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婿高铁风中的阳光最新章节-高铁叶星辰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极品狂婿高铁作者:风中的阳光
  • 来源:ZW

极品狂婿高铁风中的阳光最新章节-高铁叶星辰小说在线阅读

《极品狂婿高铁》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主角是高铁叶星辰的小说名字叫做《极品狂婿高铁》,这本书是由作者风中的阳光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极品狂婿高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极品狂婿高铁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3章老婆的大恩大德

高铁说话的声音不高,可听在大龙哥等人的耳朵里,却如同晴天霹雳--

沃草,难道以前我看走了眼,吃软饭的还想雄起一把?

大龙哥看着高铁,对都看过来的小弟们说:先把他满嘴的牙,给我抽掉。

叶星辰简直太不仗义了。

她趁高铁路见不平时,逃进客厅后,就咔嚓反锁,背靠在门上瑟瑟发抖着,回头看去。

然后,她看到大龙哥等人,都走向了高铁。

叶星辰一楞:他们,怎么都去找那个人渣了?难道,他们知道人渣卷走我的钱后,要找他要?

这样想后,叶总心中狂喜:对,对,是他卷走了你们的钱,就该找他要。最好是打碎他满嘴的牙--谁让这个人渣,刚才敢踢我了?

可能是老天爷听到了叶总的心声,有两个小弟狞笑着,高举着巴掌扑向高铁,狠狠抽向他的脸。

虽然是隔着玻璃,可叶星辰还是听到了两声耳光声,在阳光下炸响。

接着,就有带血的牙齿,在阳光下飞翔--

但不是高铁的。

是那两个小弟的。

现场十来号人,愣是没看清那俩小弟满嘴的牙,是怎么吐出来的。

大家只看到,高铁好像挥了挥手,他们就吐着血,摔在了地上。

这是咋回事?

大龙哥等人当场傻掉。

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的叶总,小嘴更是张到最大,满脸见了鬼的样。

高铁随手抽碎俩小弟满嘴牙后,没有任何成就感,甩了甩手说:都给老子滚。要债,明天再来。

一语惊醒懵比人。

大龙哥暴怒,带头扑向高铁:兄弟们,给我废了这沙比!

事实证明,谁才是沙比。

宿醉醒来后,却被瞎眼妞当死狗踢的高铁,满肚子憋屈,总算找到了突破口。

好像只是眨眼间,十多个人,就只有大龙哥站在那儿了。

他还高举着拳头,恶狠狠的盯着高铁,做怒吼金刚状,却是一动不动。

彻底石化了的,还有保姆王嫂。

但她却是最先醒来的。

这人渣,怎么忽然如此厉害了?不行,我得走。他要是半夜再摸进我的房间,我清白不保。

王嫂心里这样想着,悄悄闪人。

当王嫂飞一般的跑路后,大龙哥终于清醒,哈哈一笑,放下手:软、兄弟,有话好好说--

啪!

高铁抬手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

有话好好说。

高铁最讨厌听这句话了。

为什么,当他是弱者时,无论是瞎眼妞还是大龙哥,都不说这句话呢?

现在他强大了,反倒是要他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你妹!

高铁反手两记耳光,被故意留在最后当出气筒的大龙哥,满嘴牙都光荣退休。

滚。

高铁笑着,特有礼貌的对大龙哥说。

大龙哥二话不说--转身抱着脑袋,跑向大门口。

躺了一地的小弟们,也不傻,纷纷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去了。

搞定这群苍蝇后,高铁走到门前,隔着门玻璃和叶星辰深情对望半晌,才抬手敲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当然有人--

叶星辰娇躯轻颤着,缓缓开门。

高铁干咳了声,说:美女,你现在应该看出,老子不是张良华了吧?

张良华这三个字,对叶星辰来说,好像带有某种魔力,让她忘记了这厮刚才单挑大龙哥等人的残忍,怒火上升:我呸!你个人渣,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

沃草,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高铁抬手,擦了把脸上的口水时,叶星辰开始叭啦叭啦:臭人渣!我承认,我是看不起你,结婚大半年,更是没让你碰我一下。可你住在我家,什么都不用干。我每天还要给你做饭,每月给你两万块的零花钱。你却卷走我的救命钱,把我往绝路上推,还有点良心吗?

啥?

高铁的眼睛,忽然铮亮。

他已经知道,他的原型是个上门女婿了。

但他真心不知道,叶星辰会每天给他做饭,每个月还有两万块的零花钱。

关键是,正事一点都不用干啊。

这,这不正是他回国之前,就决定要追求的幸福生活?

鬼知道那个张良华,脑子里究竟装了多少屎,为了区区三千万,就放弃了所有。

沃草,他不要,老子要!

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高铁拿定主意,立即满脸羞愧欲死的沉痛:对不起,星辰,我--

高铁的态度转变,让叶星辰重拾昔日信心,立即双手掐腰:你就是个人渣。

高铁点头:是,是。我就是个人渣。

叶星辰又问:钱呢,我的钱呢?

钱--我去少林寺学艺时,花了一些。可其它的,都被张甜偷走了。

高铁说到这儿,咬牙发狠:不过你放心,我早晚都会找到她,把你的血汗钱拿回来。

怪不得这个人渣,忽然能打,也敢冒犯我了。

原来,是拿着我的钱,去少林寺学了点三脚猫的本事--叶星辰刚想到这儿,手机响了。

是债主谢文凯打来的:呵呵,叶总,你行啊,竟然把我的人打了。好,现在你马上来公司,我们商量下。要不然,咱们法庭上见。

接完电话后,叶星辰抬头对高铁恨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真纳闷,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我有罪,我该死。

高铁连忙虔诚的认罪。

叶星辰不想再理他,转身回房,换上了衣服。

谢文凯已经给她下达了最后的通缉令,她必须马上赶去公司。

傻愣着干嘛呢?上车!

叶星辰上车后,看高铁还傻乎乎站在那儿,又娇声训斥。

高铁说--

说啥?

是他偷走了叶总的钱,现在债主有请,当然得带上这个罪魁祸首。

一路上,叶星辰都没理睬他。

以后,我能白吃白喝白睡她。还能让她给当司机,这感觉太爽了。

就在高铁感觉生活真美好时,车子停下了。

高铁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一栋大厦门前。

这栋大厦叫蓝宇大厦。

叶星辰下车后,还是没理他,踩着细高跟快步走上了台阶。

高铁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星辰化妆在第十层,走廊中站满了花枝招展的美女--有用么?

当债主逼上门时,还不得高铁的便宜老婆亲自出面?

没用也就罢了,还个个看到高铁后,立即满脸鄙夷的样。

老婆,她们这态度对待我这个老板娘,也太过分了吧?你该把她们都开除--

高铁哔哔的这些,叶星辰根本不理睬,走进了办公室。

叶星辰的总裁宝座上,现在坐着个长相斯文的中年男人。

这就是大发借贷的老总,谢文凯。

他背后,还站着几个黑西装马仔。

提前赶过来的谢文凯,在叶星辰进来后,屁股都没抬一下,轻笑:叶总,我不想再说,你纵容别人殴打我手下的事了。但我希望,你今天就能做出选择。

按当初的借款约定,叶星辰如果逾期还不上钱,只有两条路可走。

第一,去坐牢。

第二,用公司股份还债。

虽说明天才是最后的还款期限,不过叶星辰也知道,今天解决和明天解决,没啥区别。

她站在办公桌前,像给谢总汇报工作的下属,脸色阴晴不定,久久不语。

坐牢,那是不可能的。

半晌后,叶星辰才看着谢文凯:说吧,你想要我星辰化妆多少股份?

和叶总这种聪明人谈事情,就是愉快。

满脸愉快的谢文凯,慢慢举起了右手,伸出了右手。

五成。

星辰化妆的规模虽然不大,品牌也是杂牌子,但市值也是几个亿好吧?

叶星辰只欠他三千万,他却想谋夺她六成的股权。

叶星辰真想抓起水杯,狠狠砸在他的脸上,却不敢,只能咬了下嘴唇,说:三成。

谢文凯却笑着摇头,语气坚决:少一成,也不行。不然,咱们法庭上见。

好,我签。

叶星辰很清楚,她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痛苦的闭了下眼,拿起笔时,突听门外有人说:叶星辰,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老公,放在眼里呢?

第4章请苗总放过我老婆

这特么谁啊?

哦,原来是这个废物。

回头看了眼高铁,谢文凯懒得说什么,只是轻轻挥了挥手。

一个黑西装会意,立即快步走过去,抬手就去抓高铁的脖子,低喝:给我滚出去。

高铁冷笑,抬手,拧身!

嗖--那个黑西装就像炮弹那样,直直飞出门,重重砸在走廊墙壁上后,又摔在地上,再也不动。

早在家里时,叶星辰虽说已经见识过这厮很能打,可现在还是心肝儿剧颤,下意识的去想:他这么残忍了,要是对我霸王硬上弓,咋办?

谢文凯当前的反应--不说了。

反正他呆比半天后,才从椅子上跳起来,怒吼:把这废物的腿,都给我打断!

其他三个黑西装,立即齐刷刷发出一声怒吼,兵分三路,扑了过去。

可他们连高铁的衣角都没碰到,就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屋子里,死一般的宁静。

高铁不喜欢看谢总的呆比样,走过去,客气的问:请问谢总,你还想用三千万,来买我老婆、不,是我们公司的六成股份吗?

被吓呆了的谢文凯,下意识的点头。

只是他点头的动作刚落下,就听耳边传来一声炸雷。

接着,他下意识的张嘴,我呸--吐出了几颗带血的牙齿。

沃草,手疼。

高铁甩了甩手,又骂:为了这么点钱,你就忍心把如此娇滴滴的大美女,往绝路上逼,还是人吗?

听他这样说后,叶星辰下意识翻了个白眼,暗骂要不是你这个人渣,人家怎么会逼我?

谢文凯不愧是老江湖,清醒过来后,立即狞笑:呵呵,就算你打死我,叶星辰欠我的债,也不能一笔勾销。而且,苗总也不会放过你的。

叶星辰的脸色,忽然白了下。

高铁嗤笑了声,指着门外:杀人,是要犯法的。沙比,真以为我是个法盲呢?滚!

我这就滚。呵呵,但我明天上午十点,会再来的。到时候,呵呵,叶总,你懂得。

谢文凯阴笑了声,狠狠盯了叶星辰一眼,带着手下,架着门外那个灰溜溜的走了。

沙比。要不是看在我老婆特漂亮贤惠的份上,我会让你走,才怪。

高铁拉开椅子,满脸孝子贤孙般的谄媚:老婆,您请坐。

叶星辰秀眉轻挑了下,轻声问:你可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祸?

高铁有些不解:不就是打了个沙比吗?天又没塌下来。

他的话音未落,叶星辰眼圈忽然红了:是啊,天是没塌下来。如果你不动手,我最多卖掉公司股份。可现在,就算我能拿出钱来,公司也别想保住了。

叶星辰越说,越激动,抓起桌子上的文件,砸了过去:你知道谢文凯背后站着谁吗?是青山灰色世界的老大,苗捧天!

什么老大,在老子面前,算个屁。

高铁暗中撇撇嘴,接住那些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你真以为,在少林寺学了几手三脚猫的本事,就能在青山横着走了?

叶星辰颓丧的坐下,双手抱住脑袋,哑声说:你走吧。

高铁随口问:我去哪儿?

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懒得管。

叶星辰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卡,砸在了他怀里:这里面还有点钱。赶紧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明明恨高铁恨的不行,可看在两家长辈曾经的情分上,还是拿出钱来,让他逃走。

高铁满脸的感动,都快哽咽了:老婆,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要你管!

叶星辰话到嘴边,却又懒得理他,只是抬手指了指门外。

高铁更加感动:老婆,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不忘--

给我滚!

叶星辰终于忍不住了,猛地拍案而起。

您暂息雷霆之怒,我这就走,这就走。

高铁慌忙转身,兔子般跑了出去。

出了蓝宇大厦,高铁抬头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嘴角浮上了讥讽:苗捧天,这名字真拉风。

苗捧天的名字不但拉风,钱多的也很拉风。

青山大发借贷,只是他名下的诸多产业之一。

钱多的花不完时,就得懂得享受。

苗捧天很清楚这个道理。

要不然,他也不会买下南部山区的一个山头,修建一座山庄,当做府邸。

山庄里,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有十多名专业保镖警戒。

其中三个人,有资格配枪。

任何人在这种等级下,晚上睡觉时,都会特踏实。

可今晚--

苗总睡得正香,忽然被房门发出的巨响,从美梦中惊醒。

他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人滚了进来,挣扎了下,却又不动。

啊!

陪寝的美女被惊醒,立即尖叫着扯过毛毯,往身上盖。

苗总蹭地翻身坐起,满脸肥肉不住颤抖着,看向了门外。

一个黑影缓步走进了卧室,抬手叭嗒一声,打开了壁灯开关。

这是个年轻人,清秀的脸上,带着惊扰别人美梦的歉意。

他看着苗总,缓缓举起了右手。

他手里,有把枪,是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保镖所用。

苗总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只是呆望着年轻人。

咔的一声轻响,年轻人手中枪的弹夹,掉在了地上。

苗捧天提在嗓子处的那颗心,落了下来,胖脸上堆满了笑意,语气真挚:兄弟,你就直接说,是来求财的呢,还是求美女的。无论要什么,哥哥绝对满足你。

年轻人缓缓摇头,笑着说:苗总真是场面人。但我一不求财,二不求美女。

苗总的双眼瞳孔,微微缩了下。

他不求财,不求美女,那就是求--苗总的命了!

年轻人又说话了:我这次来,只请苗总,能放过我老婆。

你老婆?

沃草,不会是被我刚收的第十八房小秘吧?

苗总满脸的肥肉一颤时,年轻人又说话了:先自我介绍下,高铁。玉树临风的高,风流倜傥的铁。

这俩成语中,有高铁这两个字吗?

苗总懵比了下,随即明白。

姓高的这样做,就是暗示他,压根不怕报复。

苗总闯荡江湖那么多年,全靠一双眼看事特准。

高铁虽说神色淡淡然,但双眼里偶尔闪过的寒意,让苗总立即清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用力摇晃着他的手,足足说了半分钟的久仰久仰。

既然苗总那么久仰高铁,而且又是深夜,高铁很干脆的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那个沙比,给我招来了灾难!

搞清楚咋回事后,苗总心中暗恨,立即说:兄弟,几千万的小钱,我也没看在眼里。你就说,想让谢文凯怎么死吧。

高铁却摇头:谢总虽说做错了事,却罪不至死。这样吧,你让他明天上午十点,去星辰化妆,给叶总赔礼道歉。

苗总立即盛赞,高铁宰相肚里能撑船。

可扯了半天蛋,这厮却没要走的意思。

苗总既然是混江湖的,怎么能不懂规矩?

他能确定,高铁一不要钱,二不要美女,那么只能拿出了一张卡。

青山酒店的一号至尊卡。

这么重的礼物,高铁怎么能收?

可看在苗总很生气的份上,高铁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又拿了包香烟,才恋恋不舍的告辞。

苗捧天,只是一个混子头罢了。

他祖坟上冒了青烟,才劳驾当代杀手之王妖魂,深夜来访,当然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月色,更加皎洁。

独自走在盘山路上的高铁,抬头看着天,真心祝福:瞎眼妞,我祝你做个恶梦。

啊,不要!

叶星辰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睁开了眼。

追赶她的谢文凯消失了,只有早上的太阳,撒在窗帘上。

原来,是一场梦。

叶星辰闭上眼,长长松了口气,刚要再躺下,却又拿过了手机。

早上八点半。

距离谢文凯还款的期限,还有一个半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