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谢晚晴宇文泽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 时间:
  • 小说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作者:慕容嫣儿
  • 来源:WXB

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谢晚晴宇文泽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主角是谢晚晴宇文泽的小说叫《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它的作者是慕容嫣儿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

《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第六章: 反弓煞

  你们这几个没眼力劲的贱蹄子,还不快点把饭食拿来。晚晴一天都没有吃到东西了,你们是想饿死她,然后瓜分谢家的财产吗?王氏哭喊着爬了过来,抱着谢晚晴一阵嚎啕大哭。

  完了还不忘继续磋磨谢家的子孙。

  谢晚晴:自己这极品娘战斗力奇强啊!

  一行人欢天喜地回到了上下跑村,王氏让三个XF给谢晚晴烧了一桶热水,好好梳洗了一番,又端来清汤寡水的晚饭,哄着她吃了一些。

  谢晚晴被自家极品娘磋磨的脑壳疼,便借口累了好容易才把人给打发走。

  她长出了一口气,钻进暖和的被窝里,又想起她此番进山的战果。

  谢晚晴把夜明珠放在床头,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

  她害怕被人发现,连忙找了块帕子把夜明珠的亮光遮了起来,仅留下一缕光芒,照射在她的床铺上。

  接着她又掏出那本《鲁班经》迫不及待的打开,想看看这本书里到底说了些什么。

  原来,这鲁班分为九个等级,只有第一个等级是免费开放的,后面的每次等级提升都需要机缘和任务达成。而她现在就是处在入门级的风水学。

  谢晚晴看完了风水学的内容就想着看看第二级的内容,却是怎么也打不开了,不过,内容看不到,不代表目录看不到,当谢晚晴看到目录上第二等级上写的瘦身学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要说她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她那一身肥肉了,她仔细翻了下目录,发现目录简介那里有一行小字。

  升级规则:行善积德,助人为乐,3--3。

  这个

  难道是让她要做三件好事?只要她做完了三件好事,就能打开第二个等级瘦身学了?

  这个收获让谢晚晴一下子如打了鸡血,一直到公鸡打鸣,才沉沉睡去。

  等她一觉睡醒的时候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她连忙伸了个懒腰爬了起来。

  谢晚晴穿戴整齐,站在门前环顾了一下四周,她发现院子中间种了一棵大树,瞧着树形应该有些年头了。

  这时,昨晚上从奇书之中看到过的内容叮的一下,就自己冒了出来。

  谢晚晴瞧这大树,眉头不禁皱了皱。连忙走上前去查看,见谢家院中竟然种了一棵巨大的桑树。瞧这桑树的模样,在这里最少生长了五十年之久了。

  谢晚晴查看了一下桑树的树荫,见这树荫严丝合缝地罩在谢家家主谢村中的窗户上,想必这主屋是一年到头都见不到阳光的。

  看到这里,谢晚晴眼皮不禁跳了跳。难怪这谢家主宅之中的女眷会接连横死,想必是这棵桑树的诱因了,看来得找机会尽快把这棵桑树给砍了。

  想到这里,谢晚晴冲着自家奇葩娘亲说道:娘,为什么咱这院中要种一棵桑树啊?

  没等王氏回答呢,这三房金枝就捂着嘴在一旁笑了起来:我说小妹啊!你这每天十指不沾洋葱水的,家里吃喝都由哥嫂给张罗着,哪里知道这棵桑树灾年的时候可以救人命啊!你瞧瞧咱上下跑村,谁家院中还不种几棵桑树!

  这老谢家就数你话最多,我丫头十指不沾洋葱水咋的了?是吃你的了?还是用你的了?还不滚去喊你爹吃饭,在嘚嘚小心我大耳光抽你。要是看不惯就分家滚出去。

  丫头,走,我们吃饭去。

  王氏一听三房嘲笑自家宝贝女儿,顿时不依了,双手腰一叉,张嘴就骂上了。

  金枝见婆婆发怒,哪里还敢再吱声。这谢家这么穷,若是分家分出去,总不能靠喝西北风过日期吧!因此忙低着头进了屋。

  谢晚晴瞧着自家娘亲的彪悍模样,心中一阵感慨。

  得亏自家娘亲这么彪悍,否则以谢家这风水格局,只怕也要落得跟谢村忠的原配妻子一样的下场了!

  金枝搀扶着谢晚晴那便宜爹从房中走了出来,谢晚晴瞧着谢村忠瘸着的那条腿,眼眸之中的神色不觉又深了深。

  心中暗自腹诽:看来这谢家的风水格局定是有问题,明天一早得好好查看一下才行。脸上却不动声色,跟随王氏进了屋。

  谢晚晴往谢家大门跟前一站,这眉头又不自觉的深深皱了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眸四下瞧了瞧,便发现了端倪。

  只见正对着谢家大门的是一条弯曲的反弓形小路,这反弓形的道路,弓对着住宅,弦对着外面,在这弓的正中间还长着一棵笔直的苍天大树。天然形成了一个反弓煞的格局。

  住宅前一直有弓箭相逼,日子怎么会安稳、幸福。所以住宅前有反弓煞,主家就会疾病缠身,财运衰退并易生叛逆子孙,六亲缘薄。

  难怪这谢家一贫如洗,不是生病就是去世的。这风水格局若是不改,后面恐怕还会有更严重的问题。

  谢晚晴锐利的眸子一咪,又四下看了看,暗中勘探了一下方位,嘴里念念有词,心下便有了计较。

  宇文泽经过昨夜的一番修整,今日起来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此时正依着门框,瞧着谢晚晴在大门前转来转去,嘴里还嘀嘀咕咕、神神叨叨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宇文泽眼神森然地暗中观察着谢晚晴,他心中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好像和昨天不太一样了。

  但究竟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时,谢晚晴脸上已经褪去凝重,满脸带笑地走了回来。

  一抬头正好瞧见宇文泽脸上的怪异表情,谢晚晴马上笑着打招呼:嗨!早上好,昨晚睡得可好?

  谁知道宇文泽一点不领情,冷哼了一声以后,砰得一下关上了房门。

  谢晚晴弄得一脸莫名。

  不过她今日有许多事情要做,可没工夫跟宇文泽较劲。

  娘,我四哥去哪里了?谢晚晴拖着肥胖的身体,蹭到王氏身边问道。

  死到田里干活去了。一个个就像饿死鬼托生的一般,就知道吃,把这家里的粮食都快吃完了。连一个大子都赚不回来的窝囊废,难怪连XF都娶不到。王氏没好气地骂道。

  谢晚晴:

  

《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第七章 怼天怼地怼空气

  谢晚晴等自家娘亲骂完了,气顺了,这才学着自家娘亲一脸恶狠狠地说道:就是,就应该让他们多干活少吃饭。不过娘亲,我想到一个整四哥的方法,您帮我参谋参谋好不好?

  通过搜索记忆,谢晚晴知道原主可是个标准的马屁精,整日里把谢村中和王氏哄得晕头转向的。所以才被他们纵容的无法无天。

  我闺女又有什么好点子了,快跟为娘的说说。王氏一听有整人的方法,顿时来了兴趣,两眼冒着光。

  原主以前一肚子坏水,没少给王氏出坏点子。

  娘亲,你看咱院中这棵树,长得这么粗,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咱让四哥把它砍了,然后卖了银子给我添嫁妆可好?还有大门外面那棵树,都给它砍了,留着给我添嫁妆。谢晚晴精明地小眼睛布灵布灵瞧着王氏。

  对呀!赶紧把这两棵树砍了,不然回头那几个丧门星分家,又要打这两棵树的主意,我这就去找人买。王氏一听,顿时赞同,连忙转身往大门外走。

  娘,娘,谁去把四哥喊回来呀!谢晚晴连忙追了出去。

  老大家的,赶紧去地里把谢一尘给我喊回来,我回来之前若是看不到他,小心你的狗腿。

  王氏一边走,一边骂着。

  大房兰花唯唯诺诺应了一声,连忙朝田里跑了过去。

  等谢一尘气喘吁吁赶回来的时候,便瞧见谢晚晴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靠在大门上望着他。

  谢一尘吓得心里一忽悠,连忙四下看了看,生怕这个刁钻的小妹又在哪里设下了陷阱,等着他往里面跳。

  谢晚晴一阵扶额,连忙忽闪着小眼睛冲谢一尘招了招手说道:四哥,过来,给你安排了好事。

  这一声四哥叫得谢一尘更害怕了,两腿哆嗦着,声音颤抖地说道:小妹,四哥最近没做啥错事呀!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吧!别吓我了。

  谢晚晴顿时被气得炸毛,原本想着做点改变,看来这些人都是敬酒不吃不罚酒啊!

  谢老四,给我滚过来

  哎!小妹,你有啥吩咐?谢一尘一听放心了,开启舔狗模式,笑眯眯地蹭了过来。

  斧头给你准备好了,去把这两棵树给砍了。砍完再把门前这条路修直了。谢晚晴拿大白眼翻了谢一尘一下,直接扔过去一把斧头。

  啥?小妹,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你是不是觉得我闲得很?

  咋了?你想造反啊?你妹妹让你干点活计能累死你?整日在家吃白饭怎么没撑死你?不想干现在就给老娘滚出谢家去。王氏跟一阵风一样从大门外闯了进来,叉着腰开启骂人模式。

  没有,没有我这就去。谢一尘吓得脑袋一缩,连忙拎起斧头伐木去了。

  谢晚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宇文泽眯着眼睛瞧着外面的动静,心下一阵腹诽:这丑女人居然懂风水异术?要不然她又是砍树,又是修路的是做什么?

  其实从宇文泽来到谢家的时候就发现这家里的风水有问题了,不过他先是被谢晚晴下了药,又被绑了手脚,还差点清白不保,一心与这个丑女人斗智斗勇,根本没有机会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不过不可能啊!这个女人又胖又蠢,怎么会懂风水异术呢?难道只是凑巧?

  宇文泽心里充满了怀疑,因此决定不动声色的再仔细观察一下。

  谢村忠听到外面的砍树声立刻瘸着腿走了出来:住手,你小子吃饱撑的没事做,砍这棵树干嘛?找死是不是?

  爹是小妹让我砍的。谢一尘一脸委屈,他最不想砍树了不好吗?

  咋了?是我让砍的,把这两棵树卖了给我女儿当嫁妆,你有什么不满意吗?王氏转头又怼了谢村忠一顿。

  谢村忠立刻脑袋一缩,小声嘀咕道:这败家娘们,这棵树饥荒的时候可救了我们全家的命哩。

  谢晚晴瞧着自家娘亲凶猛的模样,想起了非洲大草原上的平头哥,怼天怼地怼空气,真是太嚣张跋扈了。有这么一位亲妈护着,谁敢欺负她啊!

  不过瞧着谢村忠一脸破败的模样,谢晚晴心中又生出好大的不忍。

  她笑眯眯地走上前去,娇嗔地拉着谢村忠的手说道:爹,这棵树长得实在是太大了,本来咱院子就小,现在又被它占去一半,显得更拥挤了。您放心以后有我在,保证不会再让你们挨饿了。

  嗤!你就吹吧!谢一尘小声嗤笑了一番。

  瞧着谢一尘满头大汗的模样,谢晚晴心里有些酸楚,都二十好几的人了,长相英俊又能吃苦,就是因为家里穷,到现在都娶不上XF。

  看来她得尽快想一些赚钱的法子,好提高这一家的生活质量才行。

  谢一尘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把这两棵树收拾利落了。

  王氏找人把树拉走了,一共卖了六两银子。

  王氏转身就偷偷给了谢晚晴一两,说是留给她买零食吃。

  四哥这是给你的奖励,你今天干活辛苦了!谢晚晴把一两银子分了一半悄悄塞进谢一尘手里。

  谢一尘狐疑地瞧着谢晚晴,自家这个跟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的小妹,怎么突然发善心给自己银子了。

  回头会不会又跟王氏说,他偷了银子。

  想到这里谢一尘连忙把银子塞给了谢晚晴:我可不上你的当,这招你以前用过了。

  谢一尘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谢老四,你找死是不是?别不知道好歹。你以为我为啥平白无故给你银子,那是因为我想让你给我当小弟,以后只要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保证你有银子赚,而且年底就让你娶上XF。谢晚晴胸脯拍得咚咚响。

  谢一尘瞧着谢晚晴一副山大王的模样,倒符合她平日里的人设,这才狐疑的把银子收了起来。

  XF这种事情,我就不想了,就咱家这种情况,谁家的姑娘愿意嫁过来。

  谢一尘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了,蔫蔫地耷拉着脑袋。

  别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到时候赚到了钱,就自己买个院子,分家单过,那个时候还愁没XF吗?谢晚晴把胳膊搭在谢一尘的脖子上,大胖脸上满是憧憬,小眼睛里闪动着希望的光芒。

  

本书标签:田园悍妇:掳个王爷来种田,谢晚晴宇文泽,慕容嫣儿,穿越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