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浮沉最新章节-刘默赵小云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战神狂婿作者:浮沉
  • 来源:ZW

战神狂婿浮沉最新章节-刘默赵小云小说在线阅读

《战神狂婿》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主角是刘默赵小云的小说名字叫做《战神狂婿》,这本书是由作者浮沉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战神狂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战神狂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3章提亲

刘默,要不,我们就给我弟买单吧。

赵小云小心翼翼说道。

她知道自己弟弟这样做不对,所以怕惹刘默生气。

刘默本来想狠狠怼一下赵家宝这个小舅子的,不过看到赵小云的样子,一下子就不忍了,心里更是怜惜起赵小云来。

赵小云自己身上穿的还是旧衣服呢,还想给别人买单,唉,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女人,这些年她估计也是受了不少委屈。

小云,我也给你买几件新衣服吧。刘默说道。

赵家宝见刘默,答应下来了,心里暗自高兴,这才带着女朋友出门,就碰见付账的了。

就算刘默没钱,既然他想娶自己姐姐,那今天就少不了做这个冤大头,让他榨干最后一份剩余价值。

打定了主意,赵家宝拉着女朋友就把他们往店里带。

赵小云反而是十分的不安。

阿默,我不要新衣服,这,这太贵了看着刘默给自己挑的衣服,赵小云为难的说。

贵什么贵啊?连女朋友衣服都买不起算什么男人,姐姐,你可是等了他十年,别委屈了自己!赵家宝故意用话刺刘默。

刘默懒得理会他,伸手对着服务员说,把这件这件还有这件都包起来,对了,那条裙子拿一个她能穿的号码,让她试一下。

店员立刻捧着裙子送到赵小云面前:这是我们今年的新款,是最好的羊毛开司米,非常适合您的气质,穿在身上轻柔又保暖。

为了不让刘默没面子,赵小云只好勉为其难的接过了这件衣服去试穿。

她一从试衣间出来,周围人都惊呆了。

白色的羊绒裙子显得她腰身格外轻盈,伏帖柔软的面料勾勒出了美好的曲线。

她本身清纯的气质也和这件衣服格外应和,显得无比纯洁,似乎不食人间烟火。

太好看了,女士你可以搭配我们的这件红色大衣,这是最新的面料,一点也不会觉得冷。服务员赶忙赞美说。

好漂亮,我也要!赵家宝的女朋友也赶紧说。

最后到了结账的时候,赵小云只挑了一条裙子一件大衣,花了五千来块,可她却连买了七八件衣物,价格八万三千多块。

先生,您是现金还是刷卡服务员把账单送到了刘默面前。

刘默掏出了自己的黑卡,但是却慢条斯理的说:家宝,按道理我们这也算是第一次见面,作为姐夫的我,给你买些东西也是正常的,所以我就把你那些东西零头给刷了,剩下的八万,你自己负责吧。

说着,刘默就很淡定的结清了赵小云的消费,和另外三千块零头。

把大家看得一愣一愣的。

刘默,你这是什么意思?小舅子赵家宝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

没什么啊,不是你说的吗?男人要为自己女人买单。刘默淡淡的说。

你好意思你,我姐等了你整整十年,多少有钱人追她,她都没答应。你回来就这么小气!你这个穷酸样真让人恶心!赵家宝升高了嗓门。

你说的没错,我欠你姐的,给她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不过我没必要管你的女朋友吧?睡她的也不是我,除非刘默扫了一眼那个女孩,意有所指地说。

我姐的就是我的!赵家宝说的理直气壮。

他们这一闹腾,引起了周围服务员的注目礼,和其他顾客指指点点的议论。

赵家宝身边的女朋友面皮薄,这下子可是受不了了。

只见她把手里的衣服朝着赵家宝身上一砸,生气的骂道:你丢不丢人!我林珊珊缺给我买衣服的人吗?陪着你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完拿起包包,扭身就走。

赵家宝赶紧伸手去拉她,却被她反手一个耳光,打得清脆响亮。

干的漂亮!

刘默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

不过赵家宝居然是个受虐的舔狗,愣了一秒钟后,就又飞快的追了出去,嘴里还喊着:珊珊,你等等我--

哈哈哈,真是爽气!刘默这边正看得高兴,却撇见赵小云一脸的阴云,几乎快哭出来的样子。

你,你怎么可以那么对我弟弟?豆大的泪珠在眼眶转来转去,语气充满了指责的意味。

我对他干什么了?刘默不客气的反问道。

你,你--赵小云有一时半会也说不出什么来,她心里也很乱。

要说刘默没义务替小舅子付账,但是她觉得那毕竟是自己弟弟,刘默不应该让他陷入尴尬的地步。

两个人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刘默叹了口气,说道:小云,我们虽然这么长时间没见,但我看得出来,你心疼你弟弟,这也是正常的,但你真觉得你弟弟值得你心疼吗?

你看看你弟弟从一开始说的话,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你有应该的尊重,你在心里把他当弟弟,或许他只是把你当商品吧,我刘默也不是小气的人,如果你弟弟正常对你,且真的一时有困难的话,别说今天的八万块钱,就算是八十,八百万,我刘默也出得起!

但我刘默不是冤大头,你也不是件商品,你是我刘默的女人!

刘默的声音沉了下来。

赵小云被刘默的话,给说到了要害,只是低着头,不敢看刘默说道:

我知道你说的,但我也没办法啊,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我的亲人。

你善良,重亲情这是好事,但小云,事情真不是你想的这样简单,再说了,你这么对待你弟弟,其实也不是真的为他好,只会把他培养成一个自私自利的废物!刘默听了赵小云的话,忍不住说道。

谁知道他的话却刺伤了赵小云,只见她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带着哭腔说:

那我能怎么样呢?我弟弟是废物我不知道吗?可是你知道我在那个家里生活的多么辛苦吗?我父母一直就重男轻女,这些年也早就盼着我嫁个好人家,好帮衬弟弟,你一走就是十年,你有没想到我受到多大的压力

看着赵小云的泪珠,刘默心里也很难受,伸手想帮她擦擦,却被赵小云退了一步躲开了.我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你知道吗?在这些年里,我母亲天天闹事,逼我嫁人,要不是你以前寄回的那些钱缓和了他们的情绪,我在哪个家也等不到今天!

你知道吗?好几次我也是以死相逼,这才让他们安生了些。不光是你的钱给了他们,我这些年辛苦的工作,省吃俭用,也是想让他们看在钱的份上,别再折腾了。

想起这些年的委屈,赵小云的情绪有些激动。

因为她执意等刘默,这些年父母没少给她脸色看。

在家里,赵小云一向是干活最多,吃穿最差的,还要挤出时间去孝敬刘默的父母。

就说我弟弟吧,他是没用,是贪钱,但是谁让他是我弟弟呢?你可以不给我买衣服,但是何必要羞辱我弟弟!你这样,让我回家怎么做人啊!赵小云哭着控诉着。

听了赵小云的哭诉,刘默倒是也觉得自己有点冲动了。

毕竟赵小云还在家里生活,自己得罪了小舅子,只怕他回头就在家里给姐姐气受。

而小云一向是逆来顺受的品格,压根不知道反抗父母和弟弟。看来只有让她完全脱离了那个家庭,才能慢慢地树立起自我意识。

女孩子的青春确实宝贵,毕竟她等了自己十年。

刘默长叹一声,伸出有力臂膀把泣不成声的女孩搂在怀里。

明天一早我就去你家提亲,咱们还是尽快结婚吧!

一句话只要说到了点子上,就胜过千言万语。

刘默一句结婚立刻让赵小云止住了哭泣。

这么多年的等待,担惊受怕,终于有了结果。

她也不再说话,把头埋在刘默的怀里,反手紧紧抱住他。

两个人感受着彼此的体温,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

第4章钱都没了

这场商场购物,虽然以不太愉快告终,但对刘默来说,过程还算是愉快的。

至少,他和赵小云之间的感情,没有因为多年分别而变淡,反而更深了。

购物过后,刘默本来要带赵小云一起回家的。

只是,赵小云上班公司那里,突然打来电话,有个事情要她处理一下,赵小云也就先离开了。

一路上,看着变化很大的江北市,刘默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十年了,他离开家已经十年了。

特别是最后的三年,成为战神的他因为接到特别任务,所以整整三年没有跟家里联系过,也不知道父母的身体怎么样了?小妹有没有长大?

他也打过电话回家,但是三年前的电话早就不通了,也不知道父母是不是搬家了。

刘默不确定这点,也没来得及问赵小云,只能按照脑中的记忆,向家里而去。

他原来的家位于已经破产的国营棉纺厂家属院,虽说现在江北城市大改造,出现了不少漂亮的建筑。但是下岗工人居住的家属院则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还是一样的破小旧。

此刻已经是晚上了,在小区里暗淡的路灯照耀下,刘默一眼就看到了那熟悉无比的灯光。

那时就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家啊!

只是不知道是否已经物是人非,自己的家人还在不在这里?

就在他近乡情怯的时候,只听自己身后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撞了过来。刘默身子一晃,轻巧的避开了。

你是谁?大半夜的在这里干嘛?我跟你说这里住的都是穷光蛋,你要想偷东西就来错地方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叉着腰说。

听着这个有些熟悉的稚嫩声音,刘默心里泛出一阵属于血亲的悸动。

虽然十年不见,但是他已经认出这个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妹刘笑。

笑笑,你不认识我了?刘默笑着说。

女孩呆了几秒,然后就一头扎进了他怀里,带着压抑不住的哭腔喊道:爸,妈,你们赶紧出来啊--我哥回来了,我哥没有死啊--

随着一阵叮了咣啷的声音,两个有些蹒跚的身影就从房子里冲了出来。头发花白的母亲一马当先,也不看脚下的土路,朝着刘默就冲了过来。

眼看老人家差点绊倒,刘默抱着怀里的妹妹,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恰到好处的扶住老太太。

妈,我回来了!

一声熟悉的称呼,让老人立刻泪如雨下,抱着刘默老泪纵横。身后随即赶来的父亲,看着刘默怀里一边一个,两个泣不成声的女人,也是红了眼眶,叹息着说:赶紧回家吧,外面冷。有什么回去再说。

回到自己的小家,刘默这才发现家里的陈设居然还和十年前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台破旧的老电视,缺了个角的餐桌,沙发巾是母亲自己缝的,墙上挂着一张自己离开时候照的全家福。

默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吃饭了没?妈这就给你做饭去。老太太抹着泪就往厨房去。

孩子啊,你怎么这几年都不给家里捎个信,你妈担心死了!老爷子打量着儿子说。

我接了秘密任务,有保密协定,不过你们放心,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退休了!刘默笑着回答。

不走了,不走了就好,什么退休不退休的,你这孩子,你还年轻,回头找个工作赶紧成家吧!听说儿子不走了,老爷子的皱纹也舒展了不少。

哥哥,你不知道啊,你这几年没音讯,妈妈天天求神拜佛的,就怕你死了--刘笑此时已经才干了眼泪,有点新奇的打量着自己的哥哥。

呸呸,童言无忌啊!什么死不死的,你这孩子以后说话注意点。老太太端着饭菜出来,对着小女儿瞪了一眼。赶紧吃,一会冷了!

金黄的小米粥,自家蒸的大馒头,陪着老太太腌制的辣萝卜条。

很简单的晚餐,却是游子魂牵梦萦的味道。

一口热粥下肚,那感觉比吃什么鹅肝松露都舒服,这就是家的味道。

对了,妈,你们一直住在这里,是因为要等我回来吗?刘默边吃边说。

头几年他可是寄了不少钱回来,嘱咐父母买新房子改善生活条件。不过他猜他们一家人还住在这里,估计是怕自己回来找不到家。

你们就是怕我回来找不到家,也可以装修一下嘛!我不是给你们寄了不少钱吗?你看看这家具都多少年了?刘默咬着大馒头说。

这听了儿子的话,刘老爷子有点迟疑。

装修什么啊?哥,我跟你说,你寄回来的那些钱啊,都没了,全被小云姐家拿走了。刘笑一听,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