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浅贺泽川)隐婚大叔超暖甜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26 16:30:02    隐婚大叔超暖甜by:蚊子    来源:QR

    小说简介:为大家推荐一本总裁爆文《隐婚大叔超暖甜》小说,是作者蚊子 所撰写完成,讲述了苏浅贺泽川痛心断肠的爱情纠葛,章节片段试读:传言,二爷贺泽川又老又丑又克妻,身体某方面有隐疾。后来又传言,二爷贺泽川‘高龄’娶到老婆苏浅后,...

    (苏浅贺泽川)隐婚大叔超暖甜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让人非常惊喜的一本总裁小说《隐婚大叔超暖甜》收到了广泛称赞,文中苏浅贺泽川两人的神仙爱情也是一大看点

    《隐婚大叔超暖甜》第八章 他就是贺泽川?

    苏浅将伤口简单的处理好,退后一步眯了眯眼,想要笑一下安慰大叔,却忽然发现他的目光很吓人,隐藏着一种她看不懂的什么。

    大叔,你怎么了

    他的耳根红的厉害,幽暗的眸色浓的化不开,直直盯着她的身子。

    苏浅发现了自己的狼狈,两边脸颊发烫,终于明白了大叔眼睛里的是什么。

    双手护住胸前蹲下.身子缩成一小团,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大叔,我知道你是一个君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低低说着。

    刚刚一慌乱就将匈衣脱下来了,居然忘记了这茬,所以不怪他!

    贺泽川眼底的情谷欠慢慢消退,沉重的呼吸渐渐平缓。

    一点防备心都没有,难怪会被绑架!

    这一刻他想要告诉她真相,他是她真正意义上的老公,现在就要吃掉她。

    可她对‘大叔’这个身份是如此信任。

    苏浅抱着膝盖蹲在那里低着头,散乱下来的发丝遮挡住半边脏兮兮的小脸。

    贺泽川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掌,握住她的肩膀,轻轻将她拉起来。

    大叔!苏浅害怕的将身子往后缩了缩。

    贺泽川眼底一片清明,轻轻的将她散落的诱发别到耳后,淡淡道。

    别怕!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亲手为她穿上。

    苏浅对上贺泽川的眼睛,心神都沉入进去。

    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心仿佛有魔力般,让她挪不开目光。

    有车子来了,你还不去拦车?

    贺泽川伸手将她脸上的灰尘擦去,唇角勾起一抹宠溺。

    他笑容让苏浅呼吸都停滞了,原来,男人笑起来也有这么好看的。

    她良久才回过神,暗骂自己一句花痴。

    连忙去路边拦车。

    秦晓痩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入贺二爷法眼!

    所以他就亲自驾车来了。

    连那座千年冰山都能被融化,那个苏浅应该是一个热情如火的女人吧!

    盯着后视镜里那张略显阴柔的俊脸,秦晓痩整理了一下发型。

    自己一定要给小嫂子留个好印象才行,日后才好求她为自己办事!

    突然,一个女孩冲上马路,挥着手。

    停车请你停车帮帮我们!

    秦晓痩蹙眉,差点就将她撞到了,在一阵急刹车声中将车子停稳,正要开骂,忽然对上一双冰冷的眸,贺二哥仿佛要吃人一样,将那个小女人护在身后冰冷睨着他。

    秦晓痩这时候才意识到女孩就是那个‘热情如火’的女人!

    他急忙换上一副笑脸。

    嗨,你们好!

    贺泽川眼底带着警告,似乎在责怪他刚刚差点撞到他的小妻子,而苏浅却深怕他跑了似的,上前一把抓住秦晓痩的衣服。

    这位小哥哥,我家大叔受伤了,能带我们去医院吗?

    小哥哥,大叔?

    秦晓痩拼命憋住笑,忍不住去看贺泽川。

    果然那个家伙一张俊脸满是黑线。

    见眼前的司机不说话,苏浅有些着急。

    小哥哥,只要你帮帮我们,我们不会白白乘坐你的车,可以给你钱!

    这条公路车子很少,大叔的伤口又急需医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人跑了!

    秦晓痩终于笑出了猪声。

    哈哈你有钱?

    小嫂子又怎么会想到,贺二哥的套路就算他这个多年的兄弟也没有一次能识破,日后她知道了真相,不知道又是一副什么表情!

    苏浅身上没有带钱,大叔身上只有一件白衬衣,裤兜也瘪瘪的。

    我我没有钱苏浅不擅长说谎,有些结巴。

    但我老公有很多钱,你救了他老婆,他绝对亏待不了你!

    就算吹牛她也没办法,大叔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秦晓痩故意忽略贺二哥那双冰冷的眼神,决定趁此机会好好的套话。

    我怎样才能相信你?

    我老公是贺泽川,你一定听说过吧,我还能骗你?这句话她真没骗人!

    倒是听说过,不曾谋面,就算你老公是贺泽川,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愿意为你花钱,难道他很爱你?

    秦晓痩明白,贺二哥也想要知道她会怎样回答,所以才敢这么追问的!

    苏浅被他问的脸上通红,只能硬着头皮道。

    我是他老婆,当然不会在意这一点钱,老婆本来就是拿来爱的呀!

    那你爱他吗?

    这才是秦晓痩想要问的,说完他勾唇一笑。

    果然,一旁的贺泽川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苏浅忽然发现,对一个陌生男人说‘爱’这个字,怎样也说不出口。

    看了眼一旁帅气的大叔,忽然计从心来,一把挽住大叔的手臂。

    他这么帅,我当然爱他了!

    她说完不忘对大叔使眼色。

    反正眼前的‘司机’也不认识贺泽川。

    贺泽川和秦晓痩两个男人都呆了一下。

    他就是贺泽川?

    秦晓痩露出震惊的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小嫂子真的知道贺二哥的身份?

    既然这样,祥叔为什么又要他陪贺二哥给他的小妻子演一场戏?

    苏浅急忙拉了拉大叔裤兜边缘,意思是让他配合。

    贺泽川咳嗽一声,面不红心不跳的低沉开口。

    我就是她老公!

    修长的手臂轻轻缠上小妻子的细腰,似乎这才是属于他的角色。

    冷冽的男人荷尔蒙扑面而来,苏浅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但她告诉自己,大叔这是在陪他演戏而已!

    她对秦晓痩眨眨眼:看见了吗,这是我男人!

    秦晓痩从愣神中醒来。

    好吧!

    这把狗粮他吃了,干嘛没事找虐呢?

    看见了看见了,你们厉害!

    他亲自下车拉开车门,贺泽川揽着苏浅坐进车子里。

    她悄悄挣扎了几下,可贺泽川一点要放开的意思也没有。

    担心动静太大会被赶下车,一路上只能任由他搂着。

    她的体温很凉,贺泽川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

    到了医院,一个中年男人小跑过来,递了一个包裹给贺泽川,他抽出两张钞票扔给‘司机’,牵着小妻子的手扬长远去了。

    苏浅一心只想着他的伤,拽着他的手匆匆走在前面。

    大叔你别怕,我们已经到了!

    苏浅就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安慰他。

    贺泽川漆黑的眸心盯着她单薄背影,渐渐与记忆里重叠在了一起

    生命中忽然闯进这么个小东西,似乎一切都有趣了起来!

    医生给贺泽川伤口消毒包扎,送进病房打上点滴。

    幸亏先生您的伤口提前经过了止血处理,不然一定会落下病根,不过现在没事了,先生住院观察几天就好。

    医生在给贺泽川缝合伤口,他嘴角却勾起浅浅的笑。

    原来,她刚刚真的保护了他!

    苏浅听说大叔没事了,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居然还在拉着大叔的手,她急忙放开。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样没羞没躁的?

    大叔,我去给你倒杯水?

    下意识想要逃离。

    贺泽川点点头,苏浅跑开去给她倒水,回来的时候,他漆黑的眼睛冷清的盯着她。

    大叔有事?

    如果一个人的眼神也可以性感,那么一定说的就是眼前男人。

    你很讨厌贺泽川?他低沉开口。

    《隐婚大叔超暖甜》第九章 需要按摩

    苏浅不明白大叔为什么要这么问,但对于大叔她没有打算瞒着。

    我没有讨厌他,只是对我来说,他只是一个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想起贺泽川,苏浅就觉得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

    有没有想过,陌生人也会慢慢变的熟悉起来?贺泽川试探。

    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熟悉。

    苏浅将水杯放在大叔手里,说的斩钉截铁!

    这次绑架她的人还不知道是不是贺泽川,他们又怎么可能在一起?

    贺泽川端着水杯没有动,盯着女孩的眼睛,那里倒影着他的俊脸,明亮又清澈,干净的让人不忍心去伤害。

    你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不可能?

    他要的是我表姐白珍珍,是舅舅和舅妈强迫我嫁过去的,我如果赖在他家里不走就是骗婚了,再说他如果知道真相,也不会喜欢我!

    说到最后,她那眼神里透着一抹自卑。

    从小到大,她在任何地方都不是很有存在感,所有人都将两个表姐当做宝,没有人会在意她这个没爸没妈的私生女,也不会有人喜欢她。

    如果说两个表姐是两轮皓月,她就是距离皓月很近的那颗卑微的星星。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做个普通人,不想参与豪门里的那些勾心斗角,大叔,你说我是不是太笨了!

    贺泽川胸口微微一沉。

    看来他的小妻子以前在白家过的不是很好!

    不过没关系,以后有他贺泽川在,不会再有人欺负她。

    现在他不能逼迫太紧,应该给她一点时间!

    你不笨,很聪明!

    贺泽川将水杯放在唇边。

    听见他夸赞,苏浅露出笑容。

    和大叔在一起让她感觉很舒服。

    大叔,你有老婆吗,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她来照顾你?

    说到底她对恩人大叔一点也不了解,虽然很想亲手照顾恩人大叔,但人家要是有老婆,她就成了多余的了。

    贺泽川正在喝水,闻言呛了一口。

    咳咳一阵剧烈咳嗽。

    他的老婆不就在这里吗?

    苏浅连忙给他捶背顺气。

    对不起大叔,你别激动啊,虽然你年纪大了找个老婆不容易,但我相信大叔你这么帅,一定会有女生喜欢你,加油哦!

    她小小的开了个玩笑,柔.软的拳头轻轻捶打。

    贺泽川一张俊脸涨红,良久无语。

    嗯!他答应着。

    是她让他加油的,以后怪不了他!

    她的手软软的没有什么力气,砸下来很舒服,贺泽川闭上眼睛。

    大叔!

    嗯,有事?

    没事,我还以为你睡着了,饿了吧,我去给你打饭!

    三天一晃而过。

    贺泽川很是享受小妻子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以后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他贺泽川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德,才会遇见这么个小可爱。

    她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绝对不是那些富家小姐可以比的,也没有太多女人的攀炎附势!

    盯着小妻子又去为他打饭的背影,直到她远去,他拨通祥叔的手机号码。

    查清楚了?

    二爷您猜对了,是三爷做的,他知道您很喜欢太太所以才会给您打击,像往常一样三爷做的很干净,收集不到任何证据!

    告诉老三,下次她少一根头发,不管有没有证据,我都不会放过他!贺泽川声音清冷:当年是我的错,他可以来找我,但动她就是不行,他知道我有的是方法收拾他,不要逼我对贺家人下手!

    知道了二爷,我会原话带到。

    挂断了手机,贺泽川握住手机的手指骨节发白。

    为了当年那件事,这些年老三对他做的一切他都选择无视。

    但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忍。

    如今他是有老婆的人了,至少为了她也要做点什么。

    医生过来给贺泽川处理伤疤。

    先生,您的伤口已经愈合,如果没有什么需要,您现在就可以出院。

    贺泽川浓眉微蹙。

    这么快,伤口就好了?

    这些年,难得有这么几天平静的日子,她每天来给她擦背、按摩、洗脚

    我不出院。

    贺泽川轻启薄唇。

    医生尴笑道:先生您看,最近医院的床位比较紧张,您又没有什么事了,这样让我很难做

    贺泽川缓缓抬起眸,冰冷的气场,让医生脸上白了白。

    他拿起手机给祥叔拨打电话。

    很快医生便接到院长电话,急忙对贺泽川躬身。

    原来是二爷您院长让我代替他谢谢您资助的那两百张床位,助您在病房住的愉快!

    说完医生躬身退出病房,背后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见过贺二爷真容的人不多,他不喜欢上电视,不喜欢上报纸不是说他又老又丑吗?

    有钱人怪癖就是多,居然还有人喜欢住在病房里,外界传言贺二爷脾气古怪,看来是没错了!

    苏浅回来的时候迎面看见医生从病房里出来,礼貌打过招呼后随口问道。

    宋医生,大叔的伤口是不是痊愈了,今天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昨天大叔的伤口就拆线了,按理说今天也该能出院了吧!

    宋医生闻言沉默。

    院长交代了,贺二爷的话医生不能乱说。

    先生遇到一点情况,可能还需要几天。

    遇见什么情况了,大叔怎么了?

    苏浅一惊,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重重地锤了一下。

    医生脸上出现一抹不自然,并不擅长说谎。

    苏小姐,我还有事失陪!

    苏浅目送医生匆匆离去,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连忙往病房走,看见贺泽川挺拔的身子慵懒依在床头,手里拿着报纸她紧张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大叔,你没事?

    她小心翼翼问他,贺泽川抬眸睨了她一眼,锐利的目光扫过她的表情只一眼便猜到了什么。

    他平静的没有一点心虚。

    医生说,需要几天才能出院。

    大叔哪里不舒服?

    她紧张的想要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只是一个下意识大的动作。

    贺泽川拍开她的手,见她纤细秀美的眉拧在一起。

    他声音低沉了几分:伤口恢复的很好,不用担心。

    刚刚医生说你还需要住院,是不是还有哪里伤到了连你自己也没有发现?

    在她印象里,大叔是两次救她的恩人也是一个好人,所以根本就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贺泽川指着自己身体某个部位,眼里闪烁着一股坏笑。

    这里不舒服,医生说气血不通,可能

    他顺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目光灼灼盯着她红透了的耳垂一字一顿的开口,医生说需要按摩理疗。

    隐婚大叔超暖甜苏浅贺泽川小说
    爱五三玩文学网猜你喜欢