,才说:"我没说,让你看着我被人欺负。你想和我为真正的夫妻,那你先告诉我,你是--"

高铁抬手:"打住,我可高攀不上你。"

叶星辰小脸白了下,轻声说:"这个徐少的来头,很大。酒店,都惹不起他。"

徐少来头大,瞎子都能看得出。

他当众非礼叶星辰,酒店都没管。

可高铁要是真废了他,叶星辰就算用小脚趾去想,也能想到会招来多大的麻烦。

那种麻烦,可不是高铁的匹夫之勇,就能搞定的。

所以她才及时制止高铁。

高铁撇撇嘴,也没说话,拿过一瓶白酒,对着瓶子吹了起来。

他当然也能看出徐少来头很大,但这又怎么样?

瞎眼妞哪怕只是他名义上的老婆,谁敢打她的主意,谁就会遭到凶残的打击。

也正是因为这样,高铁在叶星辰质问他残忍,生气要走时,才又坐了下来。

无论怎么样,人是他打残的,就得处理好后事。

何况,就算他想走,貌似也走不了。

足足二十多个酒店安保,已经团团围住了这张桌子。

徐少去找人了。

肯定的。

酒店方面,要是放走了高铁,怎么给徐少交代?

当然,大家已经见识到了这厮的凶残,没谁敢对他哔哔什么,只要围住他,别让他走掉就好。

高铁不以为然,喝口酒,吃口菜,抽颗烟--随手把空烟盒丢掉,高铁目光在桌子上扫了圈,落在了王宁男朋友沈良脸上,很客气的问:"哥们,借你一颗烟抽。"

丁茂抓了下叶星辰的胳膊,就被这厮掰断十根手指的残忍,让沈良无比的--庆幸,后怕。

庆幸叶星辰没有和他握手。

这就是王宁嘴里说的那个废物吗?

如果他是废物,也是--可怕的废物。

王宁、唐叔虎他们心里怎么想的,沈良没时间去考虑,只是慌忙拿起香烟,战战兢兢的递了过来。

把老婆好友的爱人吓成这样,高铁心中愧疚,刚要道歉,却在保安后面看到了个女人。

三十来岁的女人,身穿黑色高开叉旗袍,秀发高挽,气质非凡,一看就是--大堂经理。

高铁抬起右手,食指冲女人勾了勾:"你,给我过来。"

那个女人愣了下,随即强笑着走了过来,微微弯腰致敬时,高铁问:"你是大堂经理吧?"

"是,我是大堂经理连--"

"我不管你是脸经理,还是屁股经理。"

高铁打断她的话:"我就想知道,那会徐少为难我老婆时,你去吃屎了吗?"

连经理的脸色,立即变了下,再次强笑。

她无话可说。

叶星辰等人来酒店消费,就是她的客人。

连经理有责任和义务,在叶星辰被徐少非礼时,出面制止。

可她在接到安保的汇报,说是徐少金的儿子,要在酒店泡妞后,选择了无视。

现在徐少遭到高铁的沉痛打击后,她却及时出现,带人围住了他们,不让人走。

"这种狗屁酒店,就该关门。"

高铁吐了个烟圈,轻蔑的看着连经理:"你这个大堂经理,就该回家看孩子。"

"先生,没谁能让青山酒店关门。"

连经理虽然自知理亏,也知道高铁特能打,但却不惧他。

青山酒店的幕后老板,虽说不想为了某个客人,就得罪徐少,却也不是一个能打的匹夫,能抗衡的。

"是吗?"

高铁笑了下,刚要再说什么,一群身形彪悍的大汉,快步走进了酒店大厅。

捂着脸的徐少,满眼恶毒的光,右手指着这边,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徐少的人来了。

虽然已经看出高铁很能打,但双拳难敌四手,唐叔虎等人脸色大变后,连忙远离了桌子。

咔,咔咔--

听到牙齿轻叩的声响后,高铁抬手在叶星辰腿上拍了下,说:"老婆,你先躲一边去。以免溅一身的污血。"

能动手解决的问题,就尽量别动口。

这是高铁的诸多好习惯之一--

眼看十多条大汉气势汹汹的走来,叶星辰真吓坏了,听高铁这样说后,刚要站起来,却又坐下了。

她虽然怕,却不想丢下高铁,独自面对邪恶势力。

无论结果怎么样,徐少也不会放过她的--

这样想后,叶星辰因害怕而绷紧的神经,全部松懈,轻声说:"我不会走的。我是你老婆,无论前方有多凶险,都会和你风雨同舟的。"

瞎眼妞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高铁心中嗤笑后,却又想:"不过,这妞儿的腿,倒是手感绝佳。"

叶星辰紧张之下,竟然没察觉出,这厮的左手在干啥。

直等等她忽然产生某种感觉,低头看到那只手后,立即大羞,暗骂了句"死人渣,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狂吃我的豆腐",抬起细高跟,踩在高铁的左脚脚面上,用力碾啊,碾。

真尼玛的疼。

沃草,我的脚背,得被她用鞋跟碾出个窟窿来了吧?

高铁心中哀嚎着,连忙缩回手时,一张似曾相识的狰狞脸庞,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内:"连飞,是谁打伤了我的侄子?"

极品狂婿高铁高铁叶星辰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