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医婿月下十七连最新章节-叶渊江若颜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6-03 10:56:19    最强医婿by:月下十七连    来源:ZW

小说简介:主角叶渊江若颜小说《最强医婿》免费在线阅读。最强医婿是一本火爆的都市言情小说,由作者月下十七连执笔的经典小说,讲述了叶渊江若颜的精彩故事。叶渊这话,又是让在场众人,吓了一跳。所有人都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怪...

最强医婿月下十七连最新章节-叶渊江若颜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渊江若颜的小说名字叫做《最强医婿》,这本书是由作者月下十七连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最强医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最强医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003章帮忙

叶渊这话,又是让在场众人,吓了一跳。

所有人都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似的。

刘院士的脸色,却显得有些不高兴,出声道,这位小兄弟,不知道在哪家医院里面高就,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渊还没有开口,宋芳就抢着说,刘院士,你别听他胡说,他哪里是什么医生,就是我们家的一个废物女婿罢了。

说着,她还扭头瞪了叶渊一眼,脸上满是厌恶。

但即便如此,叶渊还是沉着脸说,老爷子的病并不难治,但也不是普通的医生能够治好的。

小子,我看你是不是疯了?旁边的周平贵顿时就大声地叫嚣了起来,怎么,难不成你觉得刘院士是庸医,还不如你这个死瞎子吗?

周平贵的话,顿时就引起了周围人的共鸣。

众人看着叶渊,脸上满是不满,心想这个废物,分明就是过来捣乱的。

就连江若颜都觉得有些面子挂不住,黑着脸说,你先走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听她这么说,叶渊也不由有些失望。

江若颜可是他的妻子,却没想到,就连江若颜,都不相信他。

叶渊叹了口气,惨然一笑,若颜,你难道不相信我吗,老爷子的病,只要用中医的推拿针灸,一定能够治好的。

你这个废物,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周平贵有些激动地跑了出来,伸手往叶渊的肩膀一推,大骂道,你没听见若颜都让你滚了,有刘院士在这里,还轮得到你大放厥词?

说着,他还扭过头,冲着江若颜笑道,若颜,咱们犯不着为了这个废物生气,我们再求求刘院士,一定会有办法的。

刘院士抬起头,一脸高傲地说,我钻研西医多年,还从来没有人质疑过我,什么针灸推拿的中医那套理论,简直就是可笑,想要救治病危,更是痴人说梦!

刘院士的话中,带着隐隐的怒气,显然是因为叶渊刚才的那番话,所以生气了。

宋芳察言观色,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便急忙冲着叶渊说,废物,还不敢赶紧给刘院士道歉!

不了,我可受不起。刘院士不满道。

刘院士,请您再想想办法,救救我父亲吧。人群里,一个男人站了出来。

这人,是江若颜的父亲,江文德,平日里沉默少言。

这个时候,也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一出闹剧,所以才站出来说话的。

刘院士便说,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那我丑话说在前头,治疗的费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众人一听,脸色也都变得古怪了。

刘院士这话的意思,显然就是在要钱了。

江文德先是跟宋芳对视了一眼,然后才说,刘院士,您尽管放心,只要能治好我父亲,我们家对您一定另有重谢。

听见江文德这么保证,刘院士这才点了点头,带着几名助手,重新返回了病房。

不过这么一来,外面众人的气氛,却是显得有些古怪了。

刘院士之前说什么治不好,原来是想要找他们要钱。

叶渊冷哼一声,便开口道,医者仁心,周平贵,这就是你找来的什么医生吗?

周平贵的脸上不太好看,但还是没好气地骂道,能治好老爷子就行了,起码我也是在帮忙,哪像你这个废物,只会在旁边大放厥词!

叶渊还要开口,宋芳便骂道,够了,你这个废物,真是个丧门星,刚一回来,老爷子就病重,你给我滚到旁边去。

听她骂得难听,叶渊又扭过头看了看江若颜。

不过江若颜却低着头,并没有要帮他说话的意思。

江梦媛更是没好气地骂道,臭瞎子,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离我们家远一点。

众人皆是冷眼看着叶渊,对他这样的废物,没有丝毫的怜悯。

叶渊也没有再说什么,低着头,走到了旁边。

周平贵便安慰道,伯母伯母,你们不要担心,刘院士他医术高超,一定没问题的。

真是幸亏周少了。

宋芳说了一句,又扭头看向了旁边的江若颜,小声说,周少这次帮了我们家大忙,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上去跟人家说说话,谢谢他呀。

我现在没心情。江若颜叹了口气,显然是没有多高的情绪。

周平贵便笑着说,没事,伯母,来日方长嘛。

众人在外面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所以也都有些着急。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病房的门,总算是打开了。

刘院士站在门边,便说,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你们可以进来探望,但是声音不要太大,不要打扰到病人。

众人一听,便纷纷朝着里面过去。

叶渊刚要起步,宋芳便朝着他瞪了一眼,骂道,你这个废物进来干什么,在外面好好呆着。

病房里面,江老爷子正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好几根管子,躺在那里,脸色惨白,还没有恢复意识。

江文德便皱眉问,刘院士,我父亲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啊?

刘院士便说,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再等上几个小时,应该就能够醒过来了。

他这话,都让众人长长地松了口气。

既然老爷子没事,那就是对江家最大的幸事。

江文德急忙拱了拱手,一脸感激地说,那就多谢刘院士妙手回春了,等我回去准备准备,一定有重礼相送。

不过就是小事一桩。刘院士抬起头,神色之间,显然是有些自得。

宋芳也赶紧冲着江若颜说,若颜,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这次多亏了周少的帮忙,你还不赶紧去谢谢人家。

周少,多谢你了。江若颜虽然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此刻,也只好站出来道谢。

周平贵摆手道,若颜,你我之间,迟早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道谢的。

听他这么说,江若颜的脸上,便微微显得有些不自然。

但江梦媛却出来,帮着说,这次周少帮了那么大的忙,哪能一句谢谢就算了,姐,你怎么也得请他吃顿饭吧?

看江梦媛出来帮忙说话,周平贵自然是心中暗喜,朝着江若颜看了过去,知道她推脱不了。

可就在此时,病房门口,忽然有人高声道,再这么等下去,老爷子几分钟之内就会毙命,怎么可能醒得过来!

第004章庸医

哈?你这个疯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周平贵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顿时就冲着他大叫了起来。

就是你这个废物,也敢在这里叫嚣,也不想想你凭什么?江梦媛一叉腰,便跟着一起落井下石。

叶渊咬了咬牙,道,就就凭我是

他原本想说,就凭自己是鬼谷传人,已经学透了鬼谷所有的医术。

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在他们的面前,也不过就是废物罢了,哪怕是说出来,也根本就没有人相信。

看到叶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江梦媛便高声问,就凭你什么呀?难不成你还想说,自己是华佗在世不成?

江梦媛这话一说,旁边的众人,也是纷纷大笑了起来,看着叶渊,满脸轻蔑。

看着叶渊被这样当众群嘲,身为丈母娘的宋芳,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

宋芳走了上去,伸手推了一把叶渊,大骂道,这里有刘院士,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废物说话,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面对众人的嘲讽,若是按照叶渊的性子,他大可以直接转身离开。

只是,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江若颜的爷爷。

假如老爷子真是出了事,那江若颜该有多么难过。

想到这里,叶渊只能硬着头皮说,若颜,就算别人都不相信你,难道就连你都不信我吗?

够了,你再继续胡闹,我们回去就离婚!江若颜扭头瞪了他一眼,有些恼火地出声骂了一句。

只是,等江若颜说完之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江若颜的脸色,显得有些不太自在,也不敢咋去看叶渊,只能把头扭到了旁边。

但江梦媛却是挤眉弄眼,冲着他说,废物,听见么,我姐都让你滚蛋了。

好。叶渊苦笑一声,就转身想要离开。

可就他转身的时候,床边的仪器,忽然传来了局促的报警声。

众人朝着病床上看了过去,只见刚才还好好的老爷子,突然吐出一口血来,就连身体,都在不停地抽搐着。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在场众人,全都吓了一跳。

江文德急忙上去说,刘院士,这倒是怎么回事啊?

先别着急。刘院士脸色难看,赶紧上去想要用电击治疗,把老爷子给救醒。

可是他忙活半天,满头大汗,病床上的老爷子,却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都已经没什么生机了。

众人在旁边看着,也都是脸色各异。

不过现在,谁都看得出来,老爷子的情况显然是不太妙。

刘院士,您一定得想想办法啊。周平贵都急了,好不容易卖给江家一个人情,万一老爷子被治死了,那他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以为我不想吗,他这种情况,我怎么治?刘院士擦了把汗,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只能破口大骂起来。

在他看来,此刻的江老爷子,早就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非得是活阎王,才能把他救回来。

爸!你一定要挺住啊!江文德喊了一声,朝着床边扑了过去。

看着爷爷这副样子,江若颜也不由哭了起来,伸手抹着眼泪。

不过这时候,江若颜却忽然想起来,刚才叶渊所说的话。

叶渊,你不是说能救爷爷吗,你说的是真的吗?江若颜忽然转过去,冲着他问了一句。

但是还不等叶渊回答,周平贵就大叫着说,若颜,我看你是疯了吧,居然相信这个废物的疯话,他要是那么厉害,怎么不把自己的瞎眼给治好。

就是。江梦媛也使劲地点了点头,他要是真有这种本事,我就给他跪下磕头。

其他众人,都议论纷纷,不过大多数,想法也都跟周平贵差不多。

从叶渊入赘到他们家起,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连乞丐都不如的废物。

这种废物要是会医术,那母猪都能上树了,简直就是笑话。

要换成是其他人,叶渊可能就真的不管了。

但既然是江若颜开了口,叶渊自然没有办法拒绝。

他便转身回来,走到了病床的旁边。

宋芳也皱眉说,这个废物能行吗?

江若颜也叹了口气,说,没有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说着,她便抬起头,朝着叶渊看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让她最为绝望的时刻,她所想到的,依旧还是叶渊。

哪怕叶渊,在其他所有人的眼里,不过就是废物而已。

叶渊站在病床边,观察着老爷子的情况。

便见老爷子虽然脸色惨白,但是在他的身上, 却有一股黑气游走。

这股黑气,时而在胸口,时而在手臂,时而在额头。

叶渊也不由一皱眉,没想到,鬼谷医书上所记载的那些脏东西,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现代的西医,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自然也就没有针对的治疗方案。

叶渊沉着脸,拿出了怀里的针灸包,打开之后,便能看见长长短短,不少样式的银针。

周平贵看了一眼,便冷声讥讽道,呦,家伙还挺齐全的,也不知道能有几分本事。

刘院士则是黑着脸,讥讽道,真是可笑,就凭这几根针,就想要救人,那我们医院几百万的设备,岂不都是摆设了!

虽然他们急着落井下石,但此刻的叶渊,正在思索着治病的方案,所以根本就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叶渊捏起金针,便连下好几针,封锁住了老爷子好几处的经脉。

那黑气,是顺着经脉游走的,所以,叶渊便封住它所有的通路,将它逼到老爷子的一条手臂上。

等到黑气无路可走的时候,叶渊再施针运气,将那股黑色,全都顺着金针逼出来。

这一切,虽然看似简单,但是要用金针封住人的那么多经脉,还要将这顽固的黑气逼出来,这全天下,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够做到。

总算是有惊无险,叶渊也长长地松了口气,正要撤针,却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句,你们快看老爷子的心电图!

众人一听,便纷纷看了过去,只见心电图机的屏幕上,竟然只剩下了一条直线。

周平贵立马冲了上去,一把揪住叶渊的衣领,大叫道,好啊,我看你才是庸医,竟然把老爷子给医死了!

最强医婿叶渊江若颜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