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君落羽云弑天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 时间:
  • 小说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作者:一世风流
  • 来源:WXB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君落羽云弑天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主角是君落羽云弑天的小说叫《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它的作者是一世风流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第六章 谁打的?

客位的另一方上,此时坐着满脸堆笑的城主大人。

那一脸的恭维和巴结,让这张平日里看着还可以过关的脸,此时看起来分外让人想呕吐。

而他的身后,则是几个利同小镇的官员,都是一脸的巴结。

想来也是,虽然她爹和这君沉是兄弟。

不过那职位和官爵的高低摆在那里在。

她爹是无用的子爵,那君沉可是帝国都说的上话的伯爵。

公侯伯子男,五大爵位,

落羽不陌生,满清不就正用的这样的爵位制度。

城主巴结,理所应当。

落羽一步踏进大厅,目光一扫见已然心中有底。

当下慢条斯理的走进来,嘴角勾勒起一丝淡笑道:爹,娘,今晚怎么这么热闹?

一边说一边缓步就朝坐在主位的她爹娘走去。

非烟一见出去采购茶叶三天未回来的落叶回来了,不由笑着朝落羽招招手道:过来,羽儿,这边坐。

落羽见此应了一声,径直就朝那位置上走过去。

眼角都没给城主大人,和那应该是她三伯的人扫一个,看上去就像个没家教的女孩。

果然,那男人和那女子眉头齐齐一皱,眼中的嘲讽更浓。

废物。君沉伯爵见此冷冷的扔出一句。

羽儿,先见过你三伯和落尘姐姐。

落羽的爹此时也正好插话进来,提点落羽一声。

这两声落下,大厅内气氛顿时有点尴尬,君云和非烟的脸色有点难看起来。

落羽则站定脚步,面无表情的看去。

君沉见落羽毫不遮掩的打量他。

不由眼中嘲讽之色越发浓郁,视线锁定落羽脸上的红色胎记,脸露不屑和厌恶。

原本以为国王陛下把这婚事忘了。

那今年三王子十七岁,正好可以开始准备选妃。

他正想着凭借她女儿的姿色和身份,和国公府的势力,怎么也有资格坐上那王妃位置。

没想国王陛下居然没忘,还开始下旨要落羽进宫,美其名曰什么培养感情,真是鬼火直冒。

这下家族里震动,立刻就开始把已经快要遗忘的丑女提上头等大事。

而他此番正在临郡视察。

这不,家族飞鸽传书要立刻过来保护这丑到极点的女子。

平日里想他看一眼这样的丑女都要吐,现在保护她,简直窝火。

君沉一想到这,那眼中的鄙视和厌恶更加的浓重。

而他身边的落尘则比她父亲还要直接的脸上堆满了嫉妒和怨恨。

本来这王妃位置一定是她的。

现在居然还是落在这丑不拉几的女人身上。

生生是气煞她也。

当下,唰的一下站起身,几步走上前,围绕着落羽走了一圈,不无讽刺的厉声道:丑成这样,简直让人想吐。

这么丑就算做上王妃,也迟早是被休的命。

还不如早点死了干净,免得玷污我们的眼

落尘侄女,注意你的言辞,你

啪。

尖酸刻薄的落尘狠毒的话被发怒的君云一下打断,岂料同一刻,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清晰的绽放在空中。

正在说话的落尘脸被打的扭至一旁,脸上瞬间升腾起一片红色。

大厅中有一瞬间的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挨打的落尘。

她身边没有人动手啊,这

你打我?短暂的寂静后,落尘一下跳了起来,那玫瑰花一样的脸,气的已经完全的扭曲。

不过一话吼出来却自知站不住脚,这么多人都看着,落羽一直淡淡的站在那里,动都没动,想赖也赖不到她身上去。

当下落尘狠狠的瞪了落羽一眼,就刻薄依旧的道:就凭你,还没那个本事。

说罢,怒视着面前的空气,破口大骂道:谁,谁敢打我,给我滚出来,滚出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落尘几乎被打的一个踉跄,另一边脸瞬间红了起来。

是谁?看着此处的君沉脸色一黑,唰的站了起来。

冰冷的目光狠狠的扫了满脸的诧异的他的五弟和弟XF一眼。

五弟武功已废,五弟媳不会斗气,落羽更是废物中的废物。

谁出的手?

敢打我,我杀了你落尘猛的升腾起橙色斗气,唰的抽出腰间的长剑,朝着她周围的空气就猛劈。

啪啪。

那想她话才一落,那无形的力量直接穿透她的斗气和剑光,就是两耳光。

落尘身形一颤,一跤坐到在地,一口牙血喷出来,里面夹杂着一颗洁白的贝齿。

落尘悲愤了,怎么回事,她看不见谁打她,这是怎么回事?

君沉愤怒了,猛的冲出来一边扶他的女儿,一边怒吼道:是谁,有本事给我站出来,藏头缩尾算什么本事,在不出力,我咒你全家

落羽一话听到这,脸色一冷,手指朝着愤怒的君沉就是一弹。

砰。瞬间就见那冲出来的君沉膝盖一软,结结实实的就给落羽跪在了面前。

大厅瞬间寂静,所有人的相当诧异的看着跪下的君沉,包括哭闹的他女儿落尘。

就在这样惊异的气氛中。

落羽慢条斯理的弹了弹衣服,看着君沉面无表情的道:伯父这是做什么,这么大礼岂不是折杀侄女。

说到这话锋却突然一转:不过,子不教,父之过。

君落尘口出恶毒之言,实在缺乏礼教,伯父要为她陪罪,也算是应当,那这礼侄女就承了。

伯父就起来吧。

慢条斯理的说罢,落羽挥挥衣袖,很自然的走至她爹娘的桌前,坐下。

君云和非烟见此对视一眼,看看他们一派自若的女儿,在看看依旧跪着的他三哥,这

寂静,大厅中诡异的静寂。

让那从院子里传来的依依呀呀声,衬托的越发寒颤人。

而此时隐藏在夜色下的君飞则微微扬了扬眉。

君云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这就是落羽那莫名其妙的武功,内功,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短暂的寂静后。

咳咳,这个,伯爵大人,这个既然你,你已经忏悔,那还是快请起来吧。就在这寂静中,城主大人青白着脸强笑着打了个圆场。

这伯爵大人突然的忏悔和陪罪,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第七章 我不是废物

不过既然伯爵大人有那个领悟和气度,他们应该予以赞扬。

只是落羽都说不用跪了,这还跪着,这

而厅中依旧跪着的君沉,此时几乎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想下跪?他忏悔?他不想起来?

妈的,他们那个眼睛看见他不想起来了?他这是起不来,也说不出话。

先时只觉得膝盖一麻,喉头一涩。

紧接着就成这样的情况。

他这是打落牙齿合血吞,有苦难言说不出。

席上的落羽见此,劈空指力朝着君沉临空一点。

爹,你起来,起

一旁的君落尘正使劲拽起君沉,就见君沉突然站了起来,不由使力过猛的一个踉跄坐到在地。

没有理会摔下去的落尘,君沉一双眼死死的盯着落羽。

落羽伸手端起席面上她爹的酒杯,正在指尖把玩着。

仿佛感觉到他的注视,眉眼微动淡淡的看了过来。

平静无波,婉若一潭深水,黑的让人不寒而栗。

对,不寒而栗,君沉突然打了一个寒战,怎么会,落羽怎么有这样的眼神,这

一眼扫过君沉,落羽没有在理会他。

指尖在酒杯上拂过,眼光移至中庭,嘴角勾勒起一丝弯度,缓缓道:既然已经来了,就出来吧。

淡然的话语彷如清风拂过,却吹皱了一池春水。

君云,君沉等人齐齐一愣。

然就在他们齐齐一愣中,那庭院中吹拉弹唱的伶人们,突然暴动起来,只见银光一闪,一银色的利器破空而来,直指落羽。

小心。君云瞬间大叫。

而君沉同时双眉一竖,绿色斗气瞬间布满全身,一挥手中破山斧厉声道:谁敢动。

一边一斧头就朝那射来的银色利剑砍去。

落羽现在是他们君家的香饽饽,要是她死了,这一任的三王妃绝对不会在从紫衍国公府出。

那族中长老等看不会把他给撕了。

银色破空来的快,君沉自然速度也快。

一斧头拦空而上,狠狠的砍向那银色长剑。

砰。两物直直对上,只听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响起后。

已经修炼至绿色斗气的君沉,手中破山斧猛的被高高的弹起,朝后飞落,而那银色长剑却朝着落叶速度丝毫不减的射去。

比君沉还高的斗气。

君沉,君云,陡然变色。

君云全身武功尽失,然眼光还在。

一见如此情况,立刻想也不想猛的一个扑身就朝身边的落羽扑去。

他的女儿,他绝对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杀了。

长剑破空,快若闪电。

君云没有斗气,速度怎比的上那利剑。

眼见落羽要被射个对穿窟窿,君云的眼中已经血红,张嘴厉呼道。

啪。

就在君云厉喊出声的当口,一声清脆的碰撞声突然在落羽身前扬起,那激射而来的银色长剑突然停滞在空中,不得寸进。

君云的厉呼生生的被卡在了喉咙里。

眼前,落羽一手执杯正杯口对外举着。

而那杯口中那银色的长剑正刺入酒杯。

一柄君沉都阻拦不住的长剑,居然被落羽一酒杯给拦截住了,这

君云睁大的眼睛,没法控制的任由自己朝落羽身上倒去。

而落羽一手执杯,一手朝他一撑,稳住他身形的同时转头朝他一笑道:爹,你放心,我不是废物。

说罢,落羽身形一晃,已经站定在了大厅正中。

这点伎俩就想要我的命,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一话落下,落羽手一摔,手中的酒杯带着那银剑重重的碎裂在地上。

落羽身形晃动,五指如钩,就朝那伪装成艺伶的几人冲去。

杀啊,还我们兄弟的命来,今日定要除了你这个奸臣卢成飞

那几个冒充伶人的两国公府的人。

显然没有想到传言中,什么都不会的丑女落羽,居然能接他们一剑,这明显与传言有异。

不过到底是两国公府的人。

短暂的愣怔后,立刻喊出口号,纷纷出手就朝落羽攻来。

落羽一听眼中充满了讽刺。

不敢正面暗杀与她,巧立名目刺杀城主。

到时候,她若死了,不过是牵连,自然有人伏诛,两国公府算得到好。

至于那口号中的奸臣卢成飞城主,莫名其妙惊骇的屁滚尿流的往君沉和君云身后爬。

刺杀他的?

他没得罪什么人啊?

变故一瞬之间,宴会变成杀场。

在坐的利同城大小官员,吓的面色惨白,连连后退躲避。

风动树梢,暗夜杀机四伏。

一袭蓝衣的落羽脚不粘地,身形犹如鬼魅,所过之处,只听骨头断裂声响起,人影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却根本看不见落羽怎么出的手。

三哥快去帮落

此时才缓过神来的非烟一声惊叫,然话还没有吼完,就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站在大厅中的君沉,看着厮杀场面,嘴角抽了抽,没有回答,反而下意识的摸了摸颈项,打了个寒栗。

这身手,这身手

刚才暗中出手对付他的肯定是落羽。

是她打了落尘,是她逼得他下跪

一念明白到这里,君沉的脸一下白了。

要是落羽要杀他们,刚才

沉默,令人窒息和兴奋交替的沉默。

君云沉默,君沉沉默,非烟沉默,就连高傲的孔雀一般的君落尘也沉默,这是不会斗气的丑女落羽?

一把卡住最后一个伶人的颈。

落羽脚一抬,狠狠的踢上去。

立刻,只听一声咔嚓声响,那男人声音都没出,就倒了下去。

手腕一翻,一把扔开死去的这男人,落羽脚尖在地面一勾,地上那银色的长弓,立刻落入落羽手中。

落羽脚尖连点,五柄长剑立刻跳起,收入手中。

腾空一个后空翻,高高站立于屋顶之上,落羽转身,搭箭,开弓,一气呵成。

只听嗖的一声闷响。

五柄长剑朝着暗夜就激射了出去。

砰,砰,砰暗夜月色下,两声碰撞伴随着三声闷哼声传来,清晰可闻。

落羽眉头一皱,居然跑了两个。

当下就身形一跃就欲追击。

她上辈子乃国安局的人,秉持的信念是绝不滥杀。

本书标签: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君落羽云弑天,一世风流,穿越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